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皇太后得知明嫔生了五阿哥,赏赐了一对玉如意。

    是jí pǐn的翡翠如意,很是精致难得。

    太后那里,倒是也诧异了一下,跟着赏赐了一套项圈,也是紫金镶嵌红宝石的,精致的很。

    皇后跟着赏赐了叶枣一套头面,十匹布料。

    齐嫔和宋嫔原本是准备好了赏赐的东西的。

    可眼下,却是不合适了。

    这一转眼,明嫔和齐嫔一样尊贵了,再说赏赐,就是打脸。

    所以齐嫔只好将东西换了,送去锦玉阁,这回,就叫做贺礼了。

    齐嫔更是,她眼下可是比,明嫔低了一截的。

    其余人,禧贵人,耿贵人,也送了贺礼。

    晚一步,还有东六宫里住着的太妃们,也各自送来了贺礼。也都还不错。

    四爷的赏赐晚了一步。赏赐给叶枣的,是十二匹妆花段,十二匹蜀锦,十二匹苏锦,十二匹软罗纱,十二匹天水段。一盒太湖珍珠。

    一盒猫眼石。

    一套点翠翠鸟头面,一套赤金红玛瑙头面,一套鎏金红宝石头面,一套鎏金珍珠头面。

    一对白玉手镯,一对翡翠手镯,一对白玛瑙手镯,一对黄玉手镯。

    一套四时风景屏风,全是双面绣。

    一套四大美人屏风,也是双面绣。

    另有预示吉祥如意的花**,梅**,各种瓷器和摆件。

    赏赐五阿哥的倒是少一点,一套赤金项圈手镯脚镯。一对赤金金锁。还有一套文房四宝而已。

    也是四爷不敢赏赐的太多了,毕竟孩子还多了怕他压不住。

    这和去年禧贵人生了四阿哥的时候一样。

    可去年的禧贵人,没有晋位。

    虽然也得赏,可比起叶枣来,那真是天上地下了。

    宫里头,一时间也看清楚了,这四阿哥和五阿哥是一样的,都受重视。

    可是这四阿哥和五阿哥的额娘可不一样。差得远呢。

    叶枣睡醒的时候,天黑了。

    “主子醒了?”阿圆轻声过来:“渴了没有?”

    “孩子呢?”叶枣问。

    “五阿哥刚吃了奶,正睡了呢,奴才去看过了,咱们五阿哥吃的可有劲儿了。”阿圆笑着:“皇上忙着,也叫苏公公来瞧了一眼呢。”

    “宫里有什么反应?”叶枣问道。

    “暂时没有,各处都送了赏赐和贺礼。您要看看么?”阿圆扶着她坐起来。

    “不看吧,先给我喝点水。”叶枣摆手。

    阿圆嗯了一声,就见珊瑚端来了温水。

    伺候叶枣喝了水,用温帕子擦了手和脸之后,叶枣忽然道:“皇上赏赐了什么?”

    阿圆忙报了一遍。

    叶枣就笑了:“回头把那四时景色的屏风换上吧。”上回去看灯,那灯还留着呢。

    四爷有心了。

    美人屏风也是她说过想要没人灯来着,那天也是神奇了,就没找到美人灯。

    没想到她都忘记了,四爷却还记得。

    这双面绣不是一天两天做得好,想必那时候,四爷就叫人做了吧?

    叶枣这里用坐月子专用晚膳的时候,阿圆他们就指挥着人换了屏风。

    四时景色绣的很美,可见最初打底的那人画工好。

    春日的景色是绿柳夹杂桃花,纸鸢翻飞。

    夏天的景色也不是牡丹了,而是荷花,荷塘上还有蜻蜓飞舞,和蝴蝶一起,在荷花荷叶上嬉戏。

    秋日是红叶和山亭,像是风吹来,叶子飞起来的样子。

    冬日里,是白雪红梅。梅花半开半放,白雪纷纷扬扬,像是真的一般。

    “这冬景绣的真是好看极了。”叶枣笑道。

    “是呢,主子您喜欢就好。瞧着这个,您也高兴呢。”阿玲笑道。

    “嗯,高兴,瞧一个月好了,横竖满月了也就四月了,到时候,我就可以出去走走了。”

    奴才们伺候她解决了生理问题,就又躺在榻上了。

    四爷晚上到底还是来了一趟。

    虽然只坐了两刻钟而已,但是锦玉阁里所有人都很是高兴。

    四爷也很高兴,他瞧着叶枣将那屏风摆出来,就觉得高兴。

    果然她是真的喜欢这样的东西啊。

    宫里头,该巴结的巴结,该讨好的讨好。

    谁都知道,这明嫔娘娘这里是热灶,谁不上赶着来烧呢?

    宫外头,叶家从未断过有人送礼。

    而如今,更多了些。

    这叶侍读的mèi mèi成了嫔主子了,这以后还能不飞黄腾达?紧着巴结是正经。

    在翰林院里,也是一样的。

    几乎除了身为讲学士的钱坤钱大人之外,没有人不巴结了。

    至于钱大人嘛,一家子,就不需要外头这么巴结了。

    叶枫不堪其扰,可是也只能受着。他也清楚,这才开始呢。

    mèi mèi越是好,他就越是要学会如何与人相处。

    远在广东的叶桂过了那个最震惊最伤心的时候,终于可以正视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三月中旬了。

    钱先林安排人,将苏姨娘的灵柩送回了京城。苏姨娘是叶家的良妾,当然有资格进祖坟。

    也是叶桂的意思,叫叶樱跟着回京。

    叶桂清醒了之后,就知道mèi mèi跟着她到底不合适。

    叶家还有阿玛,还有兄长,没有叫叶樱跟着姐姐的理由。

    真的跟着了,那是打了叶家的脸,也叫钱家不好看。

    所以只能求哥哥了。

    就叫叶樱在叶家老宅子里住,也好过跟着那不靠谱的阿玛,还不知怎么样呢。

    新的叶夫人不知深浅,叶桂是一万个信不过。

    所以,当叶樱和苏姨娘的的灵柩到了京城,叶枫没有拒绝。

    亲自安排好了苏姨娘,就将叶樱交给了觉罗氏。

    “可怜见的!我是你嫂子,上回见你,你还不认人呢。这就哎”觉罗氏与苏姨娘相处过,到底有些情分在。

    叶樱流着泪福身:“嫂嫂。”

    “哎,好孩子,不哭了。以后就在京城里留着,你虽然与你大哥和嫂嫂不熟,但是很快就熟了。不必回去了。”觉罗氏看着这孩子就又是心疼又是来气的。

    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孩子怎么这般瘦弱?黄头发,黄脸皮这是受罪了啊。

    她姨娘才去了多久,怎么就这样了?

    这可不像是一个月半个月能成了这样的,难不成那陶氏进门就虐待了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