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送走了张答应,叶枣叹气:“我素来都知道,这宫里不受宠的女人过的不好。也没想到,张答应能叫一个奴才欺负成这样。”

    “奴才刚才叫人打听了,这李姑姑确实是做的过了些。克扣了春禧殿里的用度还不算,还克扣了张答应的饮食和用度。也是张答应能忍,这都快一年了,才来找您。”阿玲轻声道。

    “怪谁那?自己不知道反抗,要不是那李姑姑太过于过分了,只怕还忍着呢。”叶枣哼道。

    “哎,也是没法子。”阿玲叹气。

    “你这性子,就是个没法子的性子。你叫阿圆说,她遇见这事,会不会没法子?”叶枣戳阿玲的手。

    阿玲温柔的笑着应了。她也知道自己是个软绵性子。

    张答应回了春禧殿,就见李姑姑皮笑肉不笑的正在正殿外头的回廊上坐着呢。

    见她回来了,欠起身请安:“见过答应。”

    然后就坐回去了。

    张答应看着她,忽然笑了,可不是么,一个刁奴,跟她计较个屁啊?

    她又不是没银子用,怎么就收拾不了她了?

    春禧殿奴才偷盗的事,当日下午就爆发了。叶枣的锦玉阁就隔着春禧殿呢,所以过去看看是顺理成章的事。

    进去就见李姑姑一张嘴不饶人,正骂人呢。骂的是张答应的小丫头。

    “哟,这春禧殿里,什么时候住的主子?我这住隔壁这么久,没来拜见是不是失礼了?”叶枣扶着珊瑚的手,一边往里走,一边问。

    李姑姑自然是认识明嫔娘娘的,吓了一跳,忙跪下请安。

    叶枣也不叫起,只是问张答应:“你这里是出什么事了?闹的这么大?”

    “回娘娘的话,这刁奴偷东西,被我和丫头抓住,却不认。”张答应指着李姑姑。

    刚才被李姑姑骂的小丫头忙道:“这是皇上赏赐的首饰,李姑姑偷走塞在枕头下,我们答应也是实在没法子,这才去找,竟真的找到了。”

    “呸!把你个小贱货,你这是栽赃!”李姑姑着急,破口大骂。

    “放肆!”小亭子过去就是两个大巴掌:“明嫔娘娘在这里,你也敢这么嚣张,可见不是个好的。这件事,肯定是你做的。”

    李姑姑脸疼,心也跳的慌乱起来!哎哟,得罪了明嫔娘娘那可就是个死了。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一直忘情,奴才该死!”李姑姑忙磕头。

    “好了,这事还是禀报给皇后娘娘吧。小亭子,你带着这个丫头去皇后娘娘那说清楚事情。”叶枣指着那个小丫头:“你去好好说清楚。”

    小丫头忙谢过叶枣起身跟着小亭子走了。

    李姑姑已经乱套了,是冤枉的不假,可是谁信呢?

    皇后怎么会维护她呢?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可奴才没有偷盗啊,奴才奴才以后再也不敢了,奴才以后再也不敢了!”

    “既然没有偷盗,说这个是什么意思?莫不是你还做了别的?”叶枣看着李姑姑诧异道。

    李姑姑一噎,半晌呐呐:“奴才以后再也不敢克扣张答应的东西了,再也不敢了。”

    “还有克扣主子东西的事呢?快追上小亭子,跟他说一说。”叶枣摆手。

    李照应了一声就小跑着去了。

    李姑姑一愣,整个人都开始颤抖了。

    皇后这里,听了小亭子等人的话,自然不会亲自过来。

    一个答应的事,她肯亲自听一听,都是看在明嫔的面子上了。

    “既然是被抓了现行,那就该怎么办怎么办吧。”皇后摆手。

    小亭子知趣儿的告退了。

    杨嬷嬷只吩咐了一声,自然就有人去办。

    李姑姑是不是冤枉都不要紧,被人抓了现行不说。可是自己认了的克扣了答应的东西,这就是个大事了。

    皇后以前不管,是因为张答应也没说出所以然来啊,这会子事实俱在,皇后没有不管的理由了。

    李姑姑很快就被带走了,宫里自有审问责罚宫女的地方,去了也就不必再回来了。

    “真是要多谢明嫔娘娘,可我身无长物,不知怎么感谢她。”张答应看着李姑姑被拉走,叹气道。

    “答应不必这般,明嫔娘娘肯帮您,是因为过去的情分吧?”丫头红菱道。

    “别瞎说,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以后我总会报答就是了。这些话不可以出去说。”现在跟人家说情分,不是死巴着人家么?多难看啊?

    “是,奴才记住了。”红菱点头。

    这头,叶枣回了锦玉阁,赶上了五阿哥醒来就去看儿子了。

    “看额娘,额娘在这。”叶枣拿着个树叶子逗孩子。

    五阿哥慢慢的转头,追着那树叶子看。

    叶枣笑着低头亲他的脸颊:“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哟。额娘得想想,给你起什么名字,小名儿先叫着。以前那个不合适了。”

    香香的额娘还在亲他,他就已经打哈欠了。

    叶枣不太敢抱,总也抱不好。只好轻轻摸摸他嫩嫩的脸:“瞌睡虫。”

    五阿哥眼睛都睁不开了,嘴巴一吸一吸的,可爱极了。

    叶枣就眼睁睁的看着儿子睡着了。

    五阿哥小胳膊一抬一抬的,放在头的两边,睡得很香。

    叶枣又亲了一下儿子的小手,小脚丫子,这才算是过瘾了。

    “真不敢相信啊,这个小家伙是我生的。”叶枣比划了一下,看着五阿哥已经长大了不少的身子,惊讶道。

    阿圆几个都笑了,只是没有笑出声。

    叶枣看着五阿哥,觉得自己母爱绝对是泛滥了!

    太伟大了吧?这就生了一个孩子?还两个月了?好神奇呢!

    出了外头,阿圆才笑道:“主子还是孩子呢,五阿哥都有了。”

    “嗯,你也觉得我还是孩子吧?我也觉得我是。可我的孩子都有了。这时间过得真是快啊。”叶枣煞有介事的点头。

    众人这回都笑了,也笑出声了。

    主仆几个回了正殿叶枣换了衣裳,就想吃冰的。被姜嬷嬷阻止了。

    “娘娘才两个月,怎么能不注意?至少满了三个月也只能吃一点点。”女人们就不该吃冰的。

    月月有一回的事,吃了冰的哪能舒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