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午膳的时候,五阿哥跟着叶枣,吃了一点鱼肉泥。

    小家伙如今骤然接触到了食物,简直是喜欢的不行!

    小嘴吧嗒吧嗒的吃的好香啊。

    “咱们五阿哥吃的真好。”叶枣笑着夸。

    “是啊,吃的好,长得好。”姜嬷嬷今儿本来是歇着的,就去了南三所找了个姐妹说话去了。

    谁知道这就出事了,这会子才赶回来的。

    听着五阿哥受罪,也是心疼的厉害。

    “嗯,好好吃,好宝宝。”叶枣笑着看五阿哥。

    不过到底不敢喂多了,才开始接触食物,怕消化不良。

    吃了点之后就不给了。

    五阿哥啊啊的叫,很是不满意,可额娘不给了,他只能不叫了。

    不叫了之后就开始打哈欠。

    “抱去睡了吧,好好伺候。”叶枣摆手。

    这才自己用膳。一边地上,花生蹲着也在吃肉呢。

    lìng lèi的娘俩吃过了午膳,叶枣洗漱过,换了里衣躺下午睡:“今儿伺候五阿哥的奶娘也被皇上罚了二十板子,你拿些银子去看看她。今儿的事,也是无妄之灾。告诉她好了就回来伺候。”

    那个奶娘很尽心,叶枣蛮喜欢的。

    “哎,奴才知道了。今儿主子劳累了,歇会吧。”阿玲将帐子放下来。

    “嗯,没事就别叫我了,我真是累了,孩子你们看着。”叶枣闭上眼。

    阿玲应了是,就点头出去了。

    睡了不多时,就见太后那的付信来了:“奴才是奉太后娘娘的命,太后娘娘听说今儿五阿哥吓着,特地叫奴才来抱过去看看。”

    小亭子赔笑:“您稍等,奴才禀报一声。”

    付信不是付达,他没那么梗,所以笑着点头。

    叶枣被叫醒很是不爽:“又怎么了?”

    “回主子的话,是太后娘娘叫人来了。说是听闻五阿哥吓着了,特地抱去看看。”阿圆忙道。

    “抱个屁!有病啊!五阿哥吓着了还抱过去?这是亲生的祖母么?”叶枣掀起被子坐起来,一脸怒气:“她总是想折腾孩子,是想折腾死不成?”

    就差骂一句老妖婆了。

    “去,告诉来的人,就说五阿哥吓着了,需要静养。希望太后娘娘不要怪罪五阿哥不能请安。不然病着,也叫太后娘娘担忧!”

    “是,奴才这就去,主子息怒。”阿圆忙道。

    心说主子这是动气了,这一天,这都什么事!

    出去与付信说了,付信也是尴尬又气愤。

    尴尬是想着主子想的不周到,叫锦玉阁撅回去了。

    气愤么,就是这锦玉阁也确实有些侍宠生娇了。什么话都敢说啊。

    这不明摆着是说太后不关心五阿哥的身子么?

    果然付信回去之后,太后听着就生气。

    可气归气,她没招!

    “明嫔真是越发不像话了!”太后冷笑:“去,叫皇帝来,看看他是管不管!”

    太后眼下,有种跟媳妇抢儿子的错觉。

    四爷这里,正召见大臣呢,一上午耽误了,一堆事丢在了下午。

    太后这里叫人请,四爷就皱眉:“是什么事?”

    “奴才不知,付信没说,只说是太后请您去呢。要不奴才叫付信进来?”苏培盛小声说着,下面毕竟还有臣子坐着呢。

    四爷皱眉站起身,下面人都跟着站起来了。

    “你们继续商议,朕去去便来。”说着,就抬脚出了殿中。

    外头四爷看着付信:“皇额娘找朕何事?”

    付信心里叫苦,这皇太后的理由要是说了只怕是一顿打少不了。只看皇上这样子,就是有事忙着呢,心烦的很啊。

    可怎么说呢?不说实话那是欺君的罪过啊。

    之前死了的付达就是个好例子。

    所以是挨打还是去死?这还用选么?

    “奴才该死,太后娘娘想抱五阿哥瞧瞧。明嫔娘娘没允许。太后娘娘想请皇上过去。”付信应道。

    “混账!太后不懂,你们也不懂?五阿哥才受惊,能乱抱来抱去的?叫朕去了,就能不顾孩子身子了?”四爷一脚就踹过去了。

    将一个付达踹的往后跌了挺远的。

    “拉下去打二十板子,这种奴才在太后跟前,如何能伺候好?传话给太后,身边奴才不中用,不如换了好!”四爷说罢,甩袖子进了乾清宫了。

    臣子们听着皇上暴怒,可也没听清楚,这会子一个个都装不知道。

    反正皇上不会将后宫的事弄到前朝来的。

    果然,四爷换脸也快,换上一副温和:“诸位商议的如何?继续吧。”

    众人你一眼我一语的,很快就进入状态,真的不管那些闲事了。

    付信被打了一顿之后,苏培盛过去拍着他的肩膀:“你说你何必呢?这些事,你不知道么?”

    “哎,苏哥哥你不是不知道我们主子的性子啊。”付信揉着屁股,苦不堪言啊。

    这都被打了一顿了,回去也还是要挨骂的。

    果然,回了寿康宫,拖着脚步跪着将四爷的话都说了一遍,太后就怒了。

    将茶杯往屏风上砸。

    茶水洒出来,将那百鸟朝凤的屏风上的绣花就污了一片。

    蔡姑姑心想,这好好的屏风,这回可真清理,说不定就废了。澡堂东西啊。

    想了些有的没的,这才劝:“咱们皇上是最疼爱孩子的。也是奴才们的错,没提醒主子。”

    是没提醒么?是提醒了不听啊!

    “哀家竟不如那个狐媚子了!”太后气呼呼的。

    “哎哟主子哟,您是何苦来的?怎么就要跟一个小嫔妃比呢?您是皇上的生母!是天底下最尊贵,宫里头最尊贵的女人了!她不过是仗着生了五阿哥才的脸些。您何苦与她计较?”蔡姑姑劝道。

    这话,她自己说的都觉得假。

    人家没生孩子那会子,可也不差啊。

    听闻当年在府里,一个侍妾,压着一府上下没一个得宠的。

    这本是啊,岂是长得好这一条?

    没见么,如今皇上就是偏心那边。偏太后看不清楚,就要跟那边斗。

    何必呢?

    你做出个高姿态来,明嫔还不上赶着来伺候?这可好。自己不许明嫔来,人家还真就不上赶着来。

    真是遇上了啊!

    “哀家累了。”太后一肚子又是火气又是委屈没处说,只好去歇着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