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个连名字姓氏都没有的女人,也敢笑她是出身微贱?这不是自取其辱?

    玉太贵妃彻底涨红了脸,她都不知道是被嘲笑出身不好更生气,还是被嘲笑为老不尊更生气。

    为老不尊,她和叶氏差不多大!

    可谁叫她已经是太妃了呢?

    “明嫔,你也太目中无人了些!”玉太贵妃噌的一下起身,脸色通红,气的不轻。

    “怎么目中无人了?不是给您请安了么?怎么?还要我跪下?我这一跪,太贵妃吃得起?”叶枣悠闲的很,又喝了一口茶:“怕是不妥吧?”

    二十阿哥这会子被奶娘护着,小心翼翼的看着,他还没满一岁呢,懂什么啊。

    刚才也不过是他要叶樱头山的花,护着叶樱的珊瑚没给罢了。

    “在怎么说,哀家也是你的长辈,你竟敢如此对哀家说话!哀家倒是要看看,你是什么东西!”玉太贵妃气呼呼的:“来人,掌嘴。”

    叶枣就静静坐着,倒是站在她身后的觉罗氏有些怕,这可怎么是好?

    “怎么?都不敢动?怎么太贵妃娘娘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是太妃了么?你本就该安分守己,怎么还出来找事呢?”叶枣笑呵呵的。

    她一声令下,玉太贵妃跟前的人都不敢动,更不必说是花园里的了。

    玉太贵妃跟前的人,自然是重点要清理的,所以大丫头婵娟就被送走了。如今的大丫头嫦娥倒是跟了她几年,可惜远不及婵娟知道的事情多,也不得玉太贵妃的信任。

    这会子,她低着头,哪里敢对明嫔娘娘动手啊,那不是不想活了?

    叶枣来之前就想好了。这要是换了别的太妃么,她肯定不能这么对待。

    但是这位啊

    这位如果怒了,能找谁呢?太皇太后不会管,太后太后就算是再讨厌自己,也不可能帮着玉太贵妃。

    那么最可能的就是各打五十大板了。

    可是,玉太贵妃却不一定敢找太后。

    所以,还有皇后,皇后嘛就算是想给自己下绊子,也绝不敢,绝不会帮着玉太贵妃,说不定啊,就根本不会来。

    那么还有皇上

    果然,玉太贵妃气的不轻,对着嫦娥就是一把大巴掌:“蠢货!还不去请皇上过来!也叫皇上看看他的宠妃是如何对待哀家的!”

    嫦娥含泪,不敢反驳,只好去了。

    觉罗氏更害怕了,可她一个外臣妻子,没有说话的余地。

    “樱丫头过来,大姐姐看看,吓坏了吧?”叶枣招手叫叶樱。

    叶樱刚才起就一直目瞪口呆的看着大姐姐,太高深的不知道。反正觉得大姐姐好威风啊。

    以前以前看三姐姐也很威风,可是不一样。

    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大姐姐更厉害些。

    她过去,低头:“大姐姐,我错了,我惹事了。”

    “嗯,确实惹事了,不过小孩子不就是要惹事的么?”叶枣揉揉她的头发:“跟大姐姐说,发生了什么?”

    “是。”叶樱忙道:“我和珊瑚姐姐摘花,就见那个小孩子跑来,要我头上的珠花。珠花是嫂嫂给的,我我不想给他。他就哭然后然后就他的额娘要打我。”

    “这么点肚量,是怎么坐上贵妃的呢?”叶枣笑着:“哦忘了,跳舞好看也是可以的。”

    “你!叶氏!你放肆!”玉太贵妃几番被嗤笑,哪里忍得住,这会子扑上来就要打人。

    小亭子几个当然不是吃素的,将她拦住:“太贵妃娘娘可想好了?”

    啪的一声,小亭子脸上挨了一个大巴掌。

    “狗奴才,你敢拦着我!”玉太贵妃怒吼。

    “打得好。你这一巴掌啊,打的是真好。我的奴才受了这一巴掌,我要赏他的。可你一个太妃,对我的奴才动手,啧啧你的奴才可要倒霉了。”叶枣笑道:“一个都跑不了。”

    她用指头一点,将一圈人都点了一遍。

    玉太贵妃的人真的是觉得后背生出了一丝凉意。

    真是不该得罪这位。

    “你太放肆了,你只是一个嫔位,你还敢罚我的人?”玉太贵妃被拦住,也就不敢真的扑上来了。

    “我劝你啊,还是坐会,看看皇上来了怎么说。别跟个泼妇似得,不然一会可不好说理了。”叶枣闲闲的,继续和小mèi mèi说话。

    玉太贵妃一肚子的火气,可又无处发泄,气的狠狠的瞪了几眼二十阿哥。

    叶枣看见直皱眉,这女人,竟来怪自己的孩子了?

    真是有病啊。

    两个人僵持了许久。准确说,是玉太贵妃觉得是僵持。

    叶枣和叶樱说笑间,觉得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皇上驾到!”

    苏培盛的声音传来,叶枣就挂上了笑意。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臣妇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臣女给皇上请安。”

    觉罗氏和叶樱都跪下。

    “起吧,你还不足两个月,瞎跑什么?”四爷一边扶着叶枣一边道。

    叶枣不说话,看着玉太贵妃挑眉。

    “皇上的嫔妃也太不像话了些!哀家好歹是个太妃,她也敢这样欺辱!莫不是,皇上就是这般管理后宫的!”玉太贵妃气呼呼的对着四爷道。

    “朕后宫之事,轮不到太妃置喙。”四爷冷哼。

    “哪,现在我可以回答你的话了。你方才怎么说来着?我只是一个嫔位,怎么敢罚你的人?现在回答你,我是不敢的,可是皇上敢啊。我是狐媚子嘛,我得宠嘛。你一个过气的太妃,怎么怎么就敢惹我呢?不知道我正是得宠的时候?”叶枣慢吞吞的说出这些叫人不可置信的话之后,转头看四爷的表情那叫一个可怜委屈。

    “皇上,她讽刺臣妾,说臣妾出身微贱!臣妾哪里就微贱了?臣妾家里还有好几个做官的呢!倒是她,她姓什么?出身哪个贵族啊?皇上您要给臣妾做主啊。”

    叶枣这几声,嗲的人骨头发酥,实打实是个告黑状的宠妃样子。

    要不是四爷一早就被她声音迷惑,喜欢她这把小嗓子这换个人,当场就能坐地上去。

    太嗲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