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后娘娘说的有理,以后要是皇上再带着奴才出去,奴才一定先请示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叶枣淡淡的。

    皇后一怔,太后又拍桌子:“放肆!你一个小小的贵人,竟敢不把哀家放在眼里!”

    请示她?她管得了么?

    叶枣只是道:“奴才不敢。”就不再出声了。

    太后看着跪在下面的明贵人,心里的火蹭蹭的冒。

    想着怎么罚她,这么大的肚子了,罚跪不合适。

    打板子不行,抄经吧。

    “明贵人,你顶撞哀家,哀家也不多罚你。看你有孕在身,就罚你抄经,生产之前,每日抄十张经文给哀家拿来。生产之后,满了一个月,每日二十张!什么时候,哀家觉得你心诚了,就饶了你。”

    太后哼道。

    “太后娘娘的责罚,奴才不敢不尊。”叶枣轻声道:“那奴才就告退了。”

    许是她太淡定了,太后反而不淡定了:“哀家叫你走了么?”

    “回太后娘娘的话,奴才跪不动了,肚子不舒服。”叶枣更是淡淡的了。

    “少拿你肚子里那块肉说事!哀家一辈子生了几个,没有你这么娇贵。”太后哼道。

    “太后有福。”叶枣心里冷笑,你当然没有这么娇贵,你上头没有这么个恶心的婆婆啊。

    “好了,你回去吧,每日按时送经文来。”太后淡淡的扫了一眼她的大肚子,厌恶的又看了一眼她的身子。

    肚子都这么大了,腰还那么细,果然是个狐媚子。

    等生了孩子再收拾她不迟。

    “奴才多谢太后娘娘,多谢皇后娘娘。”叶枣起身,福身道。

    皇后听着她的谢,心里有些不安。

    她是没有落井下石,可是皇上不会这么想。

    甚至,皇上会以为今日是她的手笔

    叶枣平静的出了寿康宫,平静的回了锦玉阁。

    姜嬷嬷扶着她进去坐下,叶枣伸手就把桌上的茶碗点心碟子扫在了地上。

    整个人却是一言不发。

    众人忙跪下:“贵人息怒。”

    “贵人不可动怒啊,八个月了,最是危险的时候。”姜嬷嬷忙道。

    “都起来吧。有火气,当然是发泄出来好些。”叶枣笑了笑。

    姜嬷嬷等人忙起来,收拾了碎瓷片。

    “这抄经眼下还好,生了孩子一个月,哪里能抄经呢?”阿玲愁得很:“不然我们替贵人抄?就怕是看出来了不好。”

    “抄个屁!”叶枣冷哼:“打量我是泥巴捏的呢?说我借着这块肉生事,谁叫我有呢?我就借着生事!”

    说话间,就见付达又来了。

    叶枣一点都不避讳地上收拾瓷片的小宫女还没出去,自己也不起来,也不说话。

    付达挺尴尬的:“给贵人主子请安,这是我们主子送来的丫头,说是贵人您这里丫头年轻。”

    付达身后的宫女二十大几岁的样子,上前一步:“奴才给贵人请安,奴才叫做红英,请贵人赐名。”

    红英颇有些傲居,伺候贵人她嫌弃的很呢。

    所以就很是不客气:“贵人如今有身孕,还是平心静气的好。太后娘娘教导几句,也是为了您好,您这般动气可不好。也显得您不孝不是?”

    “所以,太后娘娘给我送来的是丫头呢?还是祖宗呢?”叶枣不理会红英,看着付达,皮笑肉不笑的问。

    付达被她看得毛毛的:“奴才该死,这红英自然是丫头。”

    谁不知道,这是太后娘娘送来监视锦玉阁的人?

    可对外你能说这个?还不是丫头?

    “既然是丫头,那就劳烦给我端一杯水吧。”叶枣淡淡的,看了一眼阿圆。

    阿圆福身就去了。

    红英觉得很是屈辱,不过也不敢不应。

    就是付达,一时间也没有走。

    阿圆用托盘端着水走到了叶枣一步远:“劳烦你了。”

    红英上前,要接托盘,就见阿圆往后退了半步:“怎么还劳驾不得姐姐一双手了?”

    红英咬牙,用了力气去端水,不料整个杯子都是滚烫的。

    而就在她接触到了杯子那一刻,阿圆就撤了托盘。

    杯子摔在地上,摔得粉碎,一辈子热水就溅出来,一部分在地上,一部分在阿圆和红英的脚上。

    红英烫的一跳:“你!”

    “原来,竟是给我倒杯水也不愿意的?我一个贵人,竟是要反过来伺候一个奴才么?”叶枣冷笑。

    她坐着,八风不动的看着付达。

    付达哑口无言。

    谁看不出,这是阿圆故意的?这就是个明显的算计啊。

    没错,明贵人就是故意算计,明面上来这一手

    可眼下,你能跟她讲理?

    “我怀疑这个红英并不是太后娘娘跟前的人,怕是哪里派来的吧?把她捆起来,想要伤害我的孩子,太后娘娘回如此狠毒么?”叶枣慢慢的起身:“请太医来,请皇后娘娘来,这事,我要好好弄清楚。陷害我的孩子也就罢了,还想栽赃太后娘娘么?”

    闹啊,谁怕谁啊。

    秋后算账?她想算,叶枣不会给她机会的。

    付达万万没想到,明贵人竟然敢公然叫板,一时间竟是有些没法子了。

    “明贵人,你这是陷害我,那水本就是滚烫,谁能拿得住!”红英反应过来,大声喊道。

    “哦?是么?谁叫你来的呢?谁叫你敢在我面前装呢?谁叫你敢看不起我呢?你算什么东西呢?嗯?我小小贵人不算什么,不过我收拾你还是很容易的。你看,这宫里就是这么的残酷。你也不小了,怎么就不懂呢?”叶枣笑着,笑的格外甜美。

    红英往后退了好几步:“你你这是陷害,太后娘娘不会放过你的。”

    “哦?那么太后娘娘就会放过你了?”叶枣摇摇头:“真是天真啊。”

    “给我打她!打她这张倨傲的脸,让她以后知道,轻易看不起人的下场。”叶枣往椅子上一坐,淡淡的。

    小亭子一个大巴掌就打过去了。

    莫循和张阿满死死的压住红英的胳膊,一时间,付达都不敢过来。

    噼里啪啦就是十几个大巴掌下去了。

    最先来的不是太医也不是皇后,而是四爷。

    四爷是听闻太后叫走了叶枣,说她脸色不好,这才赶来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