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爷见她笃定,可是还不放心,叫人去请了姜嬷嬷来,并将太医也叫来了。

    太医还以为是五阿哥真的有事呢,战战兢兢来了,却不料皇上问的是这个可真是稀奇了。

    “臣回皇上的话,只要五阿哥能消化,就是好事。其实孩子小时候,光吃奶是不够的。民间有些孩子早早的断奶之后,吃些粮食蔬菜,反而身子更健壮些。那些个富贵人家吃奶到了三四岁,甚至更久的。孩子难免长得慢。”说着说着,太医说不下去了。

    他差点忘了,这宫里的皇子们有个毛病,有的到了二十几岁还一天喝一碗人奶呢

    事实上,他都想跟他们说,你们不如喝牛乳好,妇人过了头几个月之后,那奶就没啥用了。

    “正是呢,多是孩子断不了奶,要是能断了,吃饭身子健壮的多。”姜嬷嬷笑道。

    “原来是这样。”四爷点头,这些事,以前他都没管过。

    就是那时候看大格格二阿哥是这么过来的,就以为都是这么过来的,原来不是啊。

    “是啊,五阿哥消化的极好,那孩子也很是节制。更是有时间的。晚上也不哭闹,半夜起来伺候一回,就一夜天亮了。”这个伺候,说的是把尿。

    “嗯,五阿哥好就好。朕也是担心。”四爷点了个头。

    “皇上最是关怀孩子们了。做皇上的孩子们最幸福了。”叶枣笑道。

    四爷看了她一眼,才叫人将太医和姜嬷嬷送出去。

    “你很会养孩子。”四爷看着叶枣夸赞。

    “可是刚才您不是这么想的。”叶枣又一头靠在他怀里,眨眼。

    “朕错怪你了,给你道歉。”四爷笑了笑。

    “今儿啊,您可是欺负我好几次了,以后不要这么怀疑我啊,自己的孩子,我怎么会马虎呢?”叶枣戳四爷。

    四爷点头:“朕知道了,不早了,睡吧。”

    “睡可以,那什么不成,今儿您那急吼吼的,我疼!”叶枣控诉。

    四爷点头,将她抱起来:“这回不急了,慢慢来,夜长着呢。”

    “我不要,你混蛋啊,我不要!”叶枣挣扎。

    四爷抱着她坚定的往后殿去。

    叶枣就又是踢腿又是挣扎,一眼看去,真是一副被强行抱走的样子。

    可四爷知道,她自己都拿着劲儿呢,这狐狸。

    叶枣一边叫一边被抱进去,四爷哭笑不得的看着她:“枣枣做戏越发假了些。”

    叶枣就停住了,歪头看四爷,然后笑了出来。

    可不是假么,是想叫你看出来啊。真的要做戏的时候,必须是要做的真了。

    储秀宫里,许氏被拉走之后宋氏就自己在正殿坐着。将三阿哥叫奶娘们带着,她不想管。

    直到传来消息,许氏被打入冷宫,还有人来拿许氏的东西,捡了些最是不好的拿去给她穿戴了。

    随即,就是皇上的旨意到了,宋嫔教子无方,五年之内不得晋位。

    宋嫔算是淡定的接了旨意,谢恩之后,亲自捧着圣旨进了屋。

    “你说,原本出了孝期,我是不是能有个贵嫔的位子,也能有一个封号啊?”宋嫔问自己的丫头。

    “主子,您别难过,五年而已,五年之后您还是可以晋位的。”澡儿劝道。

    “其实,我要是不要这个孩子,进宫之后,我也是贵人。说不定也有封号。等孝期之后,也是嫔位。那时候我没孩子也不怕。没孩子,没宠爱,谁也不会对付我。嫔主子,也是正经的主子,多好啊。”宋嫔喃喃。

    澡儿无话可说,她知道主子很是后悔收养了三阿哥,可是后悔又如何?

    眼下只能继续养着,送出去是不可能的。

    皇上那一关就过不去。

    “你看如今,那孩子只记得的一个许氏,他亲近的是许氏。那是他亲额娘。我算什么?”宋嫔摇头:“我可真是出力不讨好啊。”

    “主子,娘娘!许氏出不来了,以后您只要对三阿哥好就是了,他还总会忘记的,忘记了之后,就只记得您是他的额娘了。”澡儿急切道。

    “我不信。那孩子没什么良心。他不会念着我的好的。他如今到底是记得了,许氏被拉走,他大了以后只会恨我不救许氏。你看着吧,我呀,算是给自己养了个祸害。”宋嫔苦笑。

    “还是皇后娘娘厉害啊。真厉害啊。”宋嫔咬牙。

    “当年我听了许氏那贱人的撺掇,倒是保住她的命了。可我呢?”

    “皇后娘娘恨我,留着许氏,就是为了叫三阿哥永远不会亲近我。你看,这就见了效果了。这才几年呢。以后大了也不会好的。三阿哥就算是不记得许氏了,这宫里,也多得是人记得。多的是人会提醒他。我终究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罢了。”

    “主子”澡儿也是伤心,这事也是真的。可养都养了,能怎么样呢?

    “罢了,谁叫我当年猪油蒙了心呢?我该有这一遭啊。罢了,都出去吧,我歇会。叫他们照看好三阿哥。”不亲近又如何,还是要照顾好了。

    要是三阿哥有哪里不好了,皇上那里,也是不会放过她的。

    入夜,许氏在景祺阁那破败的床榻上趴着,背后疼的要命,腿也疼的很。她无话可说,知道落到了这一步,叫谁也不会来帮她的。

    正是万念俱灰的时候,听见那破门咯咯吱吱的有人进来了。

    抬眼一看,一个老婆子提着篮子:“给你上药。”

    口气是淡淡的不耐烦。

    “多谢嬷嬷,多谢嬷嬷。”许氏昏昏沉沉的,也顾不上琢磨这是谁了。

    反正没必要这么过来害死她就是了。

    婆子手一点都不轻,动作粗鲁的很。

    许氏疼的本就厉害,这一来更是疼了,克也不敢叫,只能哼哼。

    婆子将药膏涂在她后背上,又从篮子里拿出一碗药:“喝了!”

    又拿出了几个馒头,一碟子咸菜,还有一壶水:“自己吃喝,明儿我再给你送。一天就一顿。”

    许氏将刚才的感谢都噎在了嗓子眼里。

    想哭,哭不出。想叫,不敢叫。只好生硬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婆子冷哼了一声,提着空了的篮子出去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