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回宫的路上,叶枣就睡着了。

    靠在四爷怀里,手放在肚子上。

    四爷瞧着她手腕上的白玛瑙镯子,心想这要是红的更好看。

    不过眼下孝期,红的带着不合适。

    四爷将盖在她身上的毯子拉上来一点,将她的胳膊也塞进去。

    自己也靠在车壁上闭眼。

    马车晃悠悠的回了宫,停在乾清宫的外头。

    苏培盛叫醒了四爷,叶枣还在睡。

    四爷看着她,皱眉还是不能抱着,肚子太大了,怎么抱着都难受。

    “去抬个撵过来。”四爷小声道。

    苏培盛忙应了一声就去了。

    不多时,四人的撵就抬过来了,上头铺着厚厚的毯子。

    四爷正要扶着叶枣上去,就见叶枣醒了:“我走回去吧。”

    “上去吧,走不动了吧?”四爷道。

    “不用,走得动。”叶枣揉揉眼。

    四爷只好摆手,叫撵撤了,亲自扶着她:“慢慢走。”将她身上的斗篷裹好,睡醒了容易冷。

    叶枣一边打哈欠一边往里走。

    进了乾清宫后殿,就觉得睁不开眼了,被四爷扶着进去,不知怎么稀里糊涂的洗了脸,就往榻上滚。

    几乎是上去就睡着了。

    再睁眼,就是天光大亮。

    四爷今儿还不早朝,要十八才早朝呢。

    不过四爷还是起来了,有些昨儿没做完的事,这会子忙着呢。

    “贵人醒了?”珊瑚过来:“奴才伺候贵人起来吧。”

    “万岁爷上朝了?”叶枣迷糊问。

    “万岁爷去书房了,说是您起来了一起用膳呢。奴才瞧见玉和姐姐去请了。”珊瑚道。

    叶枣嗯了一声,由着珊瑚给她穿戴。

    不多时,四爷就来了,叶枣才刚穿好衣裳而已。

    “醒了?睡得好么?”四爷笑问。

    其实四爷都知道,叶枣这一觉睡得绝对不错。昨夜姿势的问题吧,四爷甚至听见她的小呼噜了。

    挺可爱的,就跟小猫儿睡觉的时候呼噜一样。

    “嗯,爷做什么去了?”叶枣转头看四爷。

    “没什么,有些公文要批复,饿了没有?昨儿没吃什么正经的。”四爷坐下看她。

    她锦缎似得长发正在梳理,顺滑无比,也迷人无比。

    “有点饿了,想吃虾饺。”叶枣想了想。

    “嗯,叫御膳房做了给你吃。”四爷仍旧看着她。

    玉静忙应了一声出去吩咐了,虾饺不是什么稀罕物,吩咐一声就有了。

    四爷看着叶枣梳头,洗脸。

    她弯腰有些不舒服,但是还是要自己洗脸。

    四爷不知她洗脸的水盆子里滴了一滴的是什么,也没有闻见太浓烈的香气。

    反倒是,这香气像是她身上常有的。

    只是总是不一样。

    自己用雪白的手撩着洗脸,用水轻拍了好久。

    这才擦了,又用太医院给她配制的花水拍上脸。

    最后涂了一层浅粉色的凝胶,四爷不太清楚,不过知道也是太医院配置的。

    专门给她涂脸。

    最后,用杏仁油涂了手,并不上妆,就算是好了。

    四爷没有详细的看过哪个女子洗脸梳头,但是四爷想着,难道不是应该先洗脸么?

    枣枣总是先梳好头,然后洗脸,再戴上首饰

    看美人梳妆,绝对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最起码,四爷看的很开怀。

    “等生了孩子,就上些唇脂吧。水红,嫩红都好看。”四爷见她打扮好了,笑道。

    “嗯男人不是喜欢不化妆的女子?”叶枣歪头,心说她长得不丑啊。四爷一度很喜欢她的长相啊。

    “胡言乱语,你见过几个男子啊?”四爷故意板着脸:“用膳去吧。”

    叶枣嘿嘿笑。

    四爷牵着她的手,走起来才轻声道:“枣枣好看,浓妆淡抹都好看。”

    叶枣就捏了一下四爷的手:“四爷也好看,穿着龙袍最好看!”

    四爷一愣,自打登基,可没有人再叫他四爷了。

    还挺怀念的。

    侧头看她,虽然挺着个大肚子,但是脸还是那么娇嫩,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细看过去,就知道那是坏笑。

    四爷不禁开怀,也勾起嘴角。男人喜不喜欢化妆的女子,他不知道。

    但是男人一定喜欢这处处使坏的小狐狸精。

    鲜虾饺很好吃,叶枣吃一个就很满足。

    四爷也跟着吃。两个人干了四笼。

    也吃了些别的小菜,吃的足足的,叶枣这才回了锦玉阁。

    才刚进去呢,就见寿康宫传召。

    “奴才恭候贵人多时了,太后娘娘有请。”付达笑着道。

    叶枣挑眉,这可没好事。

    昨夜出宫是叫太后娘娘知道了吧?

    “既然太后娘娘传召,那我就去吧。”虽然皇上有旨意,孩子生下来之前是哪都不去,可太后传召

    不去是不能的。

    “奴才陪着您去。”姜嬷嬷也知道来者不善,上前一步。

    “那就有劳嬷嬷了,正好我有些累了。”叶枣笑道。

    阿圆和阿玲也忙跟着,小亭子亦步亦趋。

    付达看着这几个人如临大敌的样子,不禁有些鄙夷。

    这么大的肚子了,主子能怎么样啊?

    不就是问清楚昨儿的事么。

    锦玉阁离寿康宫不算远。

    也就是出了锦玉阁的门,走过慈宁宫后面,穿过一道门就到了。

    太后这里,皇后正坐着呢,听闻外头报明贵人来了,也就叫她进来了。

    “奴才给太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请安。”叶枣也没指望她们能免礼,扶着阿圆的手,扶着肚子,慢慢的跪下去了。

    果然,太后没有免礼。

    皇后也没有说话,有太后在前,她才不说话呢。

    “大胆明贵人!竟敢撺掇皇上出宫陪你游玩!果然是个狐媚东西!”太后猛的拍桌子道。

    叶枣早有心里准备,也就没有被吓着:“奴才不敢。”

    “不敢?昨日出宫的是谁?你自己这么大的肚子了,不知道危险么?你也就罢了,皇上是能随便出宫的么?”太后怒道。

    她原本看着明贵人肚子这么大,还有些不太敢罚,眼下竟是她不懂事的厉害了。

    “奴才不敢,昨日之事,是皇上的意思。”叶枣低头。

    这种事,当然是四爷背黑锅了。

    “就算是皇上的意思,你也该劝着点。这大过节的,外头多乱呢。要是出点事多不好?”皇后劝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