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禧贵人这里,送走了皇上之后,就是一团慌乱。

    她有些不太明白,真的不明白。

    皇上是什么意思呢?来这一遭,是什么意思呢?

    是太后娘娘想要养着四阿哥么?还是是皇上的意思?可皇上又生气了,是为什么呢?

    试探?用这个试探她么?

    那她的回答

    是了,皇上说了,他对自己很失望。

    禧贵人无力的坐在软榻上:“我做错了么?”

    “贵人皇上是从太后娘娘那来的。说不定是太后娘娘想抱走四阿哥呢,是皇上不许。”安如过来劝道。

    “是么?那那皇上是想叫我”是想叫她同仇敌忾吧?

    她却做反了。

    “贵人不要想了,这种事太后娘娘要是开口了,您除了答应别无他法。孝为大啊。不过瞧着皇上是不愿意的。”

    “贵人不要发愁了。皇上不愿意,那太后娘娘也是没法子的。”安如赔笑:“等出了孝期,您肯定会晋位的。到时候,就是嫔位了,不必再担心这个。”

    “好了,别说了,我知道了。好好的照顾四阿哥。”禧贵人摆手。

    她心里很是没底。

    真的能晋位?如果能,为什么不是现在?

    或者,去年

    明贵人生了孩子就成了嫔位,她呢?

    她可还是满人呢。这后宫里的汉军旗妃子什么时候能这么高高在上了?

    禧贵人叹口气,往榻上趴。

    心想着,到底她还是满人,就算是晚几年,位份也是少不了的吧?

    四阿哥也是比五阿哥大的,虽然是几个月,但是隔了年,就是大一岁的。

    好歹还有儿子,她自己不争气,还有儿子呢,总会争气的。

    皇上说的不错,她要好好教导孩子。

    毕竟毕竟四阿哥是唯一一个满人嫔妃生的孩子。

    禧贵人忽然攥住了被单,唯一一个满人嫔妃生的孩子这意义代表了什么?

    她努力压制住自己瞎想,一切都太早了,不能想。

    但是这孩子,一定要教好,一定要教的上进。

    寿康宫里,太后又病了。

    这回是真的病了。

    大约是四爷的话,也多少刺激了她些。所以一时间有些想不开,就病倒了。

    这种病,在宫里是最常见的了。

    睡不好,没食欲,头昏沉沉的。浑身没有一丝力气。

    其实就是心里想不通,导致身体上出了些问题。简称:抑郁了。

    后宫女子最容易抑郁了,这时候,就要开些纾解肝胆的药,说白了,就是太平方子。

    能补补身子,也吃不好,也吃不坏而已。

    四爷下了朝,当然还是要来看望的。

    并且四爷有点愧疚。

    只要四爷心里还是有太后的,就总是会愧疚的。

    四爷过来的时候,太后正躺着呢。

    “皇额娘吉祥。”四爷请安:“皇额娘感觉如何了?”

    “哀家死不了。”太后尽管心里有些清楚了,可嘴上还是不肯让步的。

    四爷被一噎,也只能忍着再问:“太医如何说?”

    眼见太后不说话了,蔡姑姑只好上前:“回万岁爷的话,太医说太后娘娘是着了些凉,一时间有些不舒服,过几日就好了。不碍事的。”

    太医说的是着凉加上心内郁结。

    这话能说么?不能啊。

    从一个小小妃子成为了太后,这说一绝一步登天也不为过了吧?

    如今只要不是不合理的,太后做什么都可以。

    这样还要心内郁结,不是叫皇上脸上难看么?所以,这话是断断不能说的。

    不说,四爷心里也有数。

    “皇额娘既然不舒服,就好生养着。先帝爷过世之后,皇额娘也太忙了些。去年接着过节,皇额娘累着了也是有的。好好歇着,过些时候就好了。”四爷给太后台阶。

    “哀家知道了,皇帝也注意身子。”太后到底是不情愿的下来了。

    这时候,听闻太监唱和,皇后娘娘到了。

    紧接着,就是齐嫔。宋嫔,禧贵人,耿贵人。

    其他人,就没资格来了。

    明嫔坐月子,也自然是出不来的。

    四爷皱眉:“叫皇后和齐嫔宋嫔进来,其余人回去吧。”

    苏培盛应了是,出去传话。

    皇后和两个嫔位倒是没有什么表情,应该的么。

    禧贵人和耿贵人脸上就很是难看。

    禧贵人更是心里惴惴不安,想着是不是因为前儿的事?皇上这是不想见她了?

    到底不敢问,和耿贵人一起回去了。

    耿贵人原本不平的心,渐渐也就平息了。

    禧贵人生了儿子都这样,她一个无宠无子的贵人又如何能不一样呢?

    这人啊,落到了不太好的境地的时候,身边有个比你强的人也和你一样落下来了。也就平衡了。

    寿康宫里,皇后和两个嫔位进去各自请安之后,皇后询问了太后的病情。

    太后对四爷都不想多说,何况是对皇后几个?所以也是很冷淡的。

    最后,四爷临走,带走了两个嫔位,把皇后留下了。

    太后看着皇后:“你还年轻。这出了孝期就要选秀的,到时候后宫人不会少。等那时候,再有阿哥,你抱来养着就是了。”

    皇后心往下沉,之前的喜悦也就尽数化作了苦涩:“是,儿媳听皇额娘的。”

    “那就好,皇帝如今正是宠爱那叶氏的时候,哀家也不好强叫皇帝做什么。过几年,自有新鲜的,漂亮的姑娘进宫,那时候也就淡了。到时候是什么情形,在说便是。”太后拍了一下皇后的手。

    “是,儿媳伺候您歇着,这些事就不想了。也是媳妇命中无子的缘故。怨不得人。”皇后苦涩一笑。

    此时此刻,她更是思念极了早亡的长子弘晖。

    倘或那孩子还在宫里如今就是再有几个阿哥,又如何能比得上呢?

    可她的弘晖还是没有了。

    虽然皇上追封了弘晖为和硕安亲王,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皇后从寿康宫出来的时候,时辰不早了,她扶着杨嬷嬷的手,也不肯坐撵,慢慢的往回走。

    西六宫距离东六宫实在是太远了。

    皇后路过锦玉阁门口的时候,停下来,看了许久。

    锦玉阁外头的奴才们请安半晌也没听见叫起来。

    直到皇后走远了,才各自起来,只觉得皇后没安好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