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爷从寿康宫出来,气冲冲的不知去哪。

    本来是想去找叶枣的。可是她还坐月子,要是叫她知道了,要生气。对身子不好。

    “去长春宫。”四爷转头道。

    长春宫里,是禧贵人和耿贵人。

    苏培盛忙唱和:“万岁爷摆驾长春宫。”

    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过去了。

    长春宫里,禧贵人和耿贵人忙出来请安。

    四爷摆手:“都起来,朕去看看四阿哥。”

    禧贵人一脸喜色,与四爷一起进去了。

    耿贵人看着四爷的背影和禧贵人走在一起,就觉得很是心酸。

    扶着奴才的手进了自己的屋子。

    没有孩子,就输了一筹。这辈子也赶不上了。

    四阿哥已经六个月多了,正是最好看的时候。

    虽然也不认识四爷,但是四爷看着还是很喜欢的。

    虽然不抱他,但是也逗了许久。

    四阿哥也是精力旺盛的孩子,咯咯笑着被四爷逗还不知道困。

    最终还是四爷怕他累着,才叫奶娘抱走了。

    抱走了孩子,四爷坐在一边:“朕过来瞧瞧,你这里缺什么?”

    “回万岁爷的话,奴才这里不缺东西的。”禧贵人忙回答。

    她在四爷跟前,素来是规矩十足,十足是个满人贵族女子的教养。

    四爷点了个头:“那就好。”

    说完这句话,竟就无话可说了。

    “朕从太后处来。”四爷道。

    这就是叫她接话的意思,禧贵人想了想道:“太后娘娘也是很关怀奴才和四阿哥的。前儿还抱去给给太后娘娘看了。”

    “嗯,既然是这样,那你愿意把四阿哥养在太后娘娘那么?”四爷问道。

    禧贵人一愣,眼里有不舍,可终究不敢说:“奴才愿意。四阿哥要是能养在太后娘娘那,也是四阿哥的福气。是奴才的福气。”

    又是这套说辞。

    四爷腻歪无比:“你真的这么想?哪怕这孩子大了不肯认你?哪怕以后你们母子见面毫无感情?哪怕日后你不能再生?”

    “或者,你以后还有别的孩子,这个孩子就可以送出去。换你所谓的福气?”四爷冷笑着看禧贵人。

    这个女人长得还是可以的,可惜也是个拿孩子换东西的女人啊。

    还是,这些女人们,都觉得把孩子给别人养着,是好事?

    禧贵人吓了一跳忙跪下:“奴才该死。”

    “禧贵人,你叫朕很失望。”四爷起身,淡淡的:“好好教养四阿哥,要是你教养不好,朕就亲自教养。那时候,你就再也见不着四阿哥了。”

    “是,奴才遵旨。奴才定会好好教养四阿哥的,奴才知错了。”禧贵人还是糊涂的,可遵命总是会的。

    四爷抬脚就走,也不再说话了。

    四爷都出了屋子了,禧贵人才忙着送:“奴才恭送皇上。”

    出了长春宫,四爷有些漫无目的。

    最终还是叹气:“去看看明嫔吧。”

    苏培盛哎了一声,心说您早去多好,省的这里还吃一肚子气。

    苏培盛是最知道四爷的。

    除了许氏那个爬床的,其余的人,只要没有犯下大错。四爷就不会叫她们的孩子养在别处。

    可偏偏就有人不懂这个。

    啧,瞧人家明嫔多懂事?

    当初还是侍妾的时候,就勾着,求着皇上要自己养孩子。

    哎,别人也就罢了,这太后娘娘也不懂是真的伤人。

    四爷带着苏培盛等人,一路往锦玉阁去。

    锦玉阁里,见了四爷都忙请安,四爷摆手叫她们起来,就进来屋里。

    叶枣当然在内室,这会子正睡着呢。

    四爷轻声轻脚的进去,见她睡得很沉。

    她已经养的很好了,肌肤红润,身子也好了。

    头发虽然不能洗,但是隔日就要擦一次,也很是干净。

    甚至,头皮也没见有多脏。

    露在外头的手白白嫩嫩,指甲修剪的短短的。

    四爷摸了摸她的手,心想这一双手真好看。十指尖尖,戴上镯子的时候最好看。

    “唔,爷?”叶枣睁眼就见四爷在她的床边坐着呢。

    有些迷糊的叫了一声。

    “弄醒你了?”四爷诧异了一下,不就轻轻摸了摸手?

    “大约是我到了时候醒来了?”叶枣见四爷诧异,也跟着诧异,好笑道。

    四爷也笑了:“是差不多了,你现在一天吃好几顿呢,这不是到了午时了么。”

    “嗯。”叶枣揉揉眼:“爷怎么了?朝中有事啊?别愁,你那么厉害,什么都能做好的。”

    四爷愣了一下:“你怎知你怎知朕不高兴?”

    四爷自认为已经藏得很好了,不想叫她跟着不高兴。

    “爷脸上写了字,写着朕装着高兴而已。”叶枣戳四爷的胳膊。

    四爷失笑:“胡说八道。”

    “嗯,说不上来。反正爷不高兴。”叶枣点了个头,表示自己看的很对。

    四爷笑了笑,将她扶起来,抱在怀里:“果然是个狐狸精。”

    “好吧,我是狐狸精。爷是人间帝王,绝配嘛。”叶枣继续戳四爷的手臂。

    四爷收紧些手:“可人的狐狸精。”

    “狐狸精饿了。”叶枣咂嘴:“想吃鸡。”

    “好,想吃就吃。再忍些时候,就可以随便吃了。”四爷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叶枣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被刮鼻子

    这太少女了吧?

    四爷看着好笑不已,心想有时候在榻上,这狐狸精主动的很。

    这怎么还脸红了呢?真是奇怪啊。

    叶枣害羞了,就把头埋在四爷怀里,闷声闷气的:“别笑话我。”

    “好,朕叫人给你拿吃的来,你起来吃?”四爷素来知道,她不想每顿都在榻上吃。

    叶枣点头。

    阿圆几个起来,伺候叶枣裹上厚厚的衣裳,解决的个人问题。

    擦了脸和用温水洗了手。

    然后才将她扶着坐在桌边。

    四爷陪着她,吃了简单的一顿。

    又漱口擦脸,将她抱回榻上。

    “比没怀孕之前重一点点,还不够,要好好吃饭。汤喝的太少了。”四爷一边放下她,一边吩咐。

    叶枣笑着点头:“爷成了人形称重器了。”

    “称重器?秤?”四爷疑惑。

    叶枣点头:“以后谁瘦了没有,叫爷抱一下就知道了。”

    “胡言乱语,除了你,你见朕抱过谁?”四爷瞪眼。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