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过四爷还是有些差点没绷住。想笑来着

    “谁敢说你出身微贱?你是朕的明嫔,怎么就微贱了?”四爷瞪眼。

    “那皇上您说,是不是她脑子有问题?”叶枣就那么一点都不避讳的指着玉太贵妃问。

    四爷将她的手拉住:“不得无礼。”

    说是说,可没有责怪的意思。

    “皇上处事未免不公!”玉太贵妃咬牙。

    “好了,你说,发生了什么事?”四爷拉着叶枣坐下,指着一个奴才问。

    被指着的,是叶枣的一个太监,李照。

    李照过来跪下:“奴才回万岁爷的话。最开始是珊瑚姑娘和奴才带着四姑娘逛御花园。碰见了二十贝勒。二十贝勒要四姑娘头上的珠花,四姑娘没舍得。可还没说几句话呢,二十阿哥就哭了。玉太贵妃娘娘就要罚四姑娘二十个巴掌。奴才们想着四姑娘还受不住,就回去禀报了主子。主子来了之后,玉太贵妃又要罚主子没人敢下手,玉太贵妃娘娘就自己下手。我们拦着,何公公就被打了。”

    叶枣笑盈盈的看着李照,这也是个会说话的,反正错处都是外头人的么。

    四爷未必就听不出,他心里明镜似得。

    枣枣会是个吃亏的性子?她呀。有时候是打不过就跑。打得过多打几下的。

    不过,玉太贵妃嚣张是肯定的,都是个太妃了,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嚣张。这一点,枣枣没说错她,她脑子有问题。

    “明嫔也太过于颠倒黑白了!”玉太贵妃脸色一变再变,难看的不行。咬牙切齿。

    “好了!堂堂贝勒,才小小的年纪,就喜爱女子之物。以后能有什么出息?”四爷拍桌子。

    叶枣倒是还坐着,众人都吓得跪下了。

    叶枣就装模作样的起身,也要跪下。

    四爷嘴角都勾起来了:“都起来。”

    众人忙起来。

    “太妃跟前的奴才不能规劝主子,一人打二十个板子。二十阿哥的奶娘和奴才全部换了。以后再有这样的事,你们自己看着办。朕不会手软。好了,时辰不早,太妃该回去了。”

    四爷简单粗暴,哪来的各大二十大板,直接就是偏心的。

    别人还好说,这个玉太贵妃,不需要给她面子。

    “哀家总算是看出来了,皇上偏心的很呢。”玉太贵妃拦不住苏培盛叫人来拉她的奴才挨打,只能说一句话泄愤。

    “我就说,有的人脑子有病吧?我是他女人哪,难不成他偏心你?你来历不明自以为是嚣张跋扈还看不清形势的太妃?”

    叶枣也不看玉太贵妃,只是抠着自己的指头,轻声细语气死个人。

    玉太贵妃是用了多大力气才忍住,没叫自己怒骂出口,转身便走了。

    玉太贵妃走后,四爷伸手,就在叶枣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这一下可是用了些力气的,虽然不至于叫叶枣疼的太厉害,可还是疼。

    叶枣捂着额头却只是笑。

    四爷看着也笑了:“怎么这么会使坏?”

    “我使坏还不是她先装模作样的?小孩子一点事,就要打人家二十个巴掌,怎么那么狠毒?”

    对小孩子下手,她也不是就不会做,可肯定不会这么做。

    这一点事,就下狠手,二十个巴掌下去,叶樱脸都打烂了。

    贱人。

    “好了,回去吧。朕那还有一堆的事。你就会给朕找事。”四爷瞪了一眼叶枣。

    叶枣就趁着觉罗氏和叶樱都低着头的功夫,撑起身子亲了一下四爷的脸:“爷一来就像是个英雄。”

    英雄救美嘛。

    四爷更是瞪叶枣了,这也太到底是外头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好吧,四爷心里是高兴的,这样的体验么,以前虽然没有过,也不是不好。

    事实上,觉罗氏虽然低着头,可余光也看见了。

    心里又是一翻震动,心说娘娘可真是放得开啊。

    不过明显,皇上是不生气的。

    原来娘娘和皇上是这么相处的,那也难怪娘娘会晋位了。

    “恭送皇上。”

    四爷起身之后,叶枣跟着起来,福身下去。

    那姿势是说不出的优美,声音是说不出的好听。动作是说不出的撩人。

    四爷喉头一紧,心里想着小狐狸精真实太坏了。

    “好了,你和你家里人团聚吧。晚上朕叫人来接你。”四爷想着,两个月了,虽然差两天就两天。四爷想,他是不能忍了。

    今儿晚上,炖狐狸吃!

    叶枣听着四爷这明晃晃的暗示,终于有些不好意思了,转头不看四爷。

    四爷这才嘴角勾笑,带着苏培盛等人走了。

    “嫂嫂和四mèi mèi起来吧,咱们回去吧。”叶枣拉叶樱。

    两个人忙起来:“时辰也不早了,要不我们出宫吧?”觉罗氏心里是真的不安。

    “午膳时候差不多了,吃了再走吧。走,回去。”叶枣笑道。

    一行人回了锦玉阁,真是差不多午膳了。

    吃过了午膳,珍珍困得不得了,叶枣就叫两个小姑娘都去午睡了。

    “今儿也是得罪了玉太贵妃,这不碍事么?”觉罗氏到底还是问出来了。

    “正如我所说。她无名无姓,没有本家。叶家不必担心。”叶枣笑道。

    “臣妇不是这个意思,是宫里她到底也是个太贵妃呢,别难为您。”觉罗氏忙道。

    “二十贝勒虽然是个贝勒,可才这么点大。且也看不出是个好的还是坏的。肯为她办事的人不多。”光是银子的话

    也不是没有人帮,可是为了多少银子,才能下手对付一个皇上正当宠爱的嫔主子?

    “娘娘心里有数就好。臣妇自知不是娘娘这般的人。只是多少也会担心些。”觉罗氏见叶枣很是淡定,便也安心了。

    “多谢嫂子惦记着我,我一切都好。你们好好过日子,就是帮我了。”叶枣笑道。

    “是,娘娘不必惦记家里,臣妇别的本事没有,定会伺候好大爷,照看好家里的。”觉罗氏忙道。

    “嫂子也照顾好自己,女人不易,别委屈了自己。”叶枣拉着觉罗氏的手。

    觉罗氏感动不已,忙哽咽这应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