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只是,乾清宫里这一回算是清扫干净了,太妃们毕竟已经退居二线了,再想插手却是不能够了。

    而四爷的女人们,就算是精明厉害如皇后,到底宫里的根基太浅,一时间也是不能插手的。

    以后再想插手,乾清宫也不是那么容易能插进去的了。

    总要过个几十年以后,慢慢经营吧。

    毕竟,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同理,乾清宫也不可能永远铁板一块。

    只看时间,看个人手段就是了。

    远在广东的叶桂,生活渐渐的上了正规。

    虽然不太习惯这边的饮食和气候,但是一家子在一起,还是能渐渐的习惯。

    孩子一日一日的长大,越发好看了。

    也是正月里,叶桂发现自己又有了身孕。

    钱先林很高兴,写信回京城报喜。

    一切都很顺利,可二月里的时候,钱先林接了从贵州来的消息,苏姨娘病逝了。

    一时间,钱先林也不知该不该与叶桂说了。

    不说,以后怕她埋怨,说了,又怕她受不住。

    才满了三个月的胎

    到底是没瞒着,这种事瞒着了,以后夫妻两个难免有隔阂。

    钱先林说之前,就哄着叶桂喝了参汤。就这样,说完了叶桂还是昏过去了。

    好在胎儿没事。

    叶桂醒来,木呆呆的坐着,不可置信。

    “你想开些,你姨娘已经去了,可你还有个mèi mèi,你要是不管她你阿玛是个糊涂的,她怎么办?”钱先林眼下,只能给她找事情做:“我叫人接了你mèi mèi来,叫她跟着我们如何?”

    “四mèi mèi对了,四mèi mèi我”叶桂哽咽:“是啊,我不管她她怎么办?”

    “别这样哭,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呢,想想孩子,听话啊。”钱先林忙道。

    “是,我知道,我爷,你叫人接了四mèi mèi来吧,我”叶桂慌乱的厉害。

    “好,我这就叫人去接,你不必难过,我会派人送苏姨娘回京的。你如今有孕,就不许去了。苏姨娘身后事,我都会办妥。你别难过,叫我担心,也叫孩子担心。”钱先林道。

    叶桂感激又想哭,胡乱点头。

    姨娘就去了,一时间,她悲伤的厉害。可是又没有真实感,总觉得是做梦。

    京城里,叶枣收到消息以后,已经是二月十五以后了。

    她肚子越发大了,九个月了,随时可能生。

    “叶家这是怎么了?苏姨娘好好的,怎么就病故了呢?”叶枣听着乾清宫送来的消息叹气。

    “想来真是病了,贵人不要担忧,您身子要紧。”到底这回,是个不太相干的姨娘,阿圆几个也安心的多。

    “还好过了一个年,不然一年之间,没了嫡妻,娶了继室,死了妾室,以后阿玛都不好出去!”叶枣冷笑。

    这个叶明远,如今苏姨娘即便是自然死亡的,也不得不怀疑了。

    “哎,这也是赶巧了,好在不是一年里的。”阿圆劝道。

    “四mèi mèi嫡母去世,阿玛肯定看着那一对姐弟眼珠子一般。如今苏姨娘去世了,只怕是四mèi mèi也没人管了。”到底是叶桂的秦mèi mèi。

    她对叶桂是有感情的。

    “传个话出去,叫哥哥派人接了四mèi mèi回京来吧。嫂子不会容不下一个小姑子。”小时候,苏姨娘对原主照顾不少。

    就当是还一个人情吧。

    “哎,奴才这就去。”想要传话出去,还得去乾清宫找人,贵人还没有这个资格。

    叶枣即将临盆之后,四爷就眼巴巴的瞅着她呢。

    几乎隔天就要来看看她,不然不放心。

    这一日下午,四爷过来就见叶枣扶着珊瑚的手,在院子里刚冒出一点点绿意的树下转圈。

    “走了多久了?”四爷过去问。

    众人都跪着请安,扶着叶枣的珊瑚不能跪着,只能福身。

    四爷接过叶枣的手。

    “有一会了,正好累了,爷今儿来的早些。”叶枣看四爷。

    四爷点头,扶着她进去:“金额日没什么事了,就来的早。”

    “你闺女今儿还算乖,没踢我。”叶枣坐下,笑道。

    四爷看着她的肚子:“嗯,乖了就该奖励。今儿奖励她吃好的。”

    “爷如今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也是炉火纯青。”叶枣白了四爷一眼。

    四爷一点都不在意,伸手摸她的肚子:“就快生了,生了你就轻松了。”

    “嗯,是快了。昨儿太医就说了,从现在起,到三月初十之前,都是正常的。”叶枣摸着肚子。

    “奶娘和生产嬷嬷都预备好了,你发动了就过来。都是信得过的,朕亲自挑选好的。放心用就是了。姜嬷嬷会留着照看你,什么都不要怕,知道么?”四爷叮嘱。

    “知道了,我也不怕,就是很期待,想着赶紧生。都迫不及待想看这小家伙什么样子了呢。”叶枣笑道。

    “肯定是个漂亮的小丫头。不会差的。”四爷笑道,他也很是期待。

    “名字呢?想好名字了没有啊?”叶枣问四爷,她想给丫头起名字,一时间想不到好的。

    “名字眼下不叫,等她满了三岁再叫。不过朕想好了,就叫:瑚图里宜敏比。”

    叶枣茫然的看着四爷,不得不说,她被四爷这句满族话说的帅了一脸。

    原来四爷说满族话的时候这么帅气?有种现代的时候看中国帅哥说英文流利无比的那种惊艳感觉

    但是四爷说了什么?

    四爷见她发愣就知道她不懂。

    她是汉军旗,小时候不学满语是很正常的,不懂也不稀奇。

    “这是有福的意思,万福齐集。咱们的女儿,定是这世上福气好的丫头。”四爷笑道。

    叶枣还是不说话,想着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好吧

    满语这方面,她是文盲,她没有发言权。

    “我觉得好复杂,能不能叫我起一个小名儿叫啊?”那个名字太长太帅,臣妾叫不来啊。

    “当然可以啊。”四爷想了想:“小名就叫宁宁吧,安宁一世。”

    叶枣点了个头,有些不太满意,大名小名都你起了。还起的都挺好

    哎?宁宁?

    叶枣看四爷,她记得历史上四爷后宫里有个宁妃还是宁嫔来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