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下午,觉罗氏她们走了之后,叶枣看过了儿子,就去睡觉了。

    马车上,叶樱问:“嫂嫂,那个小孩子是二十贝勒,那大姐姐会不会吃亏啊?”

    “你看呢?”觉罗氏笑问。

    “我我看不会。皇上是个好人。”叶樱严肃的点头。

    觉罗氏失笑:“傻姑娘。好了,你也还不懂事。”觉罗氏将她搂住:“以后就懂事啦。”

    哪里是皇上是不是好人的说法

    还不是娘娘聪慧。

    虽然,觉罗氏想着,绝大多数的女人不敢这么做。

    她就不敢。

    不过想想,她们家大爷不是皇上,也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

    叶樱哦了一声,心里想着为什么是不懂事么?明明皇上就是好嘛。帮着大姐姐。

    晚上,刚酉时过半,叶枣吃好了晚膳,换了衣裳,就见苏万福来接她了。

    叶枣便出了锦玉阁,往乾清宫去了。

    因为很近,所以没有坐撵,边走边问:“皇上还忙着?”

    要是不忙,肯定一起用晚膳了。

    这些话,别人问是窥探,明嫔娘娘问么,那就是关怀了。

    苏万福笑道:“还见大臣呢。”

    不过见谁,就不肯说了。叶枣也就不问了。

    叶枣被接到了后殿,果然不见四爷。

    之间玉和过来福身:“奴才给明嫔娘娘请安。皇上有话,说一会就回,请娘娘先歇会。”

    玉和态度很是不错,她甚至很是后悔当初把那个人情用完。

    有句话,叫做世事难料。可真是不假。

    谁能想到有朝一日,府里的小侍妾成了嫔主子呢?

    这还不算什么,以后只怕是要封妃的。

    “有劳,给我端些喝的来吧。”叶枣也就不指望看书了,四爷肯定不许。

    玉和应了一声,叫人去端来奶茶和点心给叶枣吃。

    叶枣无聊,和阿圆说话发达时间。

    四爷在御书房里,当然还是忙着开禁海的事。

    司马勋已经从江西北上,不日就可以进京了。

    四爷虽然安排了隆科多去福建,可下面还有不少空缺的位子,都是要慎重选择的。

    四爷的想法里,要是和台岛好好的讲和也就罢了。倘或不能,开战必须一次拿下。

    台岛的延平王郑经如今正是壮年,四爷却一点都不担心他能闹出什么事。

    当年郑成功还在世的时候,三藩作乱,他就几番从中搅混水。

    否则也不会逼着皇阿玛禁海。

    这么多年,顾不上一个小小台岛,如今正是收拾他们的时候了。

    四爷念着后殿里还有人等着,所以也没有忙的太晚了。

    到了许是过半,就笑着道:“都散了吧,有事明儿再议。明儿个不早朝,朕也睡个懒觉。你们上午进宫来就是了。”

    众人忙起身应了是,赔笑着叫皇上多歇息云云。

    各自诧异,以前议事,不到亥时过半不算结束的。

    今儿皇上怎么转性子了?

    不过这话谁敢问?都憋着吧,各自出了御书房,出了乾清宫,出宫去了。

    四爷都没换衣裳,就往后殿去了。

    一边去一边问:“明嫔做什么呢?”

    苏培盛苦着脸:“奴才该死,没来得及问。”

    他一直伺候着四爷呢。

    四爷就不问了,大步的走着。

    进了乾清宫,说是叶枣在内室里,四爷想着去看一眼再更衣,说不定她睡着了呢。

    进去,就见叶枣坐在榻上,只穿着里衣。

    毕竟也是五月了,所以不穿外衣也不碍事了。

    “皇上。”叶枣叫了一声,然后招手。

    四爷皱眉,不太习惯这个对待,可还是巴巴的过去了。

    才走过塌边,还没开口呢。就被叶枣扑上了身

    所有都震惊了一下,叶枣扑在四爷怀里,四爷差点栽倒,好在她不重,忙抱紧站好:“规矩呢?”

    叶枣眨眼一笑:“身上的墨汁臭臭的。”

    说罢,就吻上四爷的嘴唇,死死的抱住他的脖子深吻下去。

    四爷要推她,推不开

    苏培盛等人早就识趣儿的出去了。

    如今殿中只有他们两个人。

    叶枣很疯狂的吻着四爷,四爷也不推她了。

    就用这样从未有过的姿势互相亲吻。

    四爷的手紧紧的抱着她,终究是觉得不能抚摸她不够,所以将她压在柱子上,一只手搂住她,一只手将她的里衣撕开。

    两个人用一种嗯,不可描述的姿势,不可描述的和谐了起来。

    结束后,四爷搂着叶枣躺在榻上。

    整个人的感觉,只有四个字:畅快淋漓。

    他想,之前枣枣太嫩了些,虽然每次都很**,可尽兴的时候比较少。

    但是因为他喜欢她,所以也弥补了不少不足。

    如今么,枣枣生了孩子之后好像更放得开了。更妙不可言的是,她还是那么紧致。

    又加上这是枣枣主动,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这么放得开。

    四爷只觉得骨头都酥了,这狐狸精果然害人!

    叶枣用白嫩的脚踢四爷的小腿:“腰断了哪,混蛋。”

    四爷笑出声,人却没什么力气。

    回想方才,他折腾的她几番到了顶点,自己却一直忍着。

    到了最后那叫忍无可忍

    真是太累了。

    姿势什么的,果然很重要。

    叶枣也在想,男人体力好还是有好处的,有时候高难度什么的咳咳,挑战一下挺好的。

    半晌,四爷才搂着叶枣:“饿了没有?”

    “是你饿了吧?”叶枣翻白眼。

    “不饿就睡觉?”四爷不好意思了。

    “饿了就吃,明儿不是沐休么?干嘛啊?欺负人的时候不害羞,饿了还害羞么?”叶枣又踹四爷小腿。

    四爷早就习惯了。

    “朕脸皮子薄。”四爷揶揄。

    “哼,没看出。我要吃牛肉面。”叶枣继续踹。

    四爷低低的又笑出来,亲了亲她嫣红的嘴唇:“小蹄子真是不老实。”

    小蹄子噫叶枣恶寒了一下。这话听着一点都不亲昵。好奇怪!

    骂人的话吧?

    四爷起来,自己去后头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穿上里衣,这才叫人进来。

    玉静玉和几个进来伺候他们两个,也点好了夜宵。

    叶枣洗好了,穿上衣裳,夜宵就来了。

    牛肉面有,几个小菜有,还有一盅鸽子汤。不用问,给她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