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手生了呢。”叶枣笑道。

    “好了,你就得意吧。朕下棋不如你。”四爷哼道,颇有些不太服气。不过眼下他赢不了枣枣,这是事实。

    “对了,还有!”四爷又想起一件事:“是谁说过粗通文墨?”四爷又咬牙:“你真是个骗子!”

    分明一笔好字,游龙凤舞,气势十足!

    “一个什么都会的侍妾,还长得好,还叫爷喜欢。会死人的。”叶枣无辜的看着四爷。

    “所以你就骗朕?”四爷继续咬牙。

    周围奴才都想跪下了,不过叶枣还是淡定的很:“所以就给您写信,还在园子里摆棋局嘛。我错了,不就是晚点与您说么?我错了,爷原谅我好不好嘛?”

    四爷起身:“好好反省,朕去九州清晏。”

    叶枣起身:“恭送皇上,臣妾等皇上回来吃夜宵。”

    四爷脚步不停,嘴角却勾起来了。

    四爷到了九州清晏,就问苏培盛见了太后之后的事。

    听罢,也没有发火:“朕知道了。宫里都好吧?”

    “回万岁爷的话,奴才特地去看了几位阿哥和格格,都很好。后宫诸位主子也好。”苏培盛道。

    “嗯,那就好。”四爷点头。

    “叫他们进来吧,朕也趁着这会子处理些政事。朕不是风寒了么,你看着预备吧。”四爷倒也不是单纯的只想躲在园子里见叶枣。

    他也确实累了,这几个月热的够呛,想歇歇了。

    四爷忙完了,就在九州清晏洗漱了,换了衣裳。

    换好之后照镜子:“朕黑了不少?”

    苏培盛不知道今儿明嫔娘娘说皇上的事,所以便摇头:“奴才觉得没有啊。”

    四爷就看苏培盛,看着就皱眉了。

    得,苏培盛黑成这样,他每天跟着他

    苏培盛被四爷看的有些不安,心想奴才没说谎啊。

    不过,仔细看看,好像皇上是黑了点不过也不碍事吧?

    四爷起身,还拿了一把扇子,这才往碧月楼去了。

    快进去的时候,四爷脸黑了。

    原因是想起之前走的时候是装模作样生气了的。

    当时他怎么说来着?叫枣枣反省?

    枣枣怎么说来着?等他回来用夜宵?

    四爷脸更黑了,这狐狸精有恃无恐!

    苏培盛就看着皇上站在碧月楼跟前,脸色变幻。瞧着像是生气了?

    这可不得了,明嫔娘娘怎么得罪皇上了?这可是多年没有的事啊!

    正琢磨呢,就见四爷抬脚进了碧月楼了。

    四爷见了叶枣,就见叶枣上前:“正想着皇上回来,就回来了。您饿了吧?”叶枣过来福身笑盈盈的。

    四爷心里那点不服也就不知道怎么表达了。

    “先喝口粥,马上就上膳了。今儿可不能不早了,吃过了歇会就睡觉吧。明儿皇上肯定还有事呢。”叶枣道。

    四爷被她这么殷情的一伺候,只顾着高兴了。更是把那点不服气丢到了爪洼国

    等四爷吃过了,叶枣亲自伺候着洗漱过,拉着他,躺在榻上。奴才们将帐子放下都出去。殿中四下安静的时候,四爷才忽然想起,今儿本来是想难为她的。

    这可好,都躺在一起了,还难为什么啊?

    “爷累了,睡觉吧。”叶枣抱着四爷的腰:“时辰不早了呢。”

    四爷想了又想,翻身将她压住:“朕也先收妖要紧!”

    叶枣在黑暗里偷笑。然后吻上四爷的嘴唇。

    这个人,有时候像是大男孩一般呢,今儿回来这一股子不高兴就看出来了。

    四爷么,本来今儿白天一次也不足,这会子正好。

    不知道滚了多久,反正最后,两个人都又累又困,没叫人进来,只擦过就抱着睡了。

    次日一早,叶枣醒来就觉得浑身黏糊糊的难受死了。

    四爷搂着她的腰还睡着呢。

    她动了,四爷才醒来:“时辰不早了么?”

    “我觉得是吧?我饿了呢。”叶枣感受了一下。

    四爷笑了笑:“那就起吧。”

    刚叫人进来伺候,就见苏培盛在外报,几位皇子来请安加探病了。

    四爷叫人请进园子,自己也往九州清晏去了。

    九州清晏里,三爷七爷八爷九爷十爷十二爷十三爷十四爷都来了。

    给四爷请安之后,就各自问候起了四爷的身子。

    “朕没事,就是偶感风寒,也不算严重。只是这几个月着实累了,所以在园子里休整几日。回头还是要给皇阿玛守孝的。”四爷笑道。

    “皇上忧国忧民,如今都累病了。多歇息几日皇阿玛不会怪罪的。皇阿玛只会心疼皇上。”三爷笑道。

    四爷也笑了笑:“三哥严重了。”

    “臣弟觉得三哥说的不错。”八爷赔笑:“皇兄离京几个月,瘦了不少,也黑了些。福建气候炎热,又总有雨水。皇兄想来是不适应的。”

    “是啊是啊,皇兄您脸色不太好。”十四爷忙道。

    四爷就看过去:“你近来如何?朕也考校考校你的学问。”

    嗯,自打上回,四爷就习惯性的教训十四爷。

    反正十四爷的学问的确不如四爷。

    十四爷脸就塌下来了,要不是四哥坐在龙椅上,他真想顶回去来着。

    “臣弟臣弟有好好。”十四爷委屈道。

    “既然好好了,朕就好好考校你一番吧。也好叫皇额娘安心。”四爷挑眉。

    四爷考十四爷那必须是烤糊了。

    最后,十四爷耷拉着脑袋出了九州清晏。

    一出去就抱怨:“皇额娘欺负皇兄,皇兄就欺负我么?我冤枉啊!”

    “十四弟,慎言。太后娘娘和皇兄母子情深,怎么会欺负?”十三爷忙拉十四爷。

    十四爷想呛声回去的,可想了想,还是闭嘴了。

    得,这话怎么说?说自己的亲额娘欺负亲哥哥,所以亲哥哥报复回来?

    最后,十四爷很是气愤不已的出了园子回宫去了。

    反正他是记住了,皇兄这个人,可是小气的很。很是会记仇的。

    四爷烤糊了十四爷,心情很是愉悦的叫上叶枣一起赏花去了。

    这深秋里,菊花开的好呢。何况,这湖里还有荷花呢,虽然少的很吧,但是也别有一番趣味不是?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