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经过了几个月的忙碌,钱先林这里,一切总算是上了正轨。

    虽然有一部分的当地官员是不服他的,但是禁不住钱先林真是个有本事的。

    不管用什么招数,到底还是稳住了局面。

    当然了,这里头,明珠这个钦差是出力不少的。

    直亲王如今在西北也挺好的,没有太多的想法之后,明珠一心想着的就不说是不是忠君报国吧,最起码也是好好做事,叫皇上另眼相看了。

    他这样的人,总是不甘心告老回家的。

    所以,如今能帮助钱先林,他自然是乐意的。这钱先林一看就是皇上栽培的人。寄予厚望的人么。

    当然,另一个,就是福建总督秦政海了。

    秦政海那里的情形,要远比广东复杂的多。

    福建对面,除了海之外,还有个台岛。

    太岛上郑氏父子可是打着前明的旗号呢。台岛如今,是自成一国。

    所以,福建的情况比广东复杂,福建的事也比广东麻烦。

    去年起,四爷就开始组建水师了。就在福建的泉州湾。

    这些事,也是秦政海要督促的,因为至今位置,四爷还没有正式的任命总兵呢。

    这几个月,一直都在找合适的人,却没有最满意的。

    有的人陆地上是骁勇善战,可是没有海战的经验。

    毕竟四爷这水师,防御是一回事,真正对着台岛是准备要开战的。

    所以这总兵的人选就不能轻忽了,找个不会打仗的,不是废物么?

    最近四爷也为了这件事很是犯愁,水师一日不完善,就不能开禁海。

    毕竟,海上还是有些不知死活的海盗的,开了禁海之后,渔民出海,总是要遇到的。

    四爷犯愁这个事,最近朝上的讨论也主要以这件事为主。

    这一日上早朝,还是三爷道:“皇上不必烦闷,臣记得先帝爷时候,颇有几个精通海战的将军。不如召回来,能用则用,要是不能用,总还有其他法子。”

    四爷给面子,嗯了一声,心里却想着这不是废话?

    愁了这几个月了,这点事还没想好么?

    “哎,臣倒是有个人选。”李光地上前:“臣当年曾在京城见过一个叫做司马勋的人,此人早年就在福建任职。精通海战。只是后来与军中当时的总兵不睦,所以后来就辞官回乡了。那人当年不过是而立,这过去了二十年,也就是知天命的年纪。若是身强力壮,一样是能为我大清效力的。倘或不成,也不妨事,或许他有一二著作存世,也是好事。”

    “哦?有这样的人?叫李相推荐,那必然是个有本事的。一事不劳二主,就李相亲自去找吧。将他找来,给朕过目。要真是个有本事的,就用他也无妨。”四爷笑道。

    李光地忙应了,就琢磨着从哪找这个司马勋去。

    这人当年进京来,还跟好几个贝勒爷打过架呢。

    也是个恃才傲物的,也还别说,总是这样恃才傲物的人,往往是有真本事的。

    散朝之后,四爷将隆科多留下来了。

    隆科多心里多少有数,这是皇上想叫他去福建的意思了

    愿不愿意呢,一半一半吧。

    毕竟这九门提督已经是从一品了。地方官里哪里能胜得过?

    可如今的佟家,不是过去了。

    留在京城里,这九门提督的差事,也迟早是要被换了的。倒是不如去地方上做些正经是实事去。

    毕竟,这佟家一门也不只是有女儿进宫为妃,男子一样是好男儿!

    想明白了这一点,隆科多心态就平和多了,就算是降了官职也无所谓,他还是皇亲国戚,能办差就是好的。

    过几年说不定回京就是一品了。

    总是要靠自己的本事站稳了,那才是真的站稳了。

    他站稳了,后宫里的太贵妃也就好过的多了。最起码腰杆子直,不像是现在,一切都是靠着恩典。

    “朕有意叫你去福建,封你做个一品将军。统领福建兵马,你意下如何?”四爷直言不讳。

    他想了很久了,还真是隆科多最合适。

    水师总兵要选个会海战的,可福建不仅有水师,还有步兵。

    要是台岛开战了,水师固然是要紧的,可陆地上不能不管吧?

    所以,四爷就想找个管着福建兵马,水师再另外有人管着。这样两不干涉,到时候也不会误事。

    当然了,要用人,就不能叫人心里不痛快。

    所以,隆科多过去了,也是一品的将军。不可能降职的。

    “臣臣多谢皇上信任,臣一定好好干。报效皇恩!”隆科多也是意外的很,这会子真是感激的很,跪下就是三个头磕下去了。

    “好了,你起来吧。”四爷抬手:“好好干,不要叫朕失望。”

    “是,臣一定肝脑涂地!”隆科多忙道。

    不得不好好干,多少皇亲国戚,一辈子没有机会证明自己不是草包呢。

    有这个机会,隆科多绝不会放过。

    他本身也不是草包。

    “你预备着吧,要是李光地找到了司马勋,你们便一起出发。倘或找不到,你就先去。水师的事,你不必插手。但是陆地上要是有战事,你要给朕严防死守!”四爷严肃道。

    “是,臣一定尽职尽责!”隆科多拱手。

    出了宫,隆科多想了想,往李光地府上去了。

    李光地听闻隆科多shàng mén,也是惊讶的很。

    这原来京城里最成气候的几个派系,一个是索相,背后是太子爷。

    一个明相,背后是直郡王。

    一个李光地,说是保皇党,其实也自成一派。倒也勉强算是三足鼎立。

    至今而隆科多么,说是保皇党,真是保皇党,是不与任何派系有关系的。

    如今他来,可不就是稀客?

    “哎哟,这不是隆科多大人么,今儿怎么稀罕来了?之前不是留在御书房了?莫不是皇上有什么旨意?老臣洗耳恭听!”李光地对着皇城拱手做出恭敬状道。

    “岂敢岂敢,是我自己找李相您有事,您瞧,这不是有事求您么?”隆科多嘿嘿一笑。

    李光地觉得整个人都要警惕起来才能应付。这隆科多啊,不是个好人。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那可真是稀罕了,里头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