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隆科多进去就直奔主题。

    “这司马勋是个什么人物?值得您这么推荐一回?”隆科多笑问。

    李光地是谁,那是有名儿的老狐狸了。但凡能沾上一丝麻烦的事,他都不碰。

    否则当初索额图和明珠后台强硬,他怎么就哪边都不沾呢?

    硬生生是依靠皇上,做了纯臣。

    后来不也几番被打压么,可终究还是站稳了,也一点都不比他们差。这个汉人,了不起啊。

    “司马勋其人,本事是有的。就是有些桀骜不驯。也不知这么多年过去了,又是如何。”李光地笑道。

    “想来,这么些年,李相跟这个司马大人也有来往吧?”隆科多笑道。

    要是完全没有来往不知来去,李光地怎么敢和皇上说呢?万一找不到,那不是吃力不讨好?

    一只老狐狸,不会做这个事。

    李光地也不怕被看破,也笑呵呵的问:“那不知隆科多大人又是为何要打听这个事?”

    肯定不是皇上的意思,皇上犯不着叫他来打听。

    “不瞒李相,皇上方才留下我,是要叫我去福建领兵。依我看,皇上只怕是铁了心,与台岛之间,必有一战。我也是好奇这司马大人是个什么人物,好不好相处。到时候毕竟是要一起共事的。”隆科多直言。

    李光地一愣,随即笑道:“皇上真是知人善用啊!”

    “隆科多大人是领兵的好人选!”李光地哈哈一笑。

    “不敢不敢,特地来请教李相,就想知道这司马大人的事。”隆科多笑道。

    “司马勋,除了桀骜不驯之外,就是个暴脾气。其他也好说,讲理。”李光地道。

    想一想之前司马勋叫人送来的字画,就想摇头。

    说实话,那样的字画,也算名贵。可他府里还真是有好几副了。

    不过是看着这司马勋是个人物,不忍他埋没一辈子罢了。

    司马勋也是个会看时机的,知道朝廷要开禁海,训练水师,所以就来找他了。

    要真是能叫皇上看上他,也是好事,他也沾光吧。

    隆科多问到了dá àn,心满意足的回府了。

    这头,李光地也休书一封,叫司马勋进京了。

    一切,都是有条不紊。

    叶枫的书信到了叶明远手里,叶明远看着看着,就脸白了。

    虽然在他看来,这么多子女里,肯定是嫡出的两个是最要紧的。

    其次才是叶枫,至于出嫁的叶桂,只因是钱先林比较出色,他也高看一眼。

    至于宫里的叶枣,也不是不记得,只是也不敢依靠和多提及罢了。

    至于叶樱么,真是不太记得住。

    如今看了叶枫的信,字字句句都在提醒他,这一年来做的事是多么的不合时宜,多么的叫人诟病。

    叶枫写:儿本不该质疑阿玛,奈何京城之事,阿玛并不知晓。

    叶家不同以往,纵阿玛不在意叶家荣辱,然宫中明嫔娘娘备受关注。叶家亦备受关注。

    阿玛倘或有言行不当之处,隐患不少。

    已经有传言,嫡母过世蹊跷,不足三月,苏姨娘过世。阿玛娶亲,儿不敢置喙。奈何新夫人商户出身。传言不少

    还望阿玛谨慎处事,苏姨娘之事,切不可再有流言传出。

    看完了整封信,叶明远后背都湿了。

    他有些颤抖的将信收起来,他是昏了头,是一时被权势地位冲昏了头。

    怎么能办出这么多的不合时宜的事?

    苏姨娘的死,他是心知肚明。

    这件事,要是叫叶桂知道了

    只怕是就此要断绝了父女关系的。此时此刻,叶明远也觉得对不起两个女儿。

    可娶了商户女这件事,他是不后悔的。

    陶氏温柔娴淑,是最好不过的了。

    苏姨娘么,是他愧对了苏姨娘而已。还记得那一日,他亲自和苏姨娘说了要放她回家的事。

    苏姨娘那心如死灰的脸

    可叶明远觉得,以后真的不需要苏姨娘了啊。

    陶氏那么好,她就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罢了。他比陶氏大那么多,这点子愿望还是可以满足的呀。

    谁知道那苏氏转身就投井了。

    妾室不就是这样的么,可以放她们回家的,看在苏氏给他生了两个女儿的份上,他给苏氏多多的银钱

    两个女儿一个记在先夫人塞米尔氏的膝下,一个记在陶氏膝下,都算是嫡出了,还有什么不足?

    叶明远混乱的想着。

    他不知道的是,陶氏将苏氏叫到正院,一口一个老,老贱货,老玩意儿的骂着。

    也不知道陶氏暗地里打骂叶樱,克扣她们母子的饮食用度。威胁苏氏,要将叶樱嫁给别人做妾。

    要叫老爷给叶桂纳妾云云

    不过,就算是知道了也是一样的。叶明远这样的男人啊

    能做出叫小娇妻高兴,就将陪伴了自己二十年的女人送走,还有什么做不出呢?

    所以,他虽说觉得愧对,可是那是看着苏姨娘死了。

    要是没死呢?他还是觉得一个妾室而已,不过是个妾室而已

    所以,遇见叶明远这样耳根子软,性子愚蠢的男人。早死也许是xìng yùn吧。

    没有了塞米尔氏的约束,没有了塞米尔氏的睿智

    陶氏那样没有见过大世面却还有野心的女子,注定是要毁了叶明远的。

    以及,他那一对儿女。

    不管是远在京城的叶枫叶枣,还是远在广东的叶桂,都不知道这些事。

    叶枣终于见着了叶枫的女儿,以及叶樱。

    叶樱第一次进宫,第一次见着过去听了好多好多次的好厉害的大姐姐。

    至于叶枫的女儿叶珍嘛,还不懂事,也不会说话的。

    是叶枣要求,这才带来,不然觉罗氏是不敢带来的。

    这么大的孩子,是不可控制的,万一冲撞了谁呢?到时候如何收场?

    觉罗氏牵着叶樱的手,奶娘抱着叶珍进来跪下:“臣妇给明嫔娘娘请安。”

    心里是高兴的,上回见着,还是贵人呢。如今可算是一宫主位了。好事,喜事!

    “臣女叶樱给明嫔娘娘请安,明嫔娘娘吉祥。”叶樱小小的一个人,规规矩矩的请安。

    “都起来,四mèi mèi起来叫我看看。”叶枣笑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