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爷瞧着叶枣喝了汤,又去看过沉睡的五阿哥,这才回去了。

    次日,皇后被太后叫去。

    “给皇额娘请安,皇额娘吉祥。”皇后福身。

    “起来坐吧。”太后摆手。

    太后自打五阿哥出生以来,可真是什么都没做。

    当初四阿哥出生,她抱来瞧了一眼,就叫皇上生气了。这回么,她反正早就不许明嫔来寿康宫的,所以,孩子也不见。

    “明嫔的孩子也二十来天了,你见过了没有?”太后问。

    “儿媳见过一次,胎发黑亮,是个好孩子。”皇后笑道。

    “嗯。那就好。”太后喝了口茶:“皇上给她晋位,就不好直接抱去你那了。不过,如今既然有贵嫔一位的话,这嫔位也就不算什么一宫主位了。”

    “毕竟,这宫里有二贵妃,四妃,还有四贵嫔,再加上六嫔,哪里有那么多宫?”太后淡淡的。

    皇后心里有些疑惑和不太笃定,但是也只能附和:“也是。这齐嫔臣妾一贯是觉得她位份低了。毕竟是侧福晋进宫的,还有一儿一女。且素来伺候皇上尽心”

    “嗯,她的位份是低了。如今一个侍妾出身的都与她一样了。委屈了她。”太后点头。

    “哀家跟皇上提议吧,既然明嫔能晋位,那么齐嫔和宋嫔禧贵人也该晋位。总要公平。”太后道。

    到时候,该晋位成了贵嫔的,自然该养着自己的孩子。

    至于嫔位么,这以后,也就不算什么一宫主位了。

    以后后宫人多了,该住侧殿还是住侧殿吧。

    “只是眼下只怕是不好说吧,毕竟是孝期。”皇后担忧道。

    “哀家和皇帝商议就是了,要是抱走了五阿哥,你以后要善待那孩子。只要养在你名下,那就是嫡子了。”太后看着皇后。

    皇后忙起身:“是,臣妾一定善待五阿哥。”

    当然要善待,不仅善待五阿哥,还要除掉五阿哥的亲额娘。

    “那你就回去吧,这会子,皇帝也下朝了,哀家请他过来商议商议。”太后摆手。

    皇后应了是,就告退出去了。

    四爷被请来也不过就是半个时辰后的事。

    “儿子给皇额娘请安。”

    “起来吧,皇帝你坐,哀家有事和你说。”太后抬手,做出个请的姿势来。

    四爷掀起衣摆坐下:“皇额娘请说。”

    “哀家想,既然叶氏都能晋位为嫔,齐嫔她们是不是委屈了些?毕竟在府里的时候,齐嫔可是侧福晋。又有一儿一女。”太后声音尽量柔和,也是商量的口吻。

    四爷虽然不满意太后指点后宫的事,但是到底还是没有生气:“齐嫔她们的位份,朕自然是要提的。但是也要出来孝期。”

    “也是。”太后点头:“不过,如今宫里已经多了一个贵嫔的位份了,这嫔位也就算不得一宫主位了。”

    见四爷没有生气,太后继续:“咱们老祖宗的规矩,以前是贵人位份不能自己养孩子。这以后,也就该是嫔位不能自己养孩子了。”

    太后说到这,四爷心里就开始腻歪了。

    “禧贵人毕竟是满人,这以后也是要晋位的。她的孩子就算了。这明嫔,出身微贱”

    “皇额娘。”四爷打断太后:“明嫔出身书香门第,阿玛做官,哥哥是两榜进士出身,是传胪。如今也是从翰林院的官员。明嫔何以谈得上出身微贱?”

    太后被呛的厉害,还是耐着性子:“就算是她出身书香门第,也改不了她是侍妾出身的!她还是汉人!”

    “皇额娘,朝中大臣,大半都是汉人。”四爷皱眉:“如皇额娘如此说,齐嫔家里只有她阿玛做官,更是出身贫寒,也是汉人。宋氏家里,没有人做官,也是汉人。”

    “你这不是抬杠么?”太后也恼了。

    “皇额娘想把五阿哥抱去哪里?”四爷懒得兜圈子了。

    “皇后无子,终究是后宫不稳。五阿哥抱去皇后那,也是明嫔和五阿哥的福气。”太后一口气说完。

    “皇额娘觉得,当年儿子被承乾宫抱走,也是儿子和皇额娘您的福气么?”四爷站起身,看着太后。

    太后哑口无言,正要回答,就见四爷摆手:“皇额娘看不惯明嫔也罢。朕就是要抬举明嫔!”

    “皇后无子,那是她无德。皇额娘该不会不知道朕这么多年为什么子嗣稀少吧?那样毒蛇一般的心肠,也值得皇额娘与朕处处作对么?皇额娘是依靠朕还是依靠皇后呢?”

    “倘或皇额娘非要与明嫔过不去,朕无话可说,不过朕的后宫里,自己生的自己养。明嫔如此,禧贵人如此。哪怕将来庶妃生子,也只能自己养着。朕受过的委屈,朕不会叫孩子再受一回。”

    “朕不想落得朕的孩子养母隔阂,亲母不疼。”四爷说罢,甩手就走。

    他现在真是一肚子的火。

    他以为,皇额娘是想把孩子抱来她这里养着。

    不过是为了辖制枣枣而已。

    竟不知,这么久了,她想着是给皇后抱养一个孩子。

    皇后配么?

    他和枣枣的孩子,怎么可能给皇后养?

    哪一个孩子她也不配。

    太后被四爷一顿抢白,一开始是生气,后来是害怕。

    她也不知道害怕什么,就是害怕。

    四爷走了很久了,她才开口:“他是怪我不疼他?”

    蔡姑姑正要劝,就见太后又道:“我是我怪他我过去怪他。”

    过去啊太复杂了。

    她怪他害死了六阿哥

    可后来从他做了皇上以后,太后就很少想起这些事了。

    “明嫔明嫔哪里好?”太后问蔡姑姑。

    “哎哟,主子,好不好的,那是皇上宠爱的人。您何苦与她过不去呢?”蔡姑姑劝道:“您想开些吧。民间的婆婆也管不了儿子宠爱小妾呢。”

    “是啊,我是管不了的。”太后点头:“我好像忽然就明白了不少事。”

    太后被扶起来,有些昏沉沉的:“好像真是错了。”

    “主子,您没事吧?”蔡姑姑担忧道。

    “哦,我没事。我就是有些有些累,我睡一觉吧。”太后摆手,进了内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