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后一愣,怎么也没想到,皇上会这么问。

    可后宫,就是该她管的,忙跪下:“臣妾有罪。”

    “你当然有罪!你作为皇后,后宫都管不好,朕要你何用?”四爷冷笑:“你多年无所出,朕也不怪罪你。这些年,朕的后院子嗣稀少,难不成不是你的过错?如今进了宫,朕念及多年夫妻,立你做了皇后,你却连后宫都管不好!朕哪一点对不住你?”

    “臣妾有罪,皇上息怒。”皇后被骂的心惊胆战的。

    虽然很多事,都没有证据,但是皇后也不是傻子。

    要是皇上真是铁了心要废后的话,那没罪也有罪了,何况

    何况皇后就是在老辣,也是做贼的人,无法不心虚。

    “皇帝,你这是作什么?哀家与你说的是明贵人的事,你与皇后发火做什么?难不成,为了一个贵人,你要废后?”太后拍桌子。

    “那朕就和皇额娘说说明贵人的事。”四爷坐下:“那个叫红英的,是皇额娘给明贵人的人?她用滚烫的水泼明贵人的肚子,也是额娘的授意?额娘要做什么?”

    四爷说的轻轻的,淡淡的,却叫太后黑了脸。

    “你放肆!”

    四爷看着太后,也不动,也不说话。

    放肆这个词,便是太后,也不好对皇上说的。

    “来人,将那贱婢杖毙。拉远些。”四爷死死的看着太后:“苏培盛,乾清宫消息漏出去,你责无旁贷。二十个板子。”

    “奴才遵旨。”苏培盛忙跪下。

    “三日之内,查清楚是怎么漏出去的。查不清楚,朕摘了你的脑袋。再有一回,朕也一样摘了你的脑袋!”四爷收回目光,看着苏培盛。

    “奴才遵旨,奴才这就去受罚,奴才一定查出来。”苏培盛咬牙。

    进宫不过几个月,有些东西还没全部掌握是正常的,可闹出事来,就是不正常。

    苏培盛想着,他也该用重手了。

    这宫里,别处是不是筛子他不管,乾清宫必须是铁桶!

    “皇帝,你真是不把哀家放在眼里!”太后气的不行,站起身。

    “皇额娘,您好意给锦玉阁送人,却不查清楚那是哪里的细作。那奴才泼水,有目共睹,难道是儿子冤枉了她?”四爷不紧不慢。

    “那是明贵人诬陷!她不喜欢哀家给她送来的人!”太后就差跺脚了。

    “付达,你说!”太后指着门口的付达。

    付达膝行几步过来:“奴才奴才奴才当时看见,是阿圆姑娘忽然撤走了托盘,那水就洒了”

    里屋,阿圆皱眉,就要出去,被叶枣拉住:“不必动。”

    “皇帝,你听见了么?那是个狐媚子,迷惑你的!”太后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四爷。

    四爷厌恶极了这样的表情:“朕要信一个狗奴才的皇额娘用错了人,宁愿听一个狗奴才的,都不肯改?皇额娘执意要保住那奴才,难不成是皇额娘自己的授意?”

    四爷得承认,他就是刻意的。

    这么些年来,不被额娘重视,不被额娘认可。

    甚至明着被偏心,被欺负被怀疑。

    这一刻,他控制不住自己。

    为什么总是他难过,他生气?为什么不是额娘也可以生气一回?

    “你哀家怎么可能授意她?那也是哀家的孙子孙女!”太后果然气到了。

    蔡姑姑忙扶着:“太后娘娘息怒,皇后娘娘息怒,这事定有误会,还是查清楚了好。”

    “不必查了,杖毙。”四爷哼道:“以后这锦玉阁里的奴才,没有朕的允许,不许随意添加。”

    四爷说这话,是看着皇后说的。

    皇后这之后岂能说一句不成?只好应了:“臣妾遵旨。”

    太后还想说话,蔡姑姑拦住她。

    红英到底是被杖毙了。

    苏万福进来回话:“回禀万岁爷,红英已经伏法。”

    “既然哀家叫明贵人动了胎气,哀家也不宜久留了。以后,哀家的寿康宫,也不欢迎明贵人来。”太后起身:“以后,她不必给哀家请安。哀家受不起。”

    说罢,就扶着蔡姑姑的手往外去。

    四爷起身:“恭送皇额娘。”

    屋里,叶枣翻了个白眼,正好,谁想去看她那臭脸了?

    “这后宫中,你也该好好打理打理了。朕不希望类似的事再次发生。”四爷看着皇后:“你起来回去吧。”

    “臣妾遵旨,多谢皇上。”皇后这才起身:“那臣妾告退了。”

    不管有多少话想说,眼下都不是说的时候。

    她也没多伤心,不就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么。

    这是皇上和太后娘娘斗法,伤着她罢了。

    皇后走后,四爷才进了内室。

    摆手,叫阿圆和珊瑚出去。

    坐在榻前,四爷还没说话呢,就被叶枣的小手勾住了手指。

    “爷,我错了,我不该惹太后娘娘不高兴的。”

    叶枣轻声道歉。

    四爷轻轻甩开她的手:“还跟朕装?”

    叶枣抬头看了一眼四爷,觉得四爷生气了。

    心里不禁有些不安,做戏做过了?

    她低头思索的时候,四爷就觉得自己话说的重了。无法忽略她那大肚子。

    再是做出什么,四爷也要给她留几分余地的。

    “好好说话。”四爷又拉住她的手。

    叶枣想笑,也确实没忍住。

    这男人哟

    “我真的错了。我用了心眼。”叶枣又拉住四爷的手。

    “原谅我吧,我以后不敢了。”叶枣轻轻摇着四爷的手。

    “好了,肚子如何?”四爷叹气:“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叶枣靠在四爷怀里。

    “以后有事,先去告诉朕,记住了没有?”四爷摸着她的长发。

    “记住了。我真的记住了。”叶枣使劲点头。

    “你呀,也是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人。可是也要知道这宫里,不是你不惹事,就会没事。以后不要这样硬碰硬。朕也不可能每一次都护着你。”四爷摸着她的头柔声道。

    那毕竟是皇额娘,就算是他和皇额娘之间没有那么和睦,也不可能一次次的对着来。

    “我记住了。我今日是有些做的不对了。我其实可以委婉些。是我错了。”叶枣点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