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阿玛我儿子没有,没有拧弟弟。”三阿哥手都紧张的捏起来了。

    可是对于小孩子来说,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撒谎。

    “三阿哥!朕再问你一遍,为什么要拧弟弟?”四爷抬高声音。

    三阿哥还是很怕的,肩膀耷拉着不说话。

    宋氏紧张得很,却也不敢说话。

    半晌,四爷都没耐心了的时候,三阿哥才道:“花生不和我玩,花生不喜欢我,花生喜欢弟弟。”

    “所以,你就讨厌弟弟?你就拧他?”四爷失望道。

    “我不敢了,呜呜呜,皇阿玛,不敢了呜呜呜。”三阿哥到底太小了,这会子没有意识到不该。但是意识到了害怕。

    他想,下回要是还那么做,皇阿玛会打他的吧?

    四爷长处一口气:“宋氏,你就是这样教导三阿哥的?”

    宋氏跪下,不敢多话。

    “朕很失望。”四爷看着他们两个人:“朕竟不曾想,三阿哥小小年纪,就会这么想。宋氏,这是你的失职。”

    “臣妾知罪。”宋嫔伏地。

    四爷看着她,想着当时为什么要答应这孩子给她呢?

    就算是给了皇后也比给她好。

    她性子懦弱,有时候不是不教导,而是根本就不会教导吧?

    这孩子在这么下去,真的要毁了。

    “罢了,孩子还养在你这里,朕派个嬷嬷过来吧。三阿哥的事,你就不要再插手了。以后这孩子还是你的,等他大了,成了气候,也是你受益。”四爷皱眉。

    “臣妾多谢皇上厚恩。”宋嫔心里苦的很,可是苦果早就酿成了,眼下还有什么说的呢?

    四爷起身就要走,却见三阿哥小短腿过来抱住四爷的腿,仰起头。

    四爷以为他懂事了,却见他忽然哭着道:“皇阿玛,求您饶了娘亲吧,饶了娘亲吧。放娘亲出来吧。小三想娘亲!”

    “娘亲?”四爷皱眉:“他说的是谁?”

    四爷回头,看着还在跪着的宋嫔。

    “回皇上的话,他说的是许氏。这些年,皇后娘娘一直叫许氏跟着臣妾。他们母子情深。”宋嫔带着怨气道。

    四爷没有听出怨气来,因为他这会子一肚子气。

    “许氏?她也配?来人,将三阿哥抱走。以后不许在这里提起许氏!”四爷咬牙。

    三阿哥见皇阿玛生气了,终于不敢说话了。

    四爷看了他好几眼,甩手走了。

    三阿哥站在原地哭,宋嫔起身:“带他歇着去吧。”

    “呜呜呜,坏女人,你欺负娘亲,坏女人!”三阿哥气呼呼的骂。

    宋嫔无动于衷。这些,都是许氏灌输给他的吧?

    不然这时候,她就该抱着孩子哄一哄,也增进母子关系。

    可惜了,这孩子啊,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啊。

    澡儿也看着寒心,扶着宋嫔进了内室。

    三阿哥站在那,被奶娘带走。

    他心里有些怕,也不知道是因为皇阿玛不理他了,还是因为额娘不理他了。

    最后的最后,他觉得还是因为娘亲不在了,他们都不如娘亲好。

    四爷带着火气出来,外头下雪,空气是格外的凌冽,他心头一松。才抬脚往回走。

    到了太极殿这边,就从后头走去了锦玉阁。

    锦玉阁里,叶枣见了四爷进来了,就叫人先去给四爷拿鞋子:“爷洗漱一下,换一换衣裳。喝一碗姜汤吧。”

    四爷点了个头,看了一眼外间榻上正和几个布老虎以及花生滚得咯咯笑的小儿子,觉得心里暖暖的。

    等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换了鞋袜之后,四爷手也暖过来了。

    过来就将五阿哥抱起来了,在空中飞了一圈。

    五阿哥先是愣,然后就咯咯笑出来,欢喜的不行。

    四爷笑着看儿子:“胆子真大!”

    “还好他胆子大,你这么忽然要吓着他的!”叶枣拍着胸口:“吓死我了。”

    “你怕什么?孩子都不怕?是不是滚滚?”四爷也开始叫滚滚了。

    “啊啊!”五阿哥大叫。

    四爷却不肯在飞了,将他丢回布老虎和花生的战场。

    花生自打四爷来了,就蹲在那,乖的不要不要的。

    睁着一双杏核眼看着四爷。

    四爷伸手摸摸花生的头:“你挺乖的。”

    花生就小声叫了一下,又看了四爷几眼之后,调头继续和五阿哥玩儿去了。

    一孩子一狗,你压着我,我压着你,玩的不亦乐乎。

    四爷和叶枣就坐着看。

    看到最后,五阿哥将花生压在身下,然后自己呼呼的就睡着了。

    花生也不挣扎,跟着闭眼。

    熊孩子和毛孩子就那么和谐的搂在一起一起睡着了。

    叶枣看着就笑了:“常有的事。狗狗和孩子一起睡其实有好处的,孩子以后种痘容易过。”叶枣瞎扯。

    其实是能提高免疫力吧?她也不记得了。

    四爷明知道她瞎扯的,不过只要花生不脏,也不会伤害五阿哥就好。

    古人们,反倒是没有什么意识说宠物身上带着什么病菌的。

    五阿哥翻身,狗也跟着翻身。

    最后就是五阿哥的头枕着狗的肚子。

    一人一狗继续呼呼大睡。

    叶枣将小被子给五阿哥盖上,拿来湿帕子,给五阿哥擦了手。

    四爷就看着她亲自做这些。

    他觉得,枣枣做这些的时候,很是可亲。

    她这样的容貌,很难想象,有了孩子,竟也是个这样温和的母亲。

    真好。

    等弄好了,四爷就牵着叶枣的手:“枣枣是个好额娘。”

    “那是,我的孩子,当然我最疼爱了,爷也比不上我。”叶枣骄傲道。

    “是是是,朕比不上你。”四爷笑着点头。

    这是实话,以后大了就不好说了,毕竟教导孩子们,阿玛是至关重要的。

    可是小时候嘛,肯定是做额娘的最上心,最尽心了。

    不过,也有不尽心的,好比宋嫔。

    果然不是自己生的孩子,就是不行啊。

    “好好养着五阿哥,等出了孝期,再生一个吧。再给朕生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可好?”四爷亲叶枣的脸颊。

    “生那么多?不是说好了就三个?”叶枣惊恐:“其实我再生一个就够了吧?生孩子哎,很受罪的。”

    她的惊恐叫四爷好笑,亲亲她:“孩子多几个,你才站得稳,傻枣枣。”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