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怎么了不好么?”四爷见她看过来,问道。

    叶枣摇头:“很好的,我喜欢。我是想宁宁既然给了孩子做小名儿,以后爷后宫不要册封这个字可好?”

    “你这是想的什么跟什么?哪个女人能有这么大的面子,跟朕的公主抢一个字?瞎琢磨!”四爷摇头,觉得孕妇有时候真是莫名其妙么。

    “哈哈哈,就是就是,我就是乱说的,爷最好,爷最爱孩子了。”叶枣巴着四爷笑哈哈的。

    不管是京城往贵州传消息,还是贵州往广东传消息,都很慢。

    半个月,安稳的过去了。

    叶枣发动的时候,在二月二十九这一日的夜里亥时。

    忽然肚子疼起来,叶枣一下就醒了:“阿圆!”

    阿玲忙进来:“贵人,奴才在呢,您怎么了?”

    叶枣这才想到,昨夜值夜的是阿玲。

    “唔,我大约是要生了,你叫姜嬷嬷来,不要惊动别人。叫小亭子快去找皇上。”叶枣忍着肚子疼。

    阿玲点头,先叫了珊瑚进来:“守着贵人,不要叫。”

    越是生的时候,越是怕有人动手脚,眼下先去请皇上最要紧。

    阿玲先叫了阿圆和姜嬷嬷来,然后出去吩咐了小亭子。

    不多时,锦玉阁就都起来了。

    这几日,生产嬷嬷就住在锦玉阁里,这会子也都动起来。

    姜嬷嬷和阿圆将叶枣扶着去西边的屋子里,那是预备好的产房。

    小亭子到了乾清宫,守门的见了是他,一点不敢怠慢。

    如今这小亭子已然是锦玉阁里的大太监了!

    李康和哥哥都没什么事了,成日家闲着呢。

    “哥哥快放我过去,我求见苏公公呢。”小亭子嘴甜。

    守门的应了,放他进去。径自去传话。

    苏培盛打盹儿呢,听闻小亭子来了,就估计差不多是那边要生了。

    啧,这几日都悬着心呢,这要生了就好。

    苏培盛见了小亭子,果然是明贵人要生,一下子也不敢耽误,忙去叫皇上了。

    四爷被苏培盛一叫就睁眼了。

    “什么事?”

    “回皇上的话,锦玉阁里,明贵人发动了。”苏培盛回答。

    四爷嗯了一声:“进来伺候朕起身。”

    说是进来伺候,苏培盛和玉和玉屑进去的时候,四爷已经穿好外衣了。

    很快的时间就从乾清宫出发。

    这回,皇上一出动,也就瞒不住了。

    挨得近的,慈宁宫,寿康宫,就都知道了。

    不过,贵人生产,太皇太后和太后都不动也是对的。

    四爷进了产房,见叶枣吃东西:“如何了?”

    “生产嬷嬷说怕是还早,只是要我准备着,我想着吃点东西再说。爷明儿早朝呢,我”叶枣这会子才觉得怕。

    生孩子啊!

    现代都是危险的,何况是古代来着?

    之前她傻乎乎的期待,不知道怕,那可真是无知无畏啊!

    “别怕,朕陪着你。”四爷想了想:“苏培盛,传话下去,明日早朝免了。后日上朝。有大事送进宫来。”

    后日是沐休,明日提前休息了就好了。

    苏培盛愣了一下子,然后应了是。

    好家伙这君王不早朝啊

    明贵人厉害啊!

    “还是不要了吧?这样不好,我真成了祸国妖姬了。”叶枣有些好笑。

    “胡说什么?朕本就有意改成三日一次早朝。每日早朝未免浪费。朕每日里多看看折子就是了。如今提前适应吧。别多想,朕不放心你。”四爷笑道:“快吃。”

    叶枣复杂的看了四爷几眼,点头继续吃面。

    吃完了一碗面,刚歇了一会,就觉得肚子又疼起来了。

    叶枣叫了一声,面色很是有些不自然。

    四爷拉着她的手:“别怕。”

    “如何了?”四爷问道。

    “回回万岁爷的话,贵人主子阵痛虽然开始了,可离生产还早呢。如今痛也是正常的。贵人要是能睡着就好了,养足了精神,怕是要早上才能生。”产婆有些惧怕四爷,说的很是没底气。

    四爷皱眉,也没说什么。

    去年禧贵人生产,不是也足足折腾了一日的?

    “能不能睡着?”四爷看叶枣难受,心疼的问。

    “我我觉得睡不着。”叶枣皱眉,这怎么能睡呢?

    “那也躺着,养神吧,朕陪你。”四爷看了看,产床就算了。

    贵妃椅也宽敞,两个人也能行。

    就扶着叶枣过去,四爷先坐好,将叶枣抱住,将她的腿放上去,然后抱住她上半身:“这么歇着,闭眼。”

    叶枣嗯了一声,拉着四爷的手闭上眼。脑子里空白一片,这时候,似乎什么都想不到了,身边的人叫她很安心。

    她只知道养足了精神,才好生下肚子里这个小家伙。所以,一只手拉着四爷的手,另一只手放在肚子上。闭眼。

    不知过了多久,肚子里的孩子也很配合,她竟渐渐有些睡意了。

    四爷摆手,叫人出去,灭了几盏灯。

    叶枣渐渐睡得沉了。

    四爷也闭眼,只是将怀里人抱得很紧。

    外头,几个生产嬷嬷都在歇着,随时备战。

    她们都心里有数了,这位贵人主子,是个顶得宠的,可不能出错。

    屋里,叶枣好几次疼起来,直哼哼。四爷就安慰她:“别怕,宁宁想出来了,枣枣再睡会。”

    叶枣就嗯一声,继续闭眼。

    就这样,陆陆续续的,竟也将一个黑夜过去了。

    虽然肯定不能hé píng日的睡眠质量比,但是好歹比熬一夜好多了。

    叶枣再次被肚子疼醒之后,就感觉到了截然不同的疼法,她有感觉,要生了。

    四爷也被她从浅眠中弄醒:“来人!”

    很快,姜嬷嬷带着众人进来了。

    四爷坚持叫叶枣先看太医。

    太医请脉,说一切正常,就要生了。

    叶枣这会子真的怕的厉害,死死的拉住四爷的手不肯松开。

    “不怕,朕就在外头,听话。朕一步也不会走的,你有事叫朕就好。”四爷安抚她。

    叶枣泪眼朦胧的点头,又点头,这才松开四爷的手。

    已经为她不早朝了,要是留在产房了,那可真是不好交代了。

    四爷出了产房也是担心的很。他瞧着叶枣那可怜的样子,就觉得揪心。暗地里想着,可千万不要出事。要母女平安才好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