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别说主子了,她们奴才们都没有多少真实感。有时候觉得,就是做梦呢。

    所以,主子看着已经这么大了的五阿哥,才会觉得不真实啊。

    叶枣点点头,轻轻捏着孩子的手。小手又小又嫩,可是却比出生的时候大了不少。

    梦里的五阿哥咂咂嘴,完全不知道额娘想什么,反正他这会子是睡得香呢。

    姜嬷嬷听阿玲说了,才明白明嫔的想法。心里也是感叹。

    这后宫里啊,果然没有简单的人。

    看似风光无限的明嫔娘娘,心里也是有隐痛的。

    园子里的时光过的很快。叶枣并没有觉得寂寞难耐。

    她每天各处转悠,渐渐的身体养回来了,什么都能吃了。

    又有五阿哥一天一天长大,渐渐的会爬了,能爬几步了。又会叫了,咿咿呀呀的很是可爱。

    也睡得少了些,时间就过的更快些。

    叶枣经常在碧月楼的下面铺上竹席,然后铺上毯子,抱着孩子在那打滚。

    院门关上,只有自己人,娘俩都在那滚着。花生兴奋的一起滚。

    五阿哥充分暴露了对狗狗的喜欢,看到了花生就兴奋的不行。手舞足蹈的和狗狗玩。

    最初,奴才们都担心狗狗伤着五阿哥,不许他接近,不过后来就发现花生懂事的很。

    被拉疼了毛也不叫,还去舔五阿哥的手。

    还是叶枣发现花生舔过的手,五阿哥还要吃才制止了花生舔他。

    反正一娃一狗能玩到五阿哥自己睡着。

    “这可真是个带孩子的好宝贝啊。”叶枣见五阿哥昏昏欲睡了,笑道。

    “是啊,花生最近掉了不少毛呢。都是咱们五阿哥拉的。”阿玲过来将睡在竹席上的五阿哥手展开,轻轻擦了狗毛。

    “抱回去吧,看着天气,像是要下雨呢。”叶枣抬头看天,也把花生抱起来,递给一边守着的小亭子:“给他梳梳毛,喂他好好吃点好的,多喝点水。这家伙今儿也累了。”也不是一两岁的小狗狗了,花生现在虽然很活泼,可是并不淘气了。

    “皇上也快要回京了吧?这都八月了。”叶枣看了看天色,拍拍手进屋。

    “算着是快了吧,不过还没消息呢。不知道中秋能不能回来了。”阿圆道。

    “想这几个月,皇上估计也热的够厉害的。那边可是又热又潮湿,还闷呢。”叶枣笑道:“我是不是没给皇上写信啊?”

    “是啊,要不您些一封吧?”阿圆想着,皇上收到了肯定高兴。

    “行,写一封吧,那你准备吧,我洗洗手去。”叶枣说道。

    这头阿圆伺候叶枣洗漱,那头琥珀等人将笔墨拿来。

    叶枣想了想:“你们出去,我写悄悄话不给你们瞧。”

    几个丫头面面相觑,笑着出去了。

    叶枣提笔,想了想写到:古人有言一片伤心画不成,今我念夫君,一片思念写不成。

    一别三月,如三年尔。不知夫君可好?

    中秋将近,夫君不回,妾何以度过?

    稚子一日一变,夫君却也不能得见,真是遗憾不已。

    古人又言努力加餐勿念妾,然我却不以为然。我要夫君用膳念我,就寝念我。否则我独独思念夫君又如何公平?

    夫君迟迟不归,我想着太久,夫君容颜竟也要模糊了,真是我之罪过。

    落款:狐狸。

    写完,叶枣满意一笑,将信叠好,装进信封。

    “去问问禧贵人,要不要写信或者有什么话送去?有的话一起带去就是了。不必着急。”叶枣眨眼。

    阿圆虽然不解,也没有说什么,便叫碧玉传话去了。

    禧贵人的碧桐书院里,见碧玉来了,忙请进来。

    “是明嫔娘娘有吩咐么?”禧贵人笑问。

    “奴才给禧贵人请安,给四阿哥请安。”碧玉规规矩矩行礼:“我们主子叫奴才来问一句,有没有信件要交给皇上的?我们主子正要寄一封信。或者有话或者东西都可以一并带去的。”

    禧贵人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她的身份,是不可以随便送信的,可是机会来了,她又有些想要写一封信的冲动。

    “贵人不必着急,我们主子说了,写好了送去,直接叫小苏公公送走就是了。”碧玉笑道:“奴才先告退了。”

    “那好,劳烦你了。”禧贵人笑着道。

    就有人给碧玉送了荷包,碧玉也接了。

    禧贵人送走了碧玉,就咬唇:“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是明嫔娘娘叫您写,您就写一封吧。也叫皇上知道您”安如说了一半。

    也好叫皇上知道您思念啊。

    禧贵人点了个头,便叫人拿纸笔去了。

    过了不多时,也就半个时辰还不到的功夫,信就送来了。

    叶枣也不看,当着安如的面,就叫小亭子请苏万福来。

    苏万福来了,两封信一起拿走了。

    安如回去跟禧贵人说了之后,禧贵人都有些诧异。

    她就是怕明嫔会看一看,所以写的很是规矩。

    人家是嫔位,看一眼也没什么。

    不过,叶枣才不会看,不管是因为现代人的教养不看人家的私人信件呢,还是她自信。

    她是自信,她简单的几句话肯定也比禧贵人的动人。

    不得不说,她就是故意叫禧贵人也一起送信的。

    就是要叫皇上对比一下的。

    叶枣想着想着,就坏心眼的笑了。

    不能欺负孩子,可是争宠这件事,势必是要一直做的,不得宠怎么养孩子?

    “走,看儿子去。”送走了信,叶枣满意的起身道。

    阿圆几个笑着陪她去了。

    至于被看的那个儿子么,正趴着睡的呼呼的。

    苏万福自然也不敢看主子们的信件,找了一个盒子装着,就送出去了,不过六七天,就到了四爷手里。

    送出去的时候,是八月初二,这会子,已经是初九了。

    四爷就算是现在起程,也是赶不上中秋的,所以他早就昨日传旨回京,今年中秋节回不去了,叫皇后带着宫中人过。

    至于兄弟们,就都不必进宫了,各家过就是了。赏赐照旧有。

    四爷看着两封信,一样的信封,不一样的字迹。枣枣的字是带着一股凌厉的。禧贵人的字倒是秀气好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