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从慈宁宫出来,就见寿康宫的奴才在外头候着。

    付信终于养好了伤,这会子见了四爷就觉得屁股疼。

    “奴才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给明嫔娘娘请安,娘娘吉祥。”

    “起吧。”四爷看见他也不高兴。

    “奴才多谢皇上。”付信忙爬起来:“太后娘娘听闻皇上去了慈宁宫,特地叫奴才这里候着,说情皇上去寿康宫坐坐。”

    付信说的小心翼翼,四爷还是脸色不好看。

    四爷想到,住的这么近,皇额娘很少过来请安。

    除非过节的大日子,否则不会过来的,今儿个想见他,竟然在慈宁宫外头候着,也不叫奴才进去请安。

    皇额娘是有多看不上皇祖母?

    皇额娘怎么会成了这样呢?

    还是,过去的小心翼翼都是装的?实际上,她很是看不上皇祖母?

    甚至,没有她自己表现的那么在意皇阿玛。

    是了,她曾经埋怨皇阿玛做的事不好

    她心里,不在意皇阿玛的。

    “皇上?下雪呢。”叶枣见四爷发呆,过来拉他的胳膊。

    下着雪,苏培盛打着伞站在四爷跟前的。

    “嗯,走吧。”四爷点头,就往寿康宫那边去了。

    “皇上,臣妾不能去的。臣妾先回去?”叶枣拉了一下四爷的手。

    四爷皱眉,想说有朕在呢。可想了想,不去也好:“嗯,回去吧。”

    “嗯,多谢爷。”叶枣福身。

    四爷拉起她,将她的斗篷紧了紧:“什么时候想去的时候,告诉朕。”

    想去,就带你去,不想去,就不去吧。

    “嗯,好。”叶枣就笑了,他不是一味遵从额娘的话的人,真好啊。

    叶枣被阿圆扶着,往锦玉阁回去了。

    四爷这头,进了寿康宫。

    “给皇额娘请安。”四爷打千,随即自己坐好。

    “皇帝如今难得来一回,还得哀家请,不然也是不能见到的。”太后哼了一声。

    四爷马上就反感起来了。

    太皇太后见了面,也知道关心他的身子,关心他忙碌与否。太后一张嘴,就是埋怨。

    虽然,他也知道,血缘上,肯定是皇额娘亲近,可这心里真是不舒服。

    “朕忙国事,叫皇额娘孤寂了。”四爷给了太后一个软钉子。

    “知道你不想来哀家这里,哀家不难为你。哀家有话问你。”太后故意道。

    四爷也不好盯着解释我不是不想见你

    四爷张嘴,可能能说一声是。

    “皇额娘请问。”四爷淡淡的。

    心里想着太后问出来的,绝没有好话。

    “前儿哀家见了三阿哥,那孩子怎么瘦了,精神头也不好。委屈的很。那许氏不是个好的,送去冷宫也就罢了。他额娘宋氏是个性子极好的,怎么也五年不得晋位?还每天抄经?也不说个日子?抄一辈子么?这不是过了?”太后皱眉。

    “皇额娘还记得当初明嫔怀着身子,皇额娘叫她抄经么?不是皇额娘说的,生了孩子一个月就抄经?皇额娘可说了日期?抄多久?”四爷忽然火了。

    他倒不是为叶枣抱不平,只是觉得皇额娘这对偏心很是不满。

    “哀家能不能说话了,动不动就牵扯明嫔!明嫔是你的眼珠子,别人都不是人么?”太后拍桌子。

    “哀家还不知,这回是三阿哥做错了什么事?就叫你这么处罚宋氏了?”太后瞪眼。

    “后宫之事,后皇后做主。皇额娘不必想太多了。朕既然下旨,就没有收回的道理。宋氏要是觉得委屈,就叫她亲自来找朕吧。至于三阿哥做了什么,朕不想说。朕不是个对自己孩子不好的人。朕心疼自己的孩子。也不会冤枉自己的孩子。”

    四爷说罢,起身:“皇额娘歇着吧,朕就先走了。”

    “皇帝!你真是一点都不把哀家放在眼里!”太后气道。

    “皇额娘,您也是一点都没把皇帝放在眼里。”四爷冷冷的丢下这句话,甩手就走。

    是,孝顺是很要紧,可是皇权更是独一无二。

    皇额娘从来就没当他是皇帝,只当他是她能够随意呼喝的儿子罢了。

    四爷最后这句,总算是叫太后没有继续叫。

    可她心里也是很委屈的,她想着四爷成了皇帝之后,真的不把她放在心里了。

    她是他的额娘,说句话都不成!

    三阿哥是她的孙子,问一句怎么了?

    四爷出了寿康宫,就抬脚:“宋氏那看看去。”

    苏培盛哎了一声,就见四爷道:“叫人传话去,告诉明嫔,朕一会就回来了。”

    苏培盛哎了一声,指挥身后小太监去了。

    四爷脚步很快,苏培盛得赶着撑伞,四爷嫌麻烦直接抢过来自己撑着了。

    储秀宫里,见四爷来了,众人皆是一惊。

    第一次啊!皇上登基之后第一次来啊。

    虽然皇上眼下不能留宿后宫,可是来坐坐,看看主子也是好的啊。

    所以一个个的喜笑颜开上来请安。

    四爷皱眉,苏培盛忙道:“如今是孝期,你们一个个的是要做什么?”这里真是没规矩。

    众人一惊,忙低头不敢再笑了。

    四爷厌恶的看了他们几眼,径自进了屋。

    宋嫔已经迎出来了:“臣妾给皇上请安。”

    “将三阿哥抱来。”四爷理都不理宋嫔,径自进屋坐下来。

    宋嫔尴尬不已,端着礼不敢起来。

    四爷这才叫了一声起。

    宋嫔起来,叫人给四爷倒茶,自己也不敢坐着。

    不多时,三阿哥就来了,他确实是瘦了。没有了许氏他很是不习惯。

    “给皇阿玛请安,皇阿玛吉祥。”三阿哥见四爷,忙请安。

    “起来,到皇阿玛这里来。”四爷抬手。

    三阿哥应了是,起身往四爷那去了。

    “阿玛问你一句话,你要好好的说,要是说谎,以后阿玛就不疼你了。”四爷道。

    “是、”三阿哥怯怯的。

    “你为什么要拧弟弟一把?不知道那样很疼么?”四爷严肃的看着三阿哥。

    快五岁的三阿哥也不是什么都不懂,他不敢说话,低着头。

    “阿玛问你话呢。”四爷皱眉。

    一边的宋氏恍然大悟,她原本以为,只是因为三阿哥冲撞,叫狗咬着了五阿哥而已。

    不料,竟还有这一出,这一来,许氏也好,她也罢,都不冤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