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饿狼遇到了可口的肉,会怎么样?

    早上,叶枣扶着小蛮腰含着眼泪告诉你:会累死。

    四爷愉悦的看着叶枣,而叶枣呢,坐在榻上怒目看着四爷,手扶着腰,眼泪都有。

    当然这眼泪是方才那个啥那个啥的。

    “好了不气不气,饿了吧?”四爷笑着过来哄。

    不就是早上这一回是他哄着来的么。

    “不饿,混蛋!”叶枣伸出脚踢四爷,然后扯着了自己后腰和就很是酸痛,哎哟了一声。

    四爷笑的更欢了:“别闹,想吃什么?”

    “龙肉!”叶枣咬牙。

    四爷更想笑了:“地龙肉?”

    叶枣恶心了一下,地龙蚯蚓

    “吃你的肉。”叶枣恶狠狠的。

    “哈哈哈,好了好了,不要闹。起来吧。”四爷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还是很大声的笑。

    毕竟还在孝期里,四爷也是不太好意思。

    “哼,那你给我穿衣。”叶枣拉四爷的袖子。

    四爷笑着点头。抱起她,去了净房。

    要穿衣,还是要先洗漱的。

    叶枣正要拒绝,就见四爷也不知看见了什么不和谐的

    竟就在净房里又疯了一回。

    这回叶枣真的火了:“你是饿狼么?多久没开荤了呀!”

    四爷沉默的给她收拾,不说话。

    叶枣说完,自己觉得不对,可不就是饿狼么。

    也无语了

    最后的最后,四爷没顾上吃早膳,因为臣子们已经都进宫了。

    叶枣白了四爷一眼:“该。”

    四爷虽然饿着肚子呢,但是精神愉悦的很。捏了捏叶枣的小脸儿:“多吃点,累了就在这里歇着。”

    叶枣不理四爷,四爷只好走了。

    只不过,出了后殿还是一脸的满意。

    叶枣吃了了早膳就起身要回去了,不能留下了,不然晚上还得被折腾。

    虽然她也乐在其中,可这么多次,受不住啊。

    走路都不稳了。

    阿圆很是脸红的扶着她。

    叶枣面对四爷还好,面对别人就也是很尴尬。

    回了锦玉阁不多时,正叫人抱来了五阿哥,就见外头小亭子报:“主子,张答应求见。”

    “张答应?请吧。”叶枣想着,姓张的也就一个,原来府里的侍妾张氏呗。

    这人也是怎么说呢。侍妾封个答应是很正常的。不封也不算什么。

    许氏本就没有位份么,说是庶妃,其实就是四爷不承认你这号人。

    但是,原本府里的几个侍妾里,叶枣如今是嫔主子。常氏也是个常在,看着是出孝期就会成为贵人的人。

    说起来,都是侍妾,这几个人的位份都不一样。

    张答应进来,就要下跪,叶枣叫了免礼。

    “进宫以后,你第一次来我这锦玉阁吧?”叶枣笑道:“坐下说话吧。”

    张答应笑着应了是,只看着明嫔娘娘这样说话,她心里就有底了。

    求的事,也就敢说了。

    “不敢欺瞒娘娘,今儿是有事相求”张答应坐下,很有些忐忑的道。

    “有事能来找我,是你看得上我。你说吧,能帮你我就帮你,不能帮你,我也替你出主意。”叶枣笑道。

    “是,求娘娘求娘娘帮我换个住处吧。”张氏起身,到底还是跪下了。

    “先起来说话,你说说,怎么了?”叶枣抬手,指着张氏唯一的丫头。

    宫里头,答应只有两个人伺候。或者两个丫头,或者一个丫头一个太监。

    “回明嫔娘娘的话。”丫头跪下:“春禧殿,原本是先帝爷的一位嫔主子住着,后来那位主子过世了,就没有人住了。可这春禧殿,有个李姑姑很是厉害。我们答应位分低微,实在是斗不过她。这才不过一年,答应就要叫折磨的不像样子了。”

    叶枣看张氏,她倒是不见多么瘦,可精神实在是不太好。

    就这也是看出她来的时候肯定是收拾过的。

    “你不是素来也不缺银子,怎么不曾给她些?”叶枣问道。

    “也是奴才傻。”张氏叹气:“起先是给的,可看她贪得无厌,也不是个好的。后来就不给了。这这一不给了,她越发不像话。更是和膳房等处都通气,奴才的饮食也是不像样子。殿中没有一件事像样子的。奴才跟前人少,她总是借故刁难”张氏叹气。

    “奴才跟皇后娘娘回禀过一回。皇后娘娘罚了那李姑姑一回。这可不得了,后来她做事越发滴水不漏。

    什么lòu dòng也抓不住,就是折腾人。实在是受不了,可奴才也不敢再和皇后娘娘说,怕越来月不好。这才来求求您。您素来聪慧,要帮奴才也肯定是实心实意的”

    张氏说的是实话,皇后就不想管,要是想,直接将那李姑姑调走多好?

    “就这点事?”叶枣瞪眼。

    “啊?”张答应一愣:“就就这点事啊。”

    “你可真是笨。一个奴才,就把你弄得不能动了?一年了,你现在才说?”叶枣摇头:“说你笨你冤枉么?”

    张答应脸涨得通红,却只能点头。

    之前没想到找明嫔,是因为她还是不是嫔,而是贵人。

    叶枣挥手:“都出去。”

    阿圆就带着众人出去了,张答应的人也不敢留着,跟着出去了。

    “回去将你的首饰找一件出来,叫你的丫头塞在李姑姑的住处。然后你亲自去查,抓个现行。宫中偷盗,是要赶出去的。到时候,谁也不会帮她了。”叶枣淡淡的。

    “这这样?”张答应震惊的无以复加。

    “不然怎样?你是皇上的答应。好歹也是个主子。你需要对一个奴才这么费心思?”叶枣看张氏。

    “可可我没想过啊。”张答应结巴了。

    “你别告诉你,你来找我,是叫我教训一下李姑姑,然后你原谅,还要跟她做朋友吧?”叶枣挑眉。

    “不不不!奴才不是这个意思,就是一时没想到!这法子好,很好奴才用就是了。”张答应忙摆手:“就是怕她不认”

    “不认?不认也得认。你只管闹吧,到时候闹出来,我第一个就会知道。不认,打到认。”叶枣哼道。

    “是奴才知道了,多谢明嫔娘娘。还是娘娘聪明些。”张答应笑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