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爷在福建,大约感受到了气候最大的恶意。他都想任性的马上回京了!

    起先是闷热的要命,然后到了福州没几天,就赶上下雨了。这一下反正八天了,没停过。

    四爷和臣子议事之后,穿着里衣和薄薄的单衣坐在书房,自己扇扇子:“朕可算知道这福建的天气了!”

    “哎哟可不是么,奴才前儿洗了衣裳,今儿也就不滴水罢了,这大夏天的,就是干不了。奴才都快没衣裳穿了,这还是带的不少呢。”苏培盛苦着脸。

    洗了里衣挂着干不了,早上着急穿,就那么穿

    别提多难受了。这几日就觉得身上没干过!

    “没得穿?没得穿叫人出去买,堂堂的乾清宫总管没衣裳穿,说出去都丢朕的人。”四爷笑他。

    “哎,奴才遵旨。”苏培盛忙道。

    不就是怕真的买了,穿的不和以前一样,叫皇上看着别扭么。提前说一声。

    四爷站起身:“还是明嫔聪明,是不是走的时候叫你多拿了一xiāng zǐ里衣?”

    “哎哟,可不是么,明嫔娘娘就是聪明。奴才都想着不必了,带了不少了。明嫔娘娘硬是叫奴才又带了一xiāng zǐ!结结实实一xiāng zǐ里衣哟!如今可用上了!”苏培盛赔笑。

    其实还没用上呢。不过估计也快了。

    不过这事皇上又不查,他想听这个,就说给他听么,这无伤大雅的。

    反正就是明嫔娘娘好呗。

    京城里,也下雨了。

    不过是早上刚下的,叶枣站在楼上看着四周雨水打下来,雾蒙蒙的:“真是美景,可惜我不会画画。”

    “那要不奴才叫小苏公公去宫里找个华师来?”阿圆道。

    “不用,我就一说罢了。五阿哥醒了没有啊?”叶枣问完了,自己笑了:“我傻了,那小家伙这会子不会醒来的。”

    “可不是么,五阿哥睡着呢。”阿圆笑道、

    “我有个想法。”叶枣看着阿圆,眨眼。

    “奴才求您了,您身子要紧。雨里头走什么的,您别想了。奴才肯定拦着您。”阿圆警觉道。

    “噗阿圆啊,阿圆姐姐啊,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吧”叶枣瞪眼:“你成精了你!”

    “还不是您,没事的时候跟奴才说雨中漫步您如今坚决不能去!奴才不会允许的,姜嬷嬷也会拦着您的!”阿圆声音提高点。

    “好了好了不去不去。”叶枣摆手:“我跟你说句实话啊,我不怕皇上。我怕你。”

    阿圆脸红:“奴才都是为了主子您啊。”

    “嗯,嗯,你是为我,家里没有姐姐,你和阿玲是我姐姐。好了,听你的。既然不叫去雨中漫步了,那你给我跟膳房说,今儿吃辣的。”叶枣斜眼看阿圆:“不应我,我就”

    “成!”阿圆跺才应,您可别闹。”

    主子这个人啊,闹起来也吓人。

    “那中午吃麻辣鱼好不好?主子好些时候没吃这个了。”阿圆想,可不能叫主子吃羊肉,上火啊,还是吃鱼好。

    “成,阿圆姐姐说什么都好,阿圆姐姐最好了。”叶枣拉着阿圆的袖子撒娇。

    闹的阿圆红着脸跑了。

    珊瑚嘻嘻笑:“阿圆姐姐和主子真好,奴才也羡慕。”

    “过几年,你也就一样了。阿圆最了解我了。”叶枣坐下,端起茶喝了几口。

    “奴才一定尽心。”珊瑚笑道。

    站在她们身后不远处的二等丫头们,心里也是羡慕的紧。

    她们主子真是个神奇的主子呀。

    最初的时候,以为是极其不好伺候的。慢慢的就知道其实不是,其实主子很心软的。

    再然后才知道,主子狠起来也够狠。但是对自己人又极好。

    如今更是知道,主子和奴才们也能打闹的。真好。

    眼下,大家都想学阿圆,叫主子叫一声姐姐固然是的脸的,可大家羡慕的是阿圆姐姐这份得主子信任。多好啊。

    吃了午膳,五阿哥也吃饱了奶,叶枣将他抱在榻上玩耍。

    满了三个月之后,五阿哥学着翻身了,不过至今未果

    小家伙吭哧吭哧的,有时候还能憋出个屁来,但是就是翻不过去。

    叶枣最爱看他使劲儿了。

    用阿玲的话说,主子逗五阿哥的时候,蔫儿坏。

    五阿哥被额娘放在榻上,就又开始手脚并用的要翻身了。

    这小家伙有个优点,就是不爱哭。每天固定的傍晚哭一回也没有了。晚上奶娘们看的紧,更是不会哭。

    饿了尿了都有人马上伺候的。

    白天么,有时候醒着不管额娘怎么逗都不哭,最多委屈的扁了嘴。

    五阿哥翻累了,咿咿呀呀了几下,然后身子不动了,只是挥舞小手,像是无声的谴责。

    “会叫了?”叶枣惊讶不已的看着孩子。

    “娘娘不要惊讶,这孩子三四个月就能发生了,有早的,七个月就会叫娘的。”姜嬷嬷笑道。

    叶枣茫然的点头,然后低头看孩子。

    五阿哥穿着红色的肚兜兜,雪白的漏档裤子,正挥舞着小手不知道想什么呢。

    萌的不行不行的。

    “居然就会叫了马上也会翻身。这么大一只了。”叶枣嘟囔着。

    姜嬷嬷无语的抽抽了一下嘴巴,什么叫这么大一只?狗啊?

    啊呸,老奴该死!

    这么好的孩子呢。

    “姜嬷嬷啊,你说,这是我生的那个小丑家伙么?这就这么大了?我怎么就是没有真实感的?”叶枣看着孩子,茫然的问姜嬷嬷。

    “娘娘啊!”姜嬷嬷都想跪下一个了。

    “哦,我知道,知道,是我的是我的。”叶枣点头,然后拉住孩子的手:“我就是不敢信嘛。一下子就这么大了,我觉得好快呢。”

    “主子不要多想,五阿哥还会长的更大。更好看的。主子以后有五阿哥陪着呢。皇上也最是最是在意娘娘了。主子不要多想啊。”阿玲温柔的笑着。

    她心里大约知道,过去在府里,主子不敢生孩子。一直喝药。

    可心里是期待的孩子的。

    这一年,变化太快,变故太多。

    从府里的侍妾,成了宫里的明嫔,一切都太快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