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罢,就往禧贵人那边走:“咱们走吧?”

    禧贵人应了是,远远的对着皇上福身,然后跟在明嫔后头,往马车上去了。

    四爷瞧着两辆马车都走了,才笑着摇了摇头。

    这个狐狸精,说悄悄话就小声说,最后就义正言辞

    真是无耻的很。偏他喜欢这样的无耻。

    这样的啊,禧贵人是欺负不了她的,不必担心。

    一般能欺负她的,都是地位比她高的了。她不是个笨人。

    四爷想着,明明想看看两个孩子来着。

    看四阿哥,又怕枣枣不开心了,看五阿哥吧,又不好不看四阿哥。真是

    四爷暗暗想,孩子还是一样的,不能偏心。可不小心总是会偏心的。罢了,以后多疼爱一些四阿哥也就是了。

    “传朕的旨意,圆明园暂时关闭,每日除了采买的人,都不许进去打搅。尤其后宫之中的人,不得打搅。这事你安排好,要是做不到,朕就拿你是问。”四爷指着格图肯。

    格图肯忙应了:“是,奴才一定做到!”

    皇上为了保护这两个皇子也是煞费苦心啊!不过那位明嫔娘娘也是被保护的一个了。

    “明嫔要是想见她家里人,就叫她见。”四爷又补了一句。

    几个月呢,她要是闷了,也能见一见家里人。

    格图肯应了一声,听想问一句那禧贵人呢?

    到底没有,皇上宠爱谁都可以,他反正是伺候皇上的。

    吩咐好了事情,就准备起来,也要跟着皇上南下了。

    这头,叶枣和禧贵人的马车咕噜噜的出了西华门,又从西苑门出去。一路往圆明园去了。

    那头,皇上也带着臣子们微服南下。

    圆明园这头,叶枣和禧贵人的马车一路直接进了园子里的。

    直到进了距离住处不远的地方,才停住了。

    一停住,就有宫女来伺候。

    叶枣的马车上,有她和还在睡觉的五阿哥。五阿哥被奶娘抱着。

    “主子,咱们到了。这园子里就是比宫里头凉快些呢。您觉着了么?”琥珀笑道。

    叶枣嗯了一声,把手递给她,一边下车一边道:“确实凉快,不仅凉快,还心旷神怡呢。”

    多自由!

    “呀!”叶枣下来就惊讶了一下,面前挂着碧月楼的匾额的,真是一处高楼。

    在清朝啊,两三层的楼就是高楼了啊!

    “明嫔娘娘喜欢就好,这可是皇上登基之初改建的,这里原本是叫天然图画。这楼就是给您建的。”苏万福凑过来小声道。

    “真的?”叶枣有些不可置信。

    登基之初,去年

    去年四爷就给她建了搂?

    “奴才岂敢欺骗娘娘您!”苏万福忙赔笑:“真真儿的。”

    “那我可真是太荣幸了。”虽然一座楼而已,可是一个皇帝为你建的,还没有对外说,也没有对你说

    这是喜欢吧?

    “我回头给皇上写信,我很喜欢。现在我迫不及待的要进去看看了。”叶枣笑道。

    也是这时候,稍微晚一步的禧贵人下了马车,她也一眼就看见了。

    这地方与别处建筑区别太大的。虽然也有平常的阁子和回廊,可可那两层高的漂亮小楼还是太显眼了。

    碧月楼,皇上给明嫔住的碧月楼

    “这里真是好看,与明嫔娘娘相得益彰。”禧贵人上前笑着夸赞。

    “那可谢谢你了。”叶枣眯眼笑:“我要去看看了,你对了,禧贵人住哪?”

    叶枣回头又问苏万福。

    “回娘娘的话,禧贵人就住在娘娘的后头,您两位住得近,也方便奴才们伺候不是?就后头的碧桐书院。”

    说是就后头,其实也不是那么近的。最起码还要过个小小的桥呢。

    “哦,那边也很美啊。”叶枣用手掩住眼睛,挡住光看:“荷花吧?那边荷花开得也好。”

    当然,她这碧月楼左边挨着后湖,也有一大片地方圈出来种着荷花的。

    “那奴才就先带着四阿哥过去,实在是不能伺候娘娘了。四阿哥怕是饿了。”四爷已经八个月了,只吃奶已经不够了,所以要添加些鸡蛋什么的辅食了。这会子正好饿了。

    “说哪里话,你不必伺候我。你照顾好孩子就是了。快去吧。”叶枣摆手。

    “那奴才先走,明儿再来给您请安。”禧贵人福身。

    “你过来玩儿,我欢迎,请安就不必了。你我不过差一阶,不必如此讲究。”叶枣摆手。

    禧贵人应了一声是,但是心里还是想着,不每天来可以,隔天总要来的。

    是,贵人和嫔就是差一阶,可是有时候,这一辈子也突破不了这一阶。

    禧贵人带着四阿哥走了。

    叶枣看了一眼,在奶娘怀里的四阿哥果然不高兴,随时要哭的样子。

    “她那边,皇上有吩咐吧?别光顾着五阿哥,四阿哥也还要照顾好。”叶枣道。

    “肯定有的,小苏公公不是去膳房了么。娘娘放心吧。”姜嬷嬷笑道。

    “瞧咱们五阿哥这是醒了啊,哎哟哟,到了新地方了。五阿哥您瞧,来了新地方了哟。”姜嬷嬷说罢,转身就逗五阿哥去了。

    叶枣挑眉,好吧,姜嬷嬷如今是越发不羁了。

    抱着五阿哥进了碧月楼,叶枣从奶娘怀里接过孩子:“滚滚醒了,额娘亲一口。”

    五阿哥懵懂的看着叶枣,砸吧嘴。

    这是饿了的表现。

    叶枣低头亲了一下他的脸:“小吃货,不是吃,就是睡觉的,额娘羡慕死你了。”

    又递给奶娘,抱着先喂饱了,然后拍出奶嗝儿来。

    难得五阿哥这回吃饱了没有马上睡,而是躺在婴儿床上看周围。

    叶枣坐在他身边将指头递给他。他就死死的攥住,小脚丫子一下一下的伸起来,再放下去。

    不过,到底还是个小婴儿呢,没力气,也没多少精力。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叶枣将手拿开,给他拉好小被子:“肚子盖住就好了吧,这么热呢。”

    “会主子的话,这才五月里,屋里不热的。主子是大人,和孩子不一样,孩子是一点都不能着凉的。”奶娘赔笑着道。

    她们不想违背主子的话,可是要是照看不好五阿哥,那可要命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