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枣逛了一会之后,就被阿圆劝着回了屋。

    毕竟才是满了四十天,也是因为天气好,暖意融融的,才敢叫她出来的。

    叶枣不舍的看着外头花红柳绿的景色,就跟坐牢放风似得被扶着回去了。

    阿圆失笑不已:“明儿天气好,奴才还伺候您出来走走。”

    “好吧。午膳你们怎么安排的?我现在是不是能吃点好的了?”叶枣看着阿圆。

    阿圆不好意思的低头:“按着养生嬷嬷的意思,您现在还是”

    “还是和尚?”叶枣瞪眼。

    “主子!哪有和尚吃肉的?”阿圆跺脚,不就是清淡了些么。

    “对了,听说宋嫔就爱这么吃?”叶枣忽然问道。

    “是啊,宋嫔娘娘是江南来的呀。”阿圆应道。

    叶枣咂嘴,好吧,江南人民吃的是清淡的很。

    阿圆笑着应了,给叶枣倒了一杯牛乳。

    叶枣喝了,就在外间榻上躺下:“还别说,到底是还有些虚了。”走过就知道了。

    “那您就歇会吧。”阿圆笑着伺候她盖上毯子。

    寿康宫里,姜嬷嬷和阿玲伺候着五阿哥过来。

    太后还想着,挺顺利的。

    不过她还是不满意。

    本来是她说了不许明嫔来请安的,但是明嫔真的不来,她也很是不满。只是,话是自己说的,总是要算数的。

    她故意只说叫五阿哥来,没说明嫔如何,没想到,这明嫔竟真的不来。

    太后心里很有些不屑,想来又要叫皇帝知道了吧?

    太后也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见见五阿哥罢了。

    五阿哥被抱来,正好醒着呢。

    四十天的孩子,醒着也不久,几下子就要睡。

    太后看了看,皱眉道:“这眼睛,随了明嫔了。”

    蔡姑姑赔笑:“咱们五阿哥这嘴巴可是随了万岁爷了,耳朵也是。这鼻子鼻子是也像万岁爷么。”

    “是呢,耳朵和嘴巴最是像的。”大宫女们赔笑道。

    太后就没再说这个了,心想,一个人的精气神都在眼睛里。

    别处像可不如眼睛像。

    这孩子,要是随了她额娘的狐媚子劲儿可不好。

    还好是个阿哥,这要是个格格就更不好了。

    “主子,五阿哥看来是困了。不如送回去,叫他睡觉去?”蔡姑姑见五阿哥大了哈欠就要睡着,便笑着开口。

    太后瞪了一眼:“哀家这寿康宫还没有五阿哥睡觉的地方了?不是奶娘也跟来了么?抱去歇着就是了。”

    叫他们这么抱回去,太后不甘心。

    她就不信明嫔不着急。

    是,她可以不跟皇帝闹,可明嫔么,凭什么叫她喜欢呢?

    姜嬷嬷除了进来请安,一直没说话。

    阿玲更是个稳重的,见姜嬷嬷不说话,也不说话。

    奶娘们更是听她们两个人的。这会子也就抱着五阿哥去后殿歇着了。

    太后是不会亏待了五阿哥,至少现在不会亏待了他。

    太后叫人抱着五阿哥去了后头,就开始喝茶等待了。

    她等着明嫔亲自来,或者是皇帝来。

    前者来了,她就可以收拾一顿了。

    后者么,不过是她抱来孙子而已,皇帝有什么不满意的?难不成,她这个祖母还不能见孙子了?

    可茶换了一盏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最终是她忍不住,叫人去打探。

    回来的太监只说明嫔娘娘没有动静,想必是歇着呢。

    太后心里有种明嫔迟早会来的想法。

    这一等,就等过了午膳。

    姜嬷嬷和阿玲甚至都有太后赏赐的午膳。

    毕竟她们不吃没事,可是奶娘们是与宫里的奴才不一样的。

    奶娘们每顿吃多少,吃什么,都是有数的。

    必须吃饱,吃好,营养均衡。

    她们也是少数先帝爷孝期不需要守孝的奴才了。毕竟小主子们不能缺了营养。

    所以,奶娘要用膳,阿玲和姜嬷嬷就要吃。

    下午,叶枣叫人将另外两个奶娘也送去了寿康宫。还带了些五阿哥的用品和衣裳。

    是珊瑚亲自来的:“奴才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吉祥。”

    “你们主子有事?”太后有种终于忍不住了吧的想法?

    “回太后娘娘的话,我们主子说早上五阿哥走的时候,换洗的衣裳没带。虽然太后娘娘这里定是不缺的,可是还是用习惯了的好。旧的舒服些。另外,奶娘来了两个,我们主子的意思是怕两位奶娘喂不足。五阿哥胃口大些,就把另外两位奶娘也送来了。”

    太后太阳穴跟前的筋就是一抽。

    这怎么还有一种就不接孩子回去的意思了呢?

    “你们主子倒是放心。”太后冷笑。

    “回太后娘娘的话,我们主子说了,太后娘娘疼爱五阿哥,不会叫五阿哥受委屈的。”珊瑚笑道。

    太后便不说话了,到底也不肯说叫她们带五阿哥回去的话。

    珊瑚虽然失望,还是笑着退出去的。

    这头,蔡姑姑想劝,却见太后不说话。便也无法开口了。

    珊瑚回了锦玉阁,正好是叶枣午睡起来。

    “奴才给主子请安。”珊瑚打起笑脸:“奴才瞧着,太后娘娘是极喜欢五阿哥的,想来是想多留五阿哥一会呢。”

    “嗯,我知道了,你过来伺候吧。不必拉着个笑脸,我都知道。”叶枣笑了笑。

    “主子”珊瑚低头:“奴才无能。”

    “太后娘娘等着我去呢,我呢不想去。”叶枣笑了笑:“所以啊,五阿哥就留着好了、”

    太后不可能虐待一个四十天的孩子。

    急什么呢?

    越是着急,就越是糟糕。

    这是太后,不是皇后。如果孩子是被皇后抱去了,那她可是要不顾一切的抢回来了。

    不过,皇后要是抱的话,除非是从她尸体上踏过去,否则也不用想了。

    “主子,可五阿哥留在那不好啊。”珊瑚愁道。

    珊瑚的概念里,锦玉阁外头,孩子都不安全。

    “嗯,等一会要是万岁爷来了,就回来了。不然的话,那孩子今儿可就要在寿康宫过夜了。还好那孩子也不认地方,哪里都能睡。不过有阿圆和姜嬷嬷在,我也放心,她们两个定然会死死的盯着孩子的。”叶枣道。

    “是,奴才知道了。”珊瑚点头,心想到底是主子看的深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