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司马勋父子的反差,叫四爷觉得很是魔幻。

    因为有李光地的描述,这司马勋桀骜不驯啊,脾气暴躁之类的。

    可真见了本人,四爷很有些不能接受。

    不是不好,是太好。

    司马勋天命之年,穿一身蓝色的布衣。干净整洁。他面白有须,却打理的干净。油亮的一条辫子,显得他整个人都精神干练。

    不过,更多的是书卷气。此人一看便是个儒将。竟不知如何还能脾气暴躁了。

    跪在乾清宫的地上,也不见多紧张:“草民司马勋,叩见皇上!万岁爷万岁,万岁,万万岁!”

    “草民司马急叩见皇上,万岁爷万岁万岁万万岁!”

    四爷看完了司马勋,又看他儿子司马急,这司马急倒是长得着急,应该是而立之年,可以为一脸大胡子,显得不止三十的样子。

    不过,父子俩都是面色白,身材中等甚至偏瘦的样子。

    真正与四爷想象中,擅长海战,晒得黝黑粗大的汉子不一样。

    当然,四爷知道不能以貌取人,看着不惊人,说不定就是有本事的呢?

    “两位请起,朕素来听闻司马勋你擅长海战。朕组建了一支水师,正好缺少一个总兵。不知,你如何能叫朕觉得你能胜任?”四爷问道。

    “回皇上的话。”司马勋拱手:“一来,小人这些年就福建海域的地形和形势,写了不少手札。还请皇上以及兵部各位大人过目。只小人臣写的时候,还是先帝爷在世的时候,故而有些东西没能考虑到如今的形势。是小人的不足。”

    “第二,小人熟悉泉州湾附近海域,哪里有暗礁都清楚。”

    “第三,小人一心想为朝廷办差,建功立业!”

    司马勋直接道。

    “好,就凭你这番话,朕也不该不用你。只是,兹事体大,朕也该知道你的真实本事。明日吧,你去兵部,自有人配合你,先做出个方案来。到时候朕看过,要是合适,就是你了。不合适,朕也会给你选个地方叫你报效朝廷。”四爷道。

    “小人多谢皇上,这是小人的儿子,他自幼跟小人学习。倘或小人能叫皇上一用,但愿犬子也能一样为国效力。”司马勋直接道。

    都说举贤不避亲,他就是这么想的。

    直接推荐给皇上的人,皇上要是看不上也就罢了,总免得以后再推荐,就不好看。

    本来光明正大的一件事,做的小心翼翼就没意思了。

    四爷笑出声:“哈哈哈,朕总算知道李相说你脾气火爆桀骜不驯是什么意思了。”

    长相无关,做事风格很是有些霸道啊。

    这么直接的举荐当然是最好的,能用则用,不能用就不用。

    这司马勋自己都是好不容易有机会回朝堂,竟也不怕得罪了皇上。也不怕皇上觉得他贪心。

    真是个好人才!

    有脾气不怕,恃才傲物很正常。

    老好人才不能用呢。四爷很是明白这一点。

    散了早朝,四爷将几个臣子留在御书房里。

    “朕看那司马家父子倒是有些本事,你们以为如何?”四爷坐下,问道。

    众人忙应和,也确实没有人觉得不好。

    “明日他去兵部,要是真有真才实学的话,就该叫他南下。隆科多你也预备着。”四爷道。

    “是,臣遵旨!臣早就急不可耐了!”隆科多笑道。

    “嗯,福建那边,秦政海干的不错。”四爷点头:“你去了,替朕看看他。就跟他说,朕看好他!”

    “是,臣一定转达皇上的话!”隆科多点头,心说这不是圣旨,也不是口谕,就是鼓励。

    “开禁海也好,组建水师也罢,都是要银子的。户部,吏部,你们两部要积极些配合,不要叫他们缩着手脚。也不要心疼银子,等福建沿海都开了海禁之后,过几年,银子就回来了。”四爷笑道。

    两部尚书忙应了,也跟着笑。

    四爷如今是知道了,并不是皇帝一句话,就能拿来银子的。

    各部之间,有自己的难处和问题。所以你这边要银子,那边就得给他们创造银子。

    不然户部也不是摇钱树不是?

    当然四爷心里有数,福建要开海禁,南边么江宁府等也该收拾了。

    不急,吞了的都要吐出来。这大清的官员,四爷也不要求他们干净成什么样,可是有些太贪了,也该除掉了。

    “朕登基不足一年,经验也不足。不过,朕也不怕慢慢揣摩。只要国计民生不出问题,朕就不怕摔跤。”四爷笑道。

    “皇上天生明君,是臣等的福气啊。”一个老臣忙道。

    众人附和。

    四爷摆手:“哪里就有天生明君这一说了,就是先帝爷,顺治爷,都是一步步揣摩出来的。朕也一样。你们也不必给朕戴高帽子。朕自己多少本事,朕心里有数。”

    “皇上这般说,叫臣等情何以堪。皇上时时自省,便是明君风范!”明相诚恳道。

    四爷笑了笑:“好了,你们手里事情不少,都一一汇报来吧。看完了,也好各自出宫去。明儿是端午,早朝之后,就放假了。都过节去吧。”

    散了之后,四爷就去找叶枣了。

    明儿是端午节,叶枣这里非要闹着包粽子。谁敢叫她伸手?才满了两个月,沾冷水不是伤身子?

    所以叶枣看着,阿圆阿玲和琥珀包,珊瑚不会

    四爷进来,叶枣就站起来请安了:“给万岁爷请安。”

    四爷挑眉,心想枣枣叫他怎么就没个准儿?

    要么是爷,要么是皇上,要么是万岁爷的

    “怎么自己包?”四爷看着这一摊子问。

    “好吃呀,你们先伺候皇上洗手。”叶枣坏笑。

    阿圆几个一愣,忙伺候四爷洗了手。

    洗了手,叶枣就把人都赶出去了。

    “爷包给我吃。”叶枣拉着四爷过来。

    四爷皱眉:“胡闹!”

    他是皇帝,就算不是,也是皇子,是男人,怎么可能做这个事?

    “又没有人看见,就想吃你包的嘛。皇上万岁爷爷夫君”叶枣往四爷怀里贴:“你欺负人家,还不给吃好的,就包一个好不好?一个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