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樱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又小心翼翼的抬头,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大姐姐。”

    “嗯,来,过来。”叶枣招手。

    叶樱就忙走过去,仰起头:“大姐姐漂亮。”

    “嗯,真乖。”叶枣看着她偏瘦又胆怯的目光,不由觉得有些心疼。

    纵然是第一次见,可也觉得亲近。

    大约是自己有了孩子之后,就见不得别的孩子委屈了吧?

    这个孩子本就是庶出,不比她和叶桂小时候,横竖家里都是庶出,也没什么高低。

    这丫头不一样,上有一对嫡出的兄妹呢,她能有多少宠爱?

    新嫡母进门,姨娘病故,可想而知是什么日子了。

    如今送回京城,叶枣知道哥哥嫂子不会亏待她,可她小小年纪失去生母,跟谁也不会很快亲近的。

    “好孩子。京城住的习惯么?”叶枣拉着她的小手问。

    “多谢大姐姐,都习惯。嫂嫂很疼我。哥哥也给我买好东西。叶伯叶伯也很好。”叶樱毕竟还小。

    很多时候知道要讨好众人,可是还不那么周到。

    否则也不会对叶枣说叶伯好的话了,叶伯么,叶家一个看门的老头罢了。

    “那就好。就好好住着,以后进宫来看大姐。”叶枣笑道。

    “是,我记住了。”叶樱认真、

    “去吧,带着她去逛逛,给她拿点心吃。把我预备好的东西都给她,一会拿回去。”叶枣摆手。

    珊瑚就主动过来:“四姑娘,奴才伺候您去逛逛?”

    叶樱不太想跟着一个不认识的姐姐走,可也不敢不应,看了一眼嫂子,嫂子点头。看了一眼大姐姐,大姐姐也点头,这才去了。

    “这孩子好多了,刚回来的时候哎,瞧着心疼。”叶樱走了,觉罗氏才叹气。

    “苏姨娘到底怎么死的?好好的就没了?”叶枣皱眉。

    横竖叶珍还听不懂。

    “哎只怕是这事也不敢瞒着娘娘您。怕是有些蹊跷。爷已经写信给了阿玛”觉罗氏把事情说了一遍。

    叶枣脸色很是难看:“竟是越发糊涂了。”

    “娘娘息怒。”觉罗氏忙道:“身子要紧。”

    “罢了不说了,这事珍珍?叫我看看。”叶枣笑着逗乃年怀里的小豆丁:“哟,真好看,这眼睛随我啊。”

    叶枣一看珍珍狐狸眼,就喜欢。

    “是呢,随了娘娘的。”觉罗氏心说,娘娘您哥哥也是这样的啊。

    其实这孩子还真是有些随了叶枣了。

    叶枫么,虽然眼睛也是这种样子的,可比起叶枣差多了。

    是别处长得像而已。

    跟叶枣最像的是冯天云。

    不过一个是老了些,一个是小姑娘而已。

    “去把五阿哥抱来,给嫂子瞧瞧。”叶枣笑着逗弄侄女儿,一边吩咐。

    舅母这种生物,完全没有叫爱睡觉的五阿哥动容

    人家就是睡着,没睁眼。

    觉罗氏只好遗憾不已的抱了抱:“真是个好孩子。这还差两天才是两个月呢,就这么大了。真是好。”

    觉罗氏还是挺羡慕人家生儿子的。

    虽然女儿她也疼的眼珠子一般的,可是又怕自己生不出儿子,叫叶家没后了。

    “主子。”

    叶枣和觉罗氏正聊得好呢,就见小亭子在外头叫了一声。

    “怎么了?”叶枣皱眉,这肯定是有事了,不然不会这样叫。

    “四姑娘在御花园和二十贝勒遇见了,玉太贵妃娘娘要罚四姑娘呢。”小亭子着急道。

    觉罗氏咯噔的一下,人几乎是弹起来的。

    “玉太贵妃?是是先帝爷的那位那位”

    “正是那位舞姬上位的贵妃娘娘。”叶枣不紧不慢:“小亭子,带人去,护着四姑娘别叫她吃亏。”

    小亭子哎了一声,带着人就走了。

    这锦玉阁里晋位了之后,有分来十六个人呢,人多的是。

    “阿圆,给本宫更衣,咱们可有日子没逛御花园了不是?”叶枣笑了笑。

    阿圆哎了一声,就叫人伺候叶枣更衣。

    “嫂子宽坐,等会去看看,不过珍珍留下吧。”叶枣道。

    觉罗氏已经被震晕了。茫然的点头。

    娘娘这要出征的样子是好神奇啊。

    这是爷口中那个小时候见了虫子都要哭的妹子?这

    差距太大,嫂子表示不能接受。

    叶枣换了一身水绿色的旗装,梳好一字头,这小两个月来第一次用这么多首饰。是她不那么喜欢的点翠。

    点翠虽然不那么喜欢,可好看啊,有气势啊。

    扶着阿圆的手:“走吧。”

    觉罗氏有些呆滞的跟着。

    一行人不多时就到了御花园,一进去,就见小亭子几个老母鸡护小鸡似得将叶樱围着。

    玉太贵妃拉着二十贝勒坐在石桌前,一脸的火气。

    叶枣慢吞吞的下了撵,没错,成了嫔位,有了自己的撵。她才懒得走路。

    “哟,这是闹什么呢?给玉太贵妃娘娘二十阿哥请安。”叶枣很随意的行礼,根本不等叫起,就起身了。

    “四mèi mèi,你是做什么了?惹得二十贝勒生气?”叶枣随意的坐下问。

    叶樱还没说话,就见玉太贵妃哼了一声:“原来皇上宠爱不已的明嫔,是这么一副德行!到底出身微贱。”

    “哟,我没听错吧?这是说我呢?”叶枣一副惊讶不已的样子看着阿圆。

    阿圆配合的点了个头。

    叶枣当即就笑出声了,笑了好一会,扶着阿圆的手:“哎哟,不行,笑的肚子疼。哎哟我这一定是没有恢复好、”

    “主子别笑了,这些事也没什么好笑的。”阿圆轻轻的拍着叶枣的后背给她顺气。

    “你放肆!”玉太贵妃脸涨得通红拍桌子。

    叶枣不为所动,停住了笑声,接过花园奴才送来的茶喝了一小口。就在玉太贵妃都没有耐心的时候开口:“照例说呢,您是长辈。我见了您,客气些也是该的。可您身为长辈,也太那个词怎么说来着?”

    叶枣装模作样的:“是不是叫为老不尊来着?”

    阿圆忙点头:“正是呢。”

    “您也太为老不尊了些,这宫里头啊,能说我出身微贱的人也不是没有。可您凭什么?”叶枣嘲讽一笑:“对了,您姓什么来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