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岂料一进来就看见这场面。

    众人皆是一愣,心里不禁害怕。叫皇上看见这一面主子要出事!

    “皇上,您可来了,我气死了啊。”叶枣却扶着肚子,几步就过去了。

    四爷哪里顾得上其他,扶着她:“这是闹什么呢?”

    “奴才冤枉,奴才冤枉,明贵人要打死奴才啊”红英挣扎着,大声叫喊。

    四爷皱眉,还没说话,就见叶枣从一边的小几上拿起一个茶碗来,照着跪着的红英头上就砸下去了。

    茶碗碎了个彻底,茶汤淋的红英一头一脸都是。奇迹般的是,她头没破

    只是脸上本来就挨了巴掌,这会子又是茶水茶叶的,显得格外的狼狈。

    殿中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四爷。

    叶枣却还是不解气,上去就是两脚。

    四爷这才一把抱住叶枣:“你也不看你的肚子!”

    叶枣气呼呼的喘息:“我我的肚子!对,肚子。”说着,猛地转身拉住四爷的衣裳:“这贱人,她将滚烫的水往我肚子上泼!还敢说是太后娘娘叫她来的!我我打死她!”

    说着,就又要踢。

    四爷忙拉着,眉头皱的死死的。

    “唔”用力过猛,叶枣觉得肚子不适,就扶着肚子叫了一声。

    四爷吓了一跳:“太医呢!快传。”

    也就是这个空档,付达忙溜出去了,赶紧的给太后娘娘报信儿吧,今儿这事,不能善了了。

    苏培盛看见了,只当看不见。

    小亭子等几个太监看苏培盛的眼色,也没拦着。

    横竖太后娘娘肯定会知道的,拦住没有用的。

    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心疼了,扶着叶枣进了内室:“什么大事值得你这样?不会去请朕来?”

    “气的,实在是气得。”叶枣拉着四爷的手摇头。

    四爷叹口气:“好了别气了,朕在这里。”

    四爷想,那奴才吃了豹子胆也不敢给她肚子泼水。

    无非就是她被皇额娘欺负了,气的紧,刚好又是皇额娘送来的人。

    热水还不是她的心思?

    四爷心里摇头,真是个狐狸。

    这一来,事情闹大了,皇额娘也没法给她塞人了。

    真是。

    “你呀你,想做什么就不能跟朕说?你自己扛着大肚子不怕出事么?”四爷叹气。

    太医很快就来了,皇后也来了。

    “如何了?”皇后进来就看出来了,阵仗很不多。

    跪在廊下的宫女可不就是太后方才给这边的那个?

    “回皇后娘娘的话,我们贵人正在看太医呢。”琥珀过来:“娘娘请进吧。”

    里头,太医看后松口气:“回万岁爷,贵人主子是有些急怒攻心了,胎儿无事。只是暂时不要起来,怕有头晕目眩之感。贵人还是要平心静气些。”

    “如何平心静气,一个宫女,指责我不孝!”叶枣气的胸膛起伏。

    林太医忙出去了。

    “好了不要气了。”四爷过来安慰。

    “能不气么?我做什么了?叫我生孩子之前每日抄经十张,十张!叫我生了孩子一个月就抄经,每天二十张!我瞎了没有心疼!”

    叶枣说着,就哭出来了。

    七分做戏,两分愤怒,也真是有一分伤心。

    可四爷看着,有一分也能看成九分,四爷看来,只有一分是做戏和愤怒。

    伤心才是真的。

    一时间,哪里顾得上那么许多:“好了好了,不气。不抄经,有朕在呢。抄什么劳什子经文。好好养胎,生下来好好养身子。乖。”

    “我就是气,我我做错了什么?”叶枣委屈的厉害。

    “都怪你,都怪你,为什么出宫还叫人家知道了?难道不是偷偷出去的么?呜呜呜”叶枣哭道。

    四爷搂着她哄:“好了好了,朕的不是,别哭了,当心孩子。”

    “就怪你。”叶枣哼道。

    “是是是,怪朕。好了啊,不许哭了。”四爷拍着她的后背。

    一边拍,一边四爷脸色也不好。

    乾清宫的消息,竟然瞒不住后宫。

    皇额娘不愧是在后宫里活了几十年的人了。手段还是有的。

    这么些时候,他乾清宫里的事还是瞒不住啊。

    看来,这后宫的手该砍断几根了。

    就算是自己的亲额娘也一样不能随时知道乾清宫的事。皇帝就是皇帝。

    “太后娘娘驾到!”外头,太监唱和。

    叶枣就往四爷怀里一缩,不动了。

    四爷又好笑,又心疼

    “不怕,你不舒服不必起来了。听话啊。”四爷将她扶着躺下,起身出去了。

    “贵人?”阿圆在塌边,伺候叶枣。

    “我没事。”叶枣笑了笑:“皇上很好。”

    没有不分青红皂白,只一味叫她孝顺。

    阿圆有些不太明白,点了个头。

    外头,太后进来,四爷从内室出来。

    “皇额娘怎么来了?”四爷声音有些冷。

    他不喜欢被别人插手自己的事。皇额娘管的多了些。

    “哀家不能来么?哀家要是不来,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来呢!明贵人呢?哀家来了,也敢不出来迎接?哀家看她是侍宠生娇到不知道身份了吧?”太后哼了一声,坐在一边椅子上。

    “皇额娘息怒,明贵人动了胎气,如今不能动。”皇后忙道。

    “动了胎气?她就娇贵了?怎么就动了胎气?她打了哀家的人,哀家还没找她算账呢。脾气不这会子倒是动了胎气了?哀家看她就是装的。”太后将奴才送来的茶碗往后一推。

    “皇额娘的意思是,那个企图伤害明贵人胎儿的奴才,是皇额娘安排的?”四爷一直站着,这会子往椅子里一坐,看着太后。

    他双眸清冷,带着霜雪一般。

    太后心跳有些快:“胡说什么!红英是哀家给明贵人的丫头,哀家看她这里没有什么老成的丫头而已,哪里就伤害她了?”

    “就她怀着孩子,风声鹤唳罢了!”

    “姜嬷嬷和花姑姑年纪都不小了。”四爷淡淡的。

    太后一噎:“哀家是太后,给一个贵人安排个人还有错了?”

    “皇后,这后宫里,你是如何管的?朕乾清宫的事,如何能随便传进后宫?”四爷转头,看着皇后。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