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次日,乾清宫设素宴,四爷一早就叫御膳房预备好了。

    皇上登基后,第一次宴请臣子,虽然是素宴,也要像样子的。

    司马勋父子,隆科多,明珠,都是这一次宴会的主角四爷就是要奖励他们,或者说,给他们鼓劲儿的。

    毕竟这一走,说不定就要打仗了。

    虽然台岛不像是蒙古那么凶猛,可台岛更难打。

    小是可是物产丰富,不怕断粮断草。且台岛易守难攻,不是个容易拿下的地方。

    再是厉害,大清也毕竟才开始组建水师而已,但是台岛自古就是在海上的一座岛屿,历届领导都是擅长海战的。

    造船技术也比大清要好的多。

    叶枣换了一身银白色的旗装,上头绣着银白夹杂着浅灰蓝颜色的花朵,显得又素雅又漂亮。

    尽管,叶枣这样的人,适合穿颜色艳丽的衣裳。不过,这孝期内,穿这样颜色的,也是很美的。

    头上用的是素银钗,样式考究精细,材质么,银子在宫里不算什么。

    可就叶枣这一身衣裳,也没人敢小看了她一头首饰不值钱。

    这衣裳的料子,绣工,拿到民间去,不说千金难求,也是贵重无比的。

    所以,她带着银子的首饰,那就是个性,就是她喜欢。

    宫里头,绝大多人都是这么想的。

    这也就是现代的时候,有些人明明穿着不值钱带着不值钱的东西,叫人看来,也是真的。

    可有些人,明明就是背着几千块的包,穿着几千块的衣服,也叫人看成货

    有些人穿某宝款,那就是穿着玩。有些人买了打牌也是假货。

    气质吧,或者说,地位也很重要。

    叶枣自从生了五阿哥,还是第一次这样正式出席什么场合。

    过去,她要给太皇太后,太后,皇后,齐嫔,宋嫔请安。

    如今么,太皇太后,太后和皇后依旧是要请安的,齐嫔么,她们一样了。见平礼便是了。

    宋嫔没有封号,还低一截呢。其余的人,只有她们给她请安的份儿了。

    各自请安坐定,叶枣忽然笑了。

    阿圆看过来,以为她怎么了。

    叶枣轻轻摇头,她心里想,四爷给谁晋位,不见得是在乎谁。可能还有朝中的各种考量,后宫的各种牵制吧?

    不过,四爷要是报给谁晋位,那绝对是不在乎那个人。

    好比许氏,生了皇子的许氏。她因为是爬床,被四爷厌弃。厌弃到就是不肯给她名分。

    当然,这个场合,一个庶妃是不可能来的。

    贵人之下,都没有资格来。

    叶枣就坐着等,后宫三大巨头都没来呢。

    齐嫔斜眼看明嫔,心里的酸涩是说不完。

    她很是奇怪,这个明嫔,明明孩子都生了,她是看着她大肚子,听着她分娩产子的。

    可她怎么还是那么的美。

    甚至生了孩子,越发多了一份妖娆的感觉。

    虽然嘴上骂着狐媚子,狐狸精。可齐嫔又不是傻子,还能不知道四爷就是喜欢那样的?

    这叶氏真是怎么生的呢?

    不多时,太后皇后都到了,四爷也从御书房过来,身后跟着一帮子臣子。

    虽然都在乾清宫摆宴,不过到底还是分着的,臣子们坐在下面,隔着几个屏风。

    上头隐隐绰绰看得见是后宫女子,不过是看不清楚的。

    叶枣等人起身行礼,都是深蹲福。

    四爷叫了起,各自落座。

    当然,四爷趁着空档,还是下意识要去看叶枣如何了。

    这改不了,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叶枣见四爷看过来,就对四爷笑了笑。

    四爷也笑了一下。

    这一个互动,就叫不少人看见了。

    太后哼了一声,眼不见为净。

    皇后巧了没注意。

    其余的嫔妃恨不得眼珠子都在四爷身上粘着,自然看见了。恨的眼眶发红,想把叶枣分成十八块。

    叶枣却勾唇一笑,看了一眼瞪她瞪的最厉害的齐嫔。

    齐嫔气的胸口疼,可也不敢怎么样,低头喝茶去了。

    叶枣用指头摸着茶杯的边儿,心想,这现世报啊来的还真快。

    当年在府里,李氏是怎么欺负她来着?不急,一件一件的还嘛,不急。

    “今日朕给你们践行,海禁一事,有劳你你们了。”四爷举杯。

    下面臣子忙举杯站起来:“臣等不敢有劳皇上,这都是臣等的分内之事。”

    四爷和臣子干了第一杯。

    太后也举杯:“你们都是大清的栋梁,哀家不懂政事,也敬你们一杯。”

    众人忙谢过太后,举杯再干了。

    皇后到底没有敢出头,揣度四爷心意,太后举杯尚可,她举杯,就有些过了。

    叶枣这里,荣贝勒福晋又过来了。

    皇子福晋和宗室里的其他福晋们都是坐在后宫女眷后头的。

    “臣妇此次也要南下,再见娘娘不知哪年了,敬娘娘一杯。”荣贝勒福晋笑道。

    “你不知道我,我是一杯就倒的人。不敢喝酒,我喝的全是水。就以水代酒吧。祝你一路顺风。”叶枣笑道。

    荣贝勒福晋也不敢勉强,虽然不知明嫔说的是真是假,但是人家刚生了孩子不久,不喝酒也是对的。

    喝过了一杯,她又恭贺叶枣生了皇子云云,说了几句话这才退回去。

    皇后,齐嫔,明嫔,宋嫔,禧贵人都有人奉承。

    耿贵人孤零零的坐着,心里是说不出的尴尬和委屈。

    这有孩子就是不一样,有阿哥的,就更是出头了。

    以后不管后宫多少人,这些个有了皇子的女人,都算是站稳了。

    就跟先帝爷的四妃一样,生的儿子排名靠前,她们迟早都是妃位。

    这一场宴会,四爷喝多了。尽管是素酒,可到底还是酒。

    叶枣是在太后和皇后退席的时候就走了。

    最终后宫女子都提前走了,毕竟是四爷和臣子们的宴会。

    说白了,是四爷要借着酒劲儿,和臣子们套近乎的宴会,谁还不开眼的一直呆着?

    叶枣回了锦玉阁,洗漱过都已经睡下了,睡得沉的时候,就感觉自己被压住了。

    “爷如今不是不能留宿后宫?”这么晚了,来tōu qíng不成?

    “朕偷偷来的,朕想你。”四爷一身酒气,有些孩子气道。

    叶枣挑眉,心说四爷这回可真是喝多了,很多很多。

    “我是谁?”叶枣问道,要是他敢说别人,哼!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