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还没开信封,四爷就多留心了几眼叶枣的信封。

    心想,她不是不怎么会写字么?这小狐狸精,又哄他!

    然后摇头拆开了信。

    简直几下子就看完了。四爷颇有些不满意的想,这小狐狸真会省事儿。全篇就一句话,你快点回来

    或者还能强行加上一句,你要想我

    四爷真是不知道叹气好啊,还是摇头合适,这狐狸精,真真是狐狸精啊!

    叹气了半晌,才放下这封。又打开了禧贵人的。

    禧贵人的信规矩十足,抬头就是臣妾叩请皇上万福金安。

    通篇关怀四爷身体,饮食,只提及四阿哥身子好,会叫人了云云。

    最后是盼皇上早日归来。

    怎么说呢,要是没有叶枣的信,这也是一封家信里惦记他的么。

    但是有了叶枣那几句话之后,这一封看来,就很是寡淡。

    虽然通篇都是关怀,可是太过规矩和格式了。

    禧贵人也是个付出型的,她不提及自己,只说四爷和孩子。看起来是很贤惠的。

    可四爷不是傻子,他并不相信人能只付出不求回报。

    或者说,他本人不喜欢这样的女人吧?

    他更喜欢叶枣这样张扬,活泼,索取的女子,或者是女妖精吧。

    更鲜活,更叫他冲动。

    这一对比,高下立见。

    四爷想,不是禧贵人不好,禧贵人很好。只是他更爱小妖精而已。

    “安排下去,朕十二回京。”迫不及待,想要见那个小妖精了。

    这一回,四爷不得不承认,他是因为想叶枣了,所以想要提前。本来,是二十以后才回去的。

    “哎,奴才这就吩咐下去。”苏培盛忙道。

    虽然这几个月总算是习惯了这边的天气了,可还是想回去啊。这破地方,再也不来了好么!

    四爷又看了一遍那信,心想这小妖精也不写孩子如何了,还好他叫苏万福隔几日送一封信,具体说说四阿哥和五阿哥的情形。

    于是四爷便知道,四阿哥会叫人,五阿哥呢会爬了,最近学着坐呢,还没学会。

    其实这些叶枣都知道。

    苏万福天天都来看孩子,她还能不知道四爷关注着?所以有什么好写的?

    四爷安排好了福建的事,就起程回京了。

    从十二起程,回到京城的时候,已经是八月二十一了。

    四爷直接进了圆明园,对外传话,风寒了,需要休养几日。

    宫里太后处,就叫苏培盛去看了。

    “奴才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吉祥。”苏培盛跪着。

    “皇上身子要紧么?”太后皱眉,心里很不满。一回来就进了园子,明嫔那个狐媚子真是勾人。

    “回太后娘娘的话,皇上这几个月不适应福建的天气,人都瘦了不少。这路上就着了风寒。幸而不严重,太医正去了呢。皇上说休整两三日就回宫,到时候亲自给您请安呢。”

    “皇上不要紧就好,几个月没回来,去见见两个孩子也是对的。皇额娘别介意。”皇后笑道。

    “哼,哀家介意什么?哀家是担心皇帝的身子!”太后冷笑。

    “是,皇额娘和皇上母子情深。”皇后继续赔笑。

    “好了,你回去伺候吧,哀家等着他回来。”太后摆手。

    这会子人都去了圆明园了,她生气也好,发火也罢没有用。等皇上回来,等明嫔回来,都会回来的。

    这头,四爷进了圆明园,就有人报给叶枣知道了。

    叶枣直接迎出去,在碧月楼和九州清晏中间见到了四爷。

    四爷一身明黄龙袍,披着玄色斗篷走的很快。

    叶枣穿着牙白的旗装远远的就叫了一声:“皇上!”

    这一声,三分惊喜,三分激动,三分颤抖,还带着一份哭腔。

    四爷脚步都紧了:“这是怎么了?”

    “你怎么才回,你真坏,这么久了!”叶枣这七分做戏里,也有两三分真心,虽然她住在园子里很轻松,可他不在,还是有点不好。

    觉得空落落,觉得没有安全感。

    “这不是回来了,怎么还伤心了,别伤心。”四爷想好的一切动作话语都没有用上,第一句话就是哄着她。

    “哦可是皇上怎么这么黑了?您是我心里那个英明神武,俊美无俦,玉树临风的皇上么?你别是装的吧?冒充皇上那可是要灭九族的罪过哦,我劝你还是赶紧交代。”叶枣忽然往后退了一大步,警惕的看着四爷。

    脸上哪里还有一丝泪意?活脱脱就是一个遇见了坏人的小丫头嘛。

    四爷被雷在了当地:“又胡闹!”

    “咦?这就有点熟悉了。是我们家爷?”叶枣歪头。

    四爷真是又无奈又好笑:“朕这几个月常去海边,能不黑么?你倒是胆子大,还嫌弃朕了?”

    “不不不,黑有黑的好处嘛。黑美人也是美人嘛。”叶枣摆手。

    四爷脸黑,正要说话,就被叶枣抱住了胳膊。

    叶枣拉着四爷往她的碧月楼去:“不想我也不想孩子么,你儿子会坐着了。”

    这一种急切的感觉,叫四爷只能跟着她走了。

    “我们家爷怎么都好看。我们家爷想我。”叶枣一边走一边点头。

    四爷有些不好意思,几个月没见了,四爷有点抹不开面子了。刚才那一股雷劲儿也就过去了。

    叶枣就回头看四爷,然后笑出来,继续拉着四爷走。

    四爷被她拉着,也就加快些脚步进了碧月楼。

    “滚滚看,阿玛回来了。”叶枣进了屋,就叫道。

    五阿哥正和花生滚成一团。

    四爷就往前走了好几步,见五阿哥抱着花生,花生就在他身上舔,摇尾巴,很是高兴的样子。

    叶枣过去将花生抱开:“花生你是不是傻?你快被他拽秃了,到时候就是没毛秃子狗。入冬了会冷的好么?”

    四爷皱眉,心想这关注点的点不对吧?

    难道不是担心孩子?

    就见五阿哥挥手啊啊啊的叫着,一点都没注意到四爷这个大人。

    只是一心盯着狗叫。

    四爷鬼使神差的上前,将五阿哥抱起来了

    抱去来了

    然后就跟抱着个烧红了的铁块一般不知所措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