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她被宠的太久了,不想受委屈。所以这么激烈。

    “好了,这件事就过去了,不要想了。朕前头还有事,要回去,明儿接你来。”四爷看着她:“好好歇着。”

    “爷真的不生气了么?要是还生气,那就先骂我。别带着些气走了,我不想。”叶枣拉住四爷的手不松开。

    “好了,想的真多。朕不生你的气。你好好的,朕就安心了。”四爷笑了笑。

    “是因为有宝宝就不生气?”叶枣又问。

    颇有些不懂事无理取闹的意思了。

    “听话,朕说了不生气,就不生气。不过不许有下回了。”四爷将她的手按住:“孩子还在肚子里,眼下朕看的是你。”

    “那我就恭送爷了。”叶枣眨眼。

    四爷看着她,勾人的眉眼还是那么灵动。

    整个人都是鲜活的,恣意的

    “乖乖的,明日来看朕。”四爷想,不能看下去了,他都不想走了。

    叶枣点头,目送四爷出去了。

    她送走了四爷,没有起来,半躺着,闭着眼。

    不想说话。

    阿圆几个见她如此,也静悄悄的进出,一点都没有敢惊动叶枣的意思。

    渐渐的就睡着了。

    锦玉阁里,好像只有叶枣一个人。

    她有些茫然的扶着肚子,看着阴沉沉的殿中,是夜里么?还是黎明之前,好像很黑,又好像远处有光。

    “你还我的命!”

    叶枣忽然就看见殿中站着一个人。

    披头散发,一身褐色的衣裳。

    宫女的衣裳。

    “你是谁?”叶枣听见自己的声音,那是冷静的声音,并没有多少害怕。

    “你害死了我,你还我的命!”

    那人继续说着。

    叶枣看着她,静静的,不知过了多久:“你死在你自己的愚蠢的自大之下。你要不是那么自以为是,我不会出手这么激烈。你死的冤枉么?”

    “也许吧,你是一条命。可你忘了,这里是皇宫。你死的不冤枉啊。”皇宫里,错一个眼神也可能致死。

    又是谁给她的胆子这样鄙夷一个贵人的?

    还是一个得宠的,怀着孩子的贵人。

    “你还我命,还我命!”

    红英的声音陡然拔高,头发也竖起来,一张脸血肉模糊,整个人支离破碎。

    “你以为我会怕?你尽管过来!”

    叶枣扶着肚子,也厉声喝道。

    这句话之后,场景陡然一转,叶枣看见了姜嬷嬷和阿圆阿玲担忧的脸。窗外,阳光明媚。

    叶枣才想起,她不过是睡了一会,做梦了而已。

    大约是她有些愧疚吧。

    “贵人,您怎么了?不要紧吧?”阿玲担忧道。

    “唔我大概是梦见了红英吧。她跟我索命。”叶枣淡淡的。

    “啊?这这”姜嬷嬷就是一惊:“这要不要请太医来?”

    “太医也不会捉鬼啊。”叶枣笑了笑

    “那这”姜嬷嬷到底年纪大些,最是怕这些事了。

    “没事,这世上哪里来的鬼?不过是我有愧疚罢了,可我愧疚什么?不是我要杀了她,是她自己太蠢了。”叶枣叹气。

    “贵人这样想就对了,哪里有贵人的错?贵人怀着龙子呢,什么事都没有。”阿圆笑着:“倒是贵人睡了很久了,午膳该吃了。”

    “嗯,那就吃吧。”叶枣慢慢的由着她们扶着坐起来:“姜嬷嬷要是不舒服,就先回去歇着吧,这里有她们也够了。”

    “奴才没事,一时间没转过弯儿来罢了。贵人说的是,不必愧疚。红英也是老人了,听闻几岁就进宫的。这般愚蠢想不开,怪不得这么多年还是个三等丫头了。”姜嬷嬷笑道。

    “我没事。”叶枣也点了个头。

    宫里,容不下圣母。

    何况,四爷并不喜欢圣母,这是一早就知道的。

    所以,她不后悔。仅有的愧疚,是对人命的看重。

    毕竟她来自现代。

    “奴才给贵人请安。”门口,小亭子进来了。

    “怎么了?”叶枣问道。

    “回贵人的话,这是万岁爷叫人送来的,说叫贵人慢慢吃。”小亭子说着,将手里提着的篮子打开。

    里头是三串儿葡萄。

    黑紫色的葡萄,颗粒不大,看葡萄保存的很好。可是看枝子就知道,这不是新鲜的。

    也是,这可是正月里,哪里有新鲜的?

    叶枣嘴角就勾起来了。

    是她问的太多了,四爷以为她还会担心?

    这才寻了葡萄给她吃?

    即便葡萄她并不那么喜欢吃,也是暖暖的。

    “叫膳房做好汤,下午的时候叫人给万岁爷送去,就说我的心意。”叶枣道。

    “哎,那奴才叫膳房做个素汤。”毕竟送去乾清宫了,也不好是荤的。

    “嗯,也做些点心给皇上送去,半下午去。”人家下午茶,就叫四爷下午饭好了。

    “哎,那奴才这就去。”小亭子忙去了。

    叶枣摘了一颗葡萄吃进去,眯着眼:“真甜。”

    本来就甜,这份心意啊更甜了。

    “贵人午膳想吃什么那?这葡萄略放一放吧?”阿圆劝道。

    “吃什么都好,你安排吧。对我好的就成。”叶枣心情好了,自然没什么挑剔了。

    “哎。”阿圆笑着点头去了。

    姜嬷嬷一时间,有些看不懂叶枣的心思了。

    说她是个冷情的,又不是,她也心心念念的担心着不少人。

    说她是个温柔的,却也不像,该狠辣的时候绝不手软。

    如今,她是看不懂她的。

    就今儿,当着皇上砸红英那一下就不是一般人敢做的。

    她也真是下得去手,又砸又踢的。皇上都看着呢。

    她竟也不怕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么?

    姜嬷嬷扶着叶枣用膳去,慢慢的琢磨。

    渐渐的,似乎也回过味儿来了。

    女人和男人是不一样的啊。

    这后宫的女人啊,素来都在男人跟前表现的完美无缺。

    哪里都是美的,什么都是好的,时刻都是笑的。

    要是有一个半个会哭的啊,也都是哭的梨花带雨,芙蓉出水的

    总之啊,男人看见你,想起你,都是美的,好的

    这也是好,女人么,千娇百媚才吸引人。

    可这样也假。

    一个人,总有不好看的时候,总有不美的时候。笑也可能露齿,哭也可能狼狈

    怎么可能时时刻刻都美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