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爷拍着她的后背,也放松身体,与她一起靠在软榻里头。

    四爷想,他不就是想要她好么?

    贵妃?

    这个四爷没想过,四爷之前并没有想着非要把枣枣放在哪个位置上,不过,慢慢的给她晋位就好了。

    抬举她,抬举她家里。

    过几年,叶枫也可以立起来了,自有合适的地方去。

    本来,还想等出了孝就把叶明远召回京城里来的,可是如今四爷觉得,还是暂时不要召回来的好。

    叶明远啊,不太靠谱。

    枣枣的舅舅是个好的,就送去当官,妹夫是个好的,也委以重任。

    其实还不是因为有枣枣这个人?

    “朕总不会委屈了你和孩子的。不要瞎琢磨。”四爷轻声说着。

    “爷能忘记这个话么?我真的是抽风来着,我哪里会奢求那个么!”就算是想,也真是随便说说,眼下肯定够不着啊。

    “好,那你跟朕说说,今儿想吃什么?今儿不要回去了。”四爷轻声道。

    “我想看花灯。”叶枣戳四爷的胳膊。

    “你怀着孩子呢,如何出去?”四爷皱眉。

    “你不疼我,你说了我要什么都可以。你骗我的。”叶枣委屈。

    “真是,这能随便”四爷有些尴尬,这也确实打脸。

    “乖,来年带你去看,今年就不必去了,你这么大的肚子,街上那么多人。这大过节的,朕也不好清了街道。街上要是没有人了,你看什么呢?”

    大过节的禁街,那是要被戳脊梁骨的。

    哪个百姓过节过的好好的被赶走会不生气?

    只不过是敢怒不敢言。

    “不要禁街,我就想去,你带我去。微服私访。”叶枣撒娇:“你带我去嘛,多带人就好了啊,人家只会以为大户人家出来看花灯了嘛。我要去,不然不然不吃饭了。”叶枣哼道。

    四爷皱眉,看着她:“非去不可?朕要生气你也去?”

    “你你就是骗子!”叶枣说着,就要起身。

    可惜,肚子太大,失败了。真是想要甩手走了的。

    四爷也是吓唬她,哪里真的会生气?

    这会子见她起都起不来,脸色也不好看就着急了:“好好好,别急,叫太医看看,没事就去!”

    “你走开,你骗我!”叶枣推四爷。

    姜嬷嬷和苏培盛站在门口,低着头真是尴尬死了。

    “不骗你,你别激动,着急还能去?”四爷紧张道:“苏培盛去准备,不要叫后头知道了。”

    苏培盛忙应了。

    “叫太医来看看。”四爷担心叶枣身子不舒服。

    叶枣这才乖了:“我没事。”

    “你没事,朕有事!一点都不叫朕安心。”四爷哼了一声,真是有些小小的生气了。

    “人家想去看看嘛。”叶枣委屈:“人家看看就开心了嘛。”

    四爷看着她撒娇,心里那一点气就没有了,叹口气:“好了,别闹,吃点东西,叫太医给你看看再去,去早了也没有热闹。看一会就回来。”

    “嗯,好,咱们乔装成一般人家的人就好。我叫阿圆回去拿衣裳去。”叶枣笑道。

    “奴才去。”姜嬷嬷忙道。

    心说这位真是能闹啊。

    不多时,太医就来了,给叶枣请脉得知她要出去,也是心惊胆战的很。

    “我不能出去?”叶枣皱眉,要是真的不能出去,就不去了。

    “臣不敢,只是只是贵人到底月份大了。”林太医担惊受怕的。

    “好吧,那我不去了。”叶枣叹气,瞧把个太医吓得。

    “好了,既然身子无碍,就去吧。太医跟着伺候。”四爷摆手。

    这么想去,要是去不成再不高兴了怎么办?

    横竖她盯着护着就是了。

    “爷,我不任性了。”叶枣看四爷。

    “懂事就好了,想去就去吧,去找个茶楼坐着看看舞龙舞狮,不能和人群挤。”四爷道。

    叶枣想了想,猛点头,很好啊,就这样吧。

    虽然国孝期间,正月十五也过的简单,可是百姓们还是会热闹一下的。

    今儿已经是十六了,但是一般百姓过十五都是从十四开始,到十七八结束,所以,今儿还是有看头的。

    换好了衣裳,叶枣就喝了一碗燕窝粥,吃了些点心。

    她想出去吃点街上的东西,到时候求求四爷吧。

    四爷看出她的心思,也没戳破,都允许她出去了,吃点外头的东西也随她。

    横竖,要验过才能吃的。

    临上车之前,四爷吩咐:“一会不许闹,不然以后不带你出来了。”

    带她出来,本就不合规矩的。

    哪有贵人能随便出宫的?

    “我不闹,都听爷的话。”叶枣点头:“乖乖的叫嬷嬷跟着,一步不离。”

    姜嬷嬷紧紧扶着呢,生怕她出事。

    四爷这才满意了,走到了马车跟前。

    这当然不是皇上的马车了。是一辆看不出什么的马车,不过也是很豪华的,外头百姓看着,也绝对是宗室贵族的马车。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隆科多过来跪着请安,格图肯也紧跟着。

    他们两个都诧异了一下,皇上这是要带着明贵人赏灯去,还是临时定的。

    真是任性啊。

    这么大的肚子了,还出去作什么?出点事怎么办?

    “好生护卫。”四爷扶着叶枣上了马车道。

    “奴才遵旨。”隆科多忙应了,和格图肯一起上马。

    他们一左一右护卫着,不过早就换了便装,看着像是哪家大户人家的护卫统领而已。

    一路到了京城热闹的地方,一早就选好了的茶楼里,到底还是清了场子的。

    不过,这里是个很高档的茶楼,一般百姓也来不起。

    清了也就清了。

    叶枣下了马车,姜嬷嬷和阿圆扶着她慢慢的往里走。

    叶枣四处看着,由着她们扶着进了茶楼。

    不远处有百姓瞧着,只看这一家是哪家的,这派头,真是不小啊。

    隆科多和格图肯紧跟着,手握着刀柄,一丝也不敢怠慢。

    人群中,不少侍卫化装成百姓也是死死盯着皇上那里。

    茶楼上,四爷扶着叶枣坐下:“你不能喝茶,喝牛乳吧。想吃什么,跟朕说,叫人出去买。”

    叶枣愣了一下,嘴角绽开一个笑:“爷,您真是最好的男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