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后的病一日一日的见好了。

    叶枣也终于出了月子,满了四十天。

    因为是先帝爷孝期,五阿哥也一样,不洗三,不过满月,不过百岁。

    只不过,满月那天,四爷又赏赐了些东西,叫锦玉阁里庆贺了一番罢了。

    只是这回赏赐,都是赏赐叶枣的,孩子不能再三赏赐,不然怕他人小压不住。

    叶枣满了四十天,还是要继续养着的。

    虽然她觉得自己已经好的很了,由于怀孕的时候太医的药膏很管用,所以肚子上也没有留下妊娠纹。

    不过,到底是怀过孩子的,才四十天,肚子撑开的一时半会是回不去的。

    每天晚上都要抹上药膏àn mó很久才行。

    直到揉的肌肤发红发烫,药力发作了才能停住。

    叶枣洗了个澡,穿上新做的里衣,站在镜子跟前捏自己的肚子。

    虽然腰身还是比一般的女人细一点,可肚子上么,还是有些肉了,

    准确说,是撑开的肚皮。

    “主子腰已经很细了,肚子也不显眼的。花姑姑不是说了么?三个月就恢复了,这都过去一半了呢。”珊瑚小心翼翼的劝着。

    她是挺害怕主子嫌弃自己的肚子的。

    叫她看来,主子如今都比她的腰身细多好啊!

    “嗯,那就好。我是在想啊”叶枣皱眉:“肚子倒是撑开了,这个可以理解。可我这里怎么没长大呢?”叶枣无奈的盯着自己的胸口。

    珊瑚一愣,不知怎么回答。

    “娘娘身材很好了,可不能觉得不好。”姜嬷嬷抽着嘴角。

    这位吧哪都好,之前胸不大是真的,可怀孕生子之后,大了很多了。

    “娘娘的身材偏瘦,这要是太大了,也不好看。”姜嬷嬷委婉道。

    叶枣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个头:“说好的狐狸精都是爆炸的身材呢?”

    姜嬷嬷只听见个狐狸精,心里就是说不出的滋味,这位啊,真是什么都敢说。

    不过,她也不是没听过皇上叫这位狐狸啊,小狐狸啊,小狐狸精啊

    啧,主子们的**真不是她这老太婆能懂的,太高深了些。

    “奴才给主子请安,主子吉祥。”小亭子从外头进来打千。

    “什么事?”叶枣刚穿上里衣,正整理衣裳呢。

    “外头寿康宫的付公公来了,说是太后娘娘想见见五阿哥呢。”小亭子也很不情愿。

    “付公公不是叫太后娘娘赐死了?”叶枣轻声问姜嬷嬷。

    “哦,这个付公公,是原来付达的徒弟,叫付信。如今是寿康宫的掌事太监。”姜嬷嬷道。

    “哦,人如何?”叶枣又问。

    “这奴才倒是也不熟,不过瞧着应该比他师傅懂事。”姜嬷嬷道。

    “回主子的话,奴才接触过这位付公公多次,瞧着是个有心思的,聪明的很。”小亭子道。

    “嗯,好吧。既然太后娘娘要见五阿哥,姜嬷嬷。麻烦你去一遭。叫两个奶娘跟着,你亲自带着过去。阿玲也跟去吧。”祖母要见孙子,这她拦不住。也不想拦住。

    姜嬷嬷还好,阿玲就有些担心:“主子要不要去禀报皇上啊?”

    “这时候,皇上正在御书房议事呢,不必了。你们去吧。”叶枣摆手。

    姜嬷嬷应了一声,和阿玲出去,叫奶娘伺候五阿哥去寿康宫请安去了。

    叶枣穿戴好了,就按照原来的计划,出去走走。

    不过也只是院子里走走而已。

    “不知不觉的,就四月半了呢。”叶枣看着外头的春光笑道。

    这一个月零十天里,就满月那天出来了一下,真的就是一下。

    “是啊,五阿哥是三月初一生的,今儿都四月初十了呢。”阿圆笑着道:“您瞧,今年这石榴花开的真好,想必一树的石榴呢。”

    “一树就一树,这花倒是好看,石榴挂满树也好看,可这东西没吃头。”叶枣欣赏着橙红色的石榴花,轻声道。

    阿圆笑出了声:“主子如今可这么说了。去年的时候,瞧着青石榴都要流口水的。”

    叶枣嘴角一抽:“你主子这点黑历史你就忘了吧,我想着都丢人。那时候怎么那么馋?什么都想吃?”

    叶枣摇头:“你不知道,有一回你们扶着我逛御花园,不是看见个绿色的蚂蚱么?”

    阿圆点头。

    “你们当时想的是扶着我别叫惊着,或者想着蚂蚱咬人不咬人。我当时想的是这蚂蚱是油炸好吃呢?还是能炒菜啊?”

    “噗”

    阿圆没憋住,不光她,一时间站在廊下的几个二等丫头全笑了。

    “所以你们说说,还跟我说黑历史么?”叶枣无辜的看阿圆。

    “哎哟我的主子哎,不说了不说了。”阿圆捂着肚子。

    主子太好玩了。

    “所以,你们说五阿哥是多馋吧?生了他之后,我就恢复了。”叶枣眨眼。

    这种要把锅丢给自己儿子的行为,阿圆不太认同,所以岔开话题:“您瞧,今年这蔷薇开的也极好,颜色好正。”

    叶枣嗯了一声:“以后你们就变心了是不是?五阿哥更要紧些是不是?”

    叶枣斜眼。

    廊下,几个小丫头脸色一下就变了,心里有些怕,想着要不要下跪。

    就见阿圆伸手扯了一下叶枣的衣裳:“怎么能够呢。五阿哥是五阿哥么,我们最心疼的还是主子您啊。”

    叶枣这才高兴了,哼了一声:“改日去御花园走走吧。”

    “成,今儿主子就在院子里走走,不能太累了。”

    “嗯,对付着吧,不能前功尽弃,我之前一个来月的苦不能白吃啊。”叶枣哼道。

    阿圆笑着应和,其实主子一直不老实,不是她们哄着,就是皇上哄着。

    在没有姜嬷嬷都哄着呢。

    可是记得姜嬷嬷一开始来的时候,就跟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如今是打心里心疼主子了。

    也是主子的本事和魅力。越是接近,就越是想亲近呢。

    “你说我怀胎十月,也就过去了,那段时间吐的厉害,可也没觉得如何难过。反倒是坐月子真受不了”叶枣摇头。

    生孩子,最可怜的是做月子啊。

    以上,来自叶狐狸精的经验总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