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爷被她撒娇弄得头皮发麻,可真是拉不下脸来做这个事。

    君子远庖厨

    “谁也不知道嘛,一会就说是我包的,爷”叶枣继续。

    四爷抱住她的腰:“不许闹。朕哪里会?”

    叶枣眨眼,想着这是有戏了:“会的会的,爷会的,爷什么都会的。求求您了嘛,这一点冤枉都不满足人家”

    叶枣使劲摇晃四爷的胳膊:“求求您了嘛。”

    四爷怎么说呢,四爷这就是被糖衣炮弹打了脑子了。

    也不知怎么稀里糊涂的应了一个嗯。

    然后就见狗腿子的小狐狸精递过来粽叶:“爷来吧。”

    四爷拿着那绿油油的粽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默默的拿起了勺子,挖起了一勺子米。

    四爷肯定不会包粽子啊。叶枣也不会。

    但是四爷吃过啊,想了想,还是知道大约怎么包的。奈何,看过和会做是两码事。

    就算是精明神武的皇帝也不例外

    粽叶可不认识皇帝。

    所以,四爷包的惨不忍睹。

    四爷倒是没有不耐烦了,但凡是答应了,就肯定不会半途生气不干了。

    何况,四爷今儿心情好。

    再叫小狐狸精闹着,不就是个粽子么,是有些不太想做来着。不过做都做了

    然而,事与愿违。

    四爷的恒心和毅力是有的。可粽叶和米不领情。

    也不知使劲了多久,四爷终于包好了三个长得跟蚂蚱似得粽子。

    叶枣已经笑弯了腰。

    被四爷拦腰抱起:“个小狐狸,敢笑朕?”

    “没有没有,我高兴嘛。”叶枣吧唧一下亲在四爷的脸上:“最喜欢爷了。”

    四爷本就没生气,只是因为无论如何也包不好,所以有些不好意思罢了。

    这会子叫她这一亲,一夸,就都治愈了。

    “来年我和爷一起包,我来年就能包了。一定比爷好看的。”叶枣笑道。

    四爷也不知该说你包的肯定也丑了呢?还是说爷才不和你比呢。

    最后,四爷想他自己是疯了吧?明年还要包么?自虐还上瘾不成?

    气呼呼的在叶枣屁股上打了一下。

    叶枣揉着屁股嘿嘿直笑。

    当天,叶枣就吃上了四爷牌粽子。

    四爷倒是不避讳,吃的时候也不介意说是自己包的。

    心想这还不是一样的味道?

    可看着枣枣还不许剥皮,非要吃最丑的那三个。四爷心里吧还诡异一般的有些开心。

    叶枣吃了一个,又剥开一个。

    四爷也只好把另一也不好看的都吃光了。

    “真好吃。”叶枣还舔了一下指头。

    四爷看的下腹一紧:“来年再包。”

    说完,四爷就想剁了自己的舌头。果然男人遇见了狐狸精,那就把持不住了。

    她不过一个小动作,还是无意识的,就叫他乱说话了。

    “嗯,爷今儿很高兴啊?是发生了什么?”叶枣果断翻片儿。

    反正粽子都吃上了,四爷亲手包的,果!然!好!吃!

    这时候不能继续撩了,要换话题了。

    “朕高兴福建的事有了着落了,那司马勋果然是有才华的人。”四爷笑道。

    “那可恭喜爷了。司马勋哦,听起来就好厉害的样子嘛。”叶枣笑道。

    四爷摇头:“胡说,名字还能听出厉害来?”四爷捏她脸:“就会胡说。”

    叶枣斜眼看四爷,心里对这个司马勋也没什么想法。

    自打四爷登基,她听过的大臣名字都是陌生的。现代的时候,历史书看来的那些倒是都没出现。

    这就是个不一样的清朝嘛。谁知道穿越到了哪。

    无所谓了。

    “爷是不是要去福建视察?”叶枣靠在四爷怀里问。

    四爷一边轻轻摸着她的脸一边道:“目前还没有这么想。不过想来是要去的。”四爷想了想:“你想去?眼下不能带你去。”

    孝期内,四爷要是去视察,是不好带女人的。

    孝期内,本就是要禁止声色的。

    “那你可把我们母子安顿好了,我怕。”叶枣蹭四爷的手。

    四爷捏捏她:“瞎琢磨什么呢。”

    四爷说是这么说,心里未必不是想着安顿好?

    皇后不是个好相与的。枣枣又是个性子暴躁的狐狸精。

    要是得罪了皇后,只怕是要出事。

    四爷也不得不承认,皇额娘也是不省心。不安顿好她们,他哪里敢离京?

    “眼下朕没有定下这些,放心吧。到时候自有安排。”四爷道。

    “嗯,爷看儿子不?你儿子长得快,就爱睡觉。逗着就睡了,不爱我。”叶枣哼道。

    “两个月的孩子,懂什么事?胡说八道。”四爷抱着她坐好:“去看看吧。”

    还是很喜欢看五阿哥的。

    四爷与叶枣过去,五阿哥果然还是睡觉

    叶枣咬牙:“小混蛋。”

    “孩子你也说!”四爷瞪眼。

    “给他起个小名字叫吧?”叶枣看四爷。

    四爷想了想:“叫佛尔衮吧。佛尔衮是聪明伶俐的意思。”

    怕也叶枣不懂,四爷解释道。

    叶枣张嘴又闭嘴。

    天知道啊,她只想给儿子起一个萌萌哒小名字叫着哪怕叫猪猪呢

    可四爷直接给了个满语名字,还是个意思很好的名字。

    这决绝了也不好吧?

    “多谢爷。”叶枣只好谢了。

    四爷失笑不已的看着叶枣,心里知道她的意思。

    可小时候瞧着五弟和自己的奶名儿抗争四爷很是知道孩子小时候的奶名儿有时候很是有些影响的。

    哦,顺便说一声,五爷的奶名儿叫:五花肉。

    是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当年完全不懂汉语,还想赶时髦起一个汉语名字的杰作。

    当年的太皇太后她老人家不仅不懂汉语,身边都是蒙古奴才。于是也不知道怎么着,就有这么个奇葩的名字。

    五爷懂事了之后,哭着闹着不要叫,这才搁置了。

    然而,皇子们都知道。

    “佛尔衮,小滚滚?”叶枣叫五阿哥。

    四爷脸一黑,果然对与一个男人最初的打击,都来自于额娘吧!这都起了好名字了,她还是能叫歪了!

    而小佛尔衮一无所知,还在沉睡。

    当然,很多很多年之后,因为小滚滚什么的,和他额娘各种闹的时候,四爷是不会帮着他的。

    谁叫四爷他重色轻子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