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朕的小狐狸,狐狸精。”四爷揉着她的头发道。

    “那五阿哥是谁?”叶枣又问。

    “五阿哥啊,五花肉!”四爷笑着。

    “什么五花肉,这太皇太后取名字也是绝了!我说小滚滚,佛尔衮!”叶枣瞪眼。

    “枣枣这是怎么糊涂了?佛尔衮是你和朕的孩子啊。是朕的儿子。”四爷笑着:“傻枣枣喝多了吧?”

    叶枣白眼,很好,四爷喝醉了之后忘记了她一杯倒了。

    “佛尔衮是朕和枣枣的孩子,枣枣辛苦了,受罪了,给朕生下了儿子。朕很喜欢。”四爷也不起来,就压在叶枣身上道。

    “那你喜欢佛尔衮,还是喜欢枣枣?”叶枣坏心的继续问。

    “不要闹,朕喜欢你们母子两个。”四爷笑出声:“朕没醉,你别使坏。枣枣就爱使坏。”

    叶枣嘴角勾起:“好吧,四爷没有醉,四爷最好了。”

    四爷愣了一下,然后又笑了:“四爷,很久没有人这样叫朕了。枣枣真淘气。”

    “起来洗洗睡觉好不好?明天还有去福建,爷还记得么?”叶枣推他,心说就看四爷这个笑的频率也知道他绝对是高了,这是喝了多少啊?

    “嗯,去福建。朕要去福建。海禁要开,沿海百姓过的很苦。朕不能不管。朕不能怕打仗就不开海禁。朕要去。”四爷念念叨叨,反反复复。

    “四爷是个好皇帝,真的,特别好。”叶枣笑着亲了亲他。

    不管他对后宫如何,他对待百姓是认真的,很认真。

    是个好皇帝。

    四爷笑了笑,一种你又哄着朕的表情被叶枣拖去洗漱了。

    洗漱好,两人上了塌,叶枣给四爷拉好被子:“睡觉吧,不早了,明日起来我也要去圆明园的。”

    “嗯,睡吧,枣枣睡。”四爷闭上眼。拉着叶枣的手将她拉进怀里道。

    过了好一会,叶枣都要睡着了,还听见四爷说了一句:“佛尔衮和枣枣最好看。”

    叶枣就笑出来了,不过马上收住,闭上眼。

    两个人也不知谁先睡着的,反正什么都没做,睡到了苏培盛叫他们的时候。

    天还不亮,四爷头疼的被叫醒,整个人都想要爆。不过看着身边歪着头睡着的叶枣之后,才算是没有发火。

    他看着这里,这陌生的很。

    虽然他来了锦玉阁很多回,可是孝期内,并未留宿过。

    所以,他怎么在这?

    昨夜喝多了?

    四爷揉揉头,渐渐的昨夜的一切都回来,他不禁不好意思起来。

    还好枣枣还睡着,四爷下地穿好衣裳,与苏培盛一起回了乾清宫。

    叶枣又睡了半个时辰左右,也被叫起来,要去园子里了。

    收拾好自己,叫奶娘抱着孩子先去乾清宫。叶枣自己,要去景仁宫辞行。

    出了锦玉阁不久,就遇见了从长春宫出来的禧贵人。

    禧贵人忙给她请安,然后两个人一起往东六宫的景仁宫去了。

    景仁宫里,皇后见了她们两个,说不出的复杂心情。

    昨日她才知道皇上要去福建,也才知道皇上念着两个阿哥太小了,受不住酷暑,所以送去圆明园避暑。

    皇后心里明白,这是皇上怕两个阿哥有什么好歹。

    又是避着她又是避着太后罢了。

    不过,太后竟然允许了。

    这会子见了她们两个人,还有什么好脸色?淡淡的叫她们请安就罢了。

    “你们两个去了园子里,要好生照看孩子。不能叫皇子们出任何事。否则本宫不会轻饶了你们。”皇后道。

    禧贵人还好,她是贵人,贵人还是半个奴才呢:“奴才遵旨。”

    叶枣就觉得心里腻歪了,摆架子有意思?

    不过转念一想,就是有意思,她也能在别rén miàn前摆架子。就不要嘲笑皇后了。

    “臣妾遵旨。”叶枣福身。

    “好了,时辰差不多了,去吧。本宫会隔日派人去看看的。”皇后摆手。

    叶枣笑着应了是,心想一会要跟四爷说,最好圆明园这段时间就关了吧。谁也别来。

    别大热天的,又是皇后要见五阿哥,或者是太后要见五阿哥的,把孩子热出病来。

    这可是清朝,孩子病了很危险。

    到了乾清宫,跟皇上请安之后,叶枣就轻声说了,没叫禧贵人听见。

    四爷皱眉:“朕知道了,你先去吧。园子里朕都安顿好了,你只管住着就是。有事叫苏万福传话。你如今不是一个人。所以你锦玉阁的奴才用的顺手的都带过去。朕给你安排的是碧月楼。安排了十个太监守着,圆明园里也有侍卫。有事就叫苏万福去办。”四爷吩咐道。

    “知道了,谢谢爷。爷是为我还是为禧贵人呀?”叶枣眨眼。

    “好了。不许闹,好好的去,别欺负她。她比你位份低,你敢对你如何的。”四爷捏她的鼻子。

    “爷这么心疼她,我吃醋了、”叶枣嘟嘴,很是不满。

    四爷摇头:“傻,朕心疼她还在这里吩咐你?你与她比什么?还不老实去?”四爷瞪眼。

    叶枣这才换上笑脸,四处看了看,见禧贵人低着头,就想亲四爷一下。

    四爷早就知道她心思了,想躲来着可想着两三个月不能见,就没躲开。

    叫她亲了那么一下。

    禧贵人也和那天的觉罗氏一样,虽然低着头,可余光是看得见的。

    心想,皇上真是宠爱纵容明嫔的很啊。

    “爷放心,爷喜欢我,我就不欺负她。所以,为了她,爷也得喜欢我哟。”叶枣故意道。

    四爷只是瞪了她一眼:“好好照顾孩子,你自己也不许贪凉吃太多冷的。要是朕知道了,看朕收拾你。”

    叶枣吐舌头:“完了,我觉得我没良心。爷明明念着我,我还说反话。我承认我说的是反话。爷在意的是我,不是她。放心,我不欺负她,只要她不惹我。我可不是为她,我是为了她的小豆丁。”

    四爷笑了笑:“奇奇怪怪的说法。”

    四爷这点是不担心的,枣枣就是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人。

    “好了,不早了,去吧。乖。”四爷看她。

    叶枣这才福身,大声道:“臣妾告退,臣妾祝皇上此次南下一路顺利,万事顺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