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培盛挨了打,满心都是火气。

    这乾清宫里有lòu dòng,他当然要堵上了。

    苏公公不是个废柴,他当初跟着四爷的时候,也不是就他一个啊。

    那一拨小太监有八个呢,他能杀出重围,叫四爷信他用他,这么多年,从光头阿哥的贴身小太监成为乾清宫大总管。岂会是个没用的?

    三天,哪里用得上三天!一天就成!

    毕竟,从府里带进来的太监们都不是吃干饭的,本来这乾清宫里就有两派。

    原来留下的太监和如今府里进来的暗地里较劲儿的厉害呢。

    一边是跟着四爷的人,一边是宫里老人。谁也不让着谁。

    可苏培盛他们后头,站着的是皇上!那能一样么?那就不能输啊!

    所以,苏培盛一夜之间抓了七个太监两个宫女儿,都是原本乾清宫伺候的。

    四爷早上下了朝,就见跪在书房外头那一溜的奴才。

    四爷不合时宜的想到叶枣曾经给他讲过的一个小故事。

    说是有个人养猫,猫儿懂得疼爱主人,就从外头抓了十几个大蟑螂,然后并排放好给主人

    四爷瞧着一脸谄媚的苏培盛,心说这可不像是个猫,大狗吧?

    “奴才该死,这几个狗东西,经常的往后头传消息呢。这都习惯了。”苏培盛看着那几个人:“十六的消息,是他传出去的。之前的消息,这几个人都传过。”

    “很好,跟谁传的?怎么传的,查清楚,都给朕绑起来。”四爷淡淡的。

    这样四处传消息本就是宫里的大忌讳。

    后宫太妃们都活了一辈子了,乾清宫有个人也不算什么,不过如今已经是新皇登基了,就该知道本分。

    收住自己的手。

    收不住,四爷就将他们剁掉。

    “奴才已经查清楚了,这别处还好说,寿康宫里是付达。”苏培盛为难道。

    “付达又如何?一样给朕拿下。”四爷哼了一声:“既然这个奴才不是好的,就换个好的给皇额娘用吧。”

    “哎,那奴才这就去。”苏培盛说着,摆手,叫人将那几个人都拉下去。

    没有人敢求饶的,一个个脸色灰白,知道是个死,也不敢再说话了。生怕连累家里人。

    何况,很多事不能说。

    苏培盛赶到了寿康宫的时候,皇后也在。

    皇后还没来得及开口呢,苏培盛就直接要带走付达。

    皇后头都大了,这可真是

    太后当然不许,就要去乾清宫找四爷了。

    “太后娘娘息怒,这付达与乾清宫太监勾搭。这乾清宫的消息,岂能随意传的?窥探圣驾是大罪。想必是那付达自作主张,太后娘娘万不可包庇啊。这事实俱在,证据确凿啊。”

    苏培盛苦着脸,一副公示公办的嘴脸。

    太后气的身子都抖了,这两天之内,就被所谓的证据压住两次。

    “哀家要是不将他给你呢?”太后沉声问道。

    “奴才不敢逼迫,奴才是奉了皇上的口谕而来,要是太后娘娘实在不愿意。奴才只能回去实话实说了啊。”苏培盛低头。

    太后沉默了许久,违抗圣旨?为了一个奴才?

    就算是她是皇上的母亲,这也不合适。

    可就这样叫他们带走了付达,她太后的面子如何放?

    “其实娘娘不必如此,他做错了事,娘娘您亲自收拾他也是对的啊。这宫里头,还不是说您公道?”苏培盛赔笑。

    “皇额娘,叫儿媳说,这付达不是好的。昨儿那事,也是他的撺掇。红英也是他选的人,竟也没有看出红英包藏祸心。这个人不能用,这宫里多得是太监,您换一个好的就是了。”皇后起身劝道。

    太后虽然不愿意,可眼下,也算是有了梯子了。

    她算是看出来了,皇上这会是铁了心了。

    也是她不谨慎,知道皇帝出宫就罢了,何苦非得问呢?

    这一点上,是个皇帝也受不了叫人盯着。她承认,自己有点过线了。

    “罢了,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也是我识人不清。”太后皱眉:“只是,到底是哀家的人,哀家一会亲自给皇帝送去,你就先回去吧。”

    苏培盛忙应了,到了这份上,再催就不是个事儿了。

    “奴才遵命,奴才告退。”

    苏培盛出了外头,见付达站在廊下,见了他笑着问安。

    苏培盛也笑了一下,轻拍他的肩膀,然后背着手,出了寿康宫。

    哎太后这么说,就是不打算留着付达的命了。

    也是,太后娘娘从宫女儿成了妃子。这一步步走来,要说手里干净,那谁信呢?

    不知道有多少阴私事儿在里头呢。付达怎么可能交出去?

    对于太后来说,付达这个人,要么用。要是保不住了,就只能赐死了。

    就算是皇上那,也不会交出去的。

    不能说就算是,应该说皇上要,更是不会交出去。

    太后娘娘和皇上可一直都不亲近哪

    果然,苏培盛回了乾清宫,皇上见大臣,他就还没来得及回禀呢。

    就传来付达已经被太后娘娘赐死了的话。

    太后娘娘的懿旨说付达识人不清,红英差点伤着明贵人的胎。实在是该死。又窥探乾清宫的事,欺上瞒下。欺瞒主子。故而赐死。

    这一来,太后总算是给这件事做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这么一来,四爷也就放开了,了结了事情,也全了面子。

    至于红英究竟是谁的意思送去锦玉阁,付达窥探乾清宫的消息给谁听

    宫里谁人不知?只是,谁也不能问,不能说。也不会提起罢了。

    主子出事,奴才顶罪,素来如此罢了。

    不过,这倒是方便了皇后。

    太后转过弯来,知道这件事不能继续和四爷对着干之后。面对皇后说的事,就容易接受多了。

    毕竟她是太后,付达赐死之后,身边的人也没有说要严格按照四爷的意思只留一个了。

    于是,留下了蔡姑姑,留下了几个伺候多年的宫女,也就打发出去两个一等宫女,三个二等宫女而已。

    都是本就要出宫的人了。

    有太后的带头,宫里基本没人敢反对了。

    横竖,太妃们跟前得力的本就一两个,留得住就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