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想想当年,八国联军入侵也好,还是鸦片战争,还有清末那各种不平等的条约,都是因为闭关锁国,夜郎自大。

    如今,要是四爷肯延续郑和下西洋的辉煌,那么必然就能和各国通商,知道彼此之间的差距,发展。

    自然不会有那样的惨痛历史了。

    就算是这样,清朝不会那么亡故,也总会有另一种方式不再压迫百姓。

    英国不是还是皇室么?不也一样是世界强国?

    “想什么呢?”四爷见叶枣出神,问道。

    “想出海,想以后要是能够与其他国家通商往来,我也想要见识见识,多好啊。”叶枣看四爷:“所以,您要努力啊。别叫我七老八十的也见不着。那我会失望的。”

    “好好好,朕可真是”四爷苦笑:“朕得护着你在宫里不吃亏,得纵容你那臭脾气。得看着孩子。如今还得叫你见识见识海外的世界,你怎么这么贪心?”

    “贪心不见得不好,我是督促爷成为一代明君呢。”叶枣将头滚在四爷脖子上。

    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以及孩子残留的奶香气叫四爷心神摇曳。

    将她压在软榻上亲吻起来。

    “唔,白天呢!不要!”叶枣推四爷。

    四爷又亲了好几下:“嗯。”

    这才不情不愿的起来了。

    “色痞子。”叶枣哼了一声。

    四爷就笑了笑,往后一靠:“小狐狸精。”

    四爷想啊,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穿着半新不旧的粉色旗装。头发上也没几根钗。可却那么好看,那会子,四爷觉得她就像是走错了路的小妖精,惶恐中,带着俏皮。

    那时候不知道,后来就知道,她虽然庶出,可是也得宠。打小不说锦衣玉食,也是衣食无忧的。

    倒是进府那半年,不知道怎么过的。

    被她那舅舅骗进府里,只带着一百两银子,进来又是气又是急,就病倒了。

    那点银子,打点奴才也不够。

    她能留住一条命,就是极好的了。可即便是境遇不佳,她还是美的叫人炫目。

    四爷回想起来,只觉得那时候对她不够好。该再好一点的。

    他那时候没什么耐心,与她一处,总是总是想做那个事。

    虽然现在也一样,她也实在是勾人。可总是与过去不同的。

    罢了,往事不可追,现在对她好也是可以的。

    就这么娇养着,叫她欢欢喜喜的过日子吧。

    叶枣去换了一身水蓝色的旗装,浅浅淡淡的,也挺好看的。

    上头绣着水仙花的样子,是原来府里花盏的绣工,很是漂亮。

    “出了孝期,你就可以穿艳色了,你还是穿艳色的好看些。”四爷拉着她坐下。

    “我无所谓啊,穿什么都好。都是好料子。”叶枣笑了笑。

    “嗯,无所谓,枣枣好看,就是披着布衣也好看。”四爷也笑了。

    “我不穿布衣,跟着爷,只穿好的。”叶枣叉腰:“不爱布衣!”

    “好好好,不穿不穿。朕饿了,快点膳,朕就想吃你点的。”四爷拉她的手,将她抱在怀里:“枣枣点的,总是好吃。”

    下午,四爷瞧着叶枣睡了,又去看过了刚吃饱玩布老虎的儿子,这才精神满满的往乾清宫去了。

    一去了,就叫人将明珠请来。

    明珠府上,明珠吃了午膳,正歇晌呢。

    明珠的嫡妻,是努尔哈赤的第十二子英亲王阿济格的第五个女儿。

    并且是正妃所出的嫡女。

    不过,阿济格乱政,削爵幽禁致死,是罪臣。

    他的女儿,便也是罪臣之后。虽然是名副其实的宗室女,可也只能姓觉罗氏,而不是爱新觉罗氏了。

    但是,明珠纵有万般不好,却有一点是极好。他很是重情,丝毫不介意自己妻子是这般出身,对她极好,夫妻之间很是相得。虽有几房妾室,可最看重的还是嫡妻。

    故而,这会子宫里传话叫明珠进宫,觉罗氏就很是担忧。

    她虽然出身皇家,可是还不如一般大臣的夫人得脸呢。可她甚至宫中黑暗。老爷过去,是支持直亲王的。

    如今焉知皇上会不记恨?

    “老爷,不会有事吧?我这心里不安。”

    “放心吧,是因为福建的事,毕竟京城里,我负责着,不得不去。”明珠拍拍妻子的手:“你放心躺着,皇上用我,是看我能办差。是好事。”明珠笑道。

    觉罗氏也只好点头了。心里却还是不安,只能等他回来了。

    明珠急吼吼的进宫,心想该不是坏事吧?虽然安慰妻子的时候说的是福建的事,可也不一定。不过也许还是因为造船的事。皇上也是个实干的人,有什么事,就要马上解决的。

    进了宫,提着官服往乾清宫走,一路都着急,尽管是坐轿子到了宫门口的,可这一路进来也不近哪。

    到了乾清宫外头,就一头的汗了,这都马上十月天了,也是不易啊。

    苏培盛出来迎接,将他请去了御书房。

    明珠进去就跪:“奴才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奴才来迟了。”

    “起来坐,不迟,朕有些想法与你商议商议,你要畅所欲言。”四爷笑道。

    “是,奴才知无不言。”明珠忙道。

    坐下就见奴才们上了茶,明珠到底没忍住,可一路小跑进来的,渴死了好么?

    喝了半杯。

    四爷笑道:“朕劳累你了。”

    “奴才不敢!”明珠忙道。

    “好了,关于造船,朕有些想法,你听听,要是不合适,就再商议。”四爷摆手,制止他起身。

    “前明时候,宫里是肯定有造船的图纸的。不过几番战争也就流失了。台岛郑氏父子手里,说不定也有。不过也是不必想的。朕的意思是,贴皇榜,普天之下招人。还有就是叫叫使臣出使朝鲜。朝鲜临海,想必造船的技术不会太差。只是这一来一回,需要时间,水师那边,就更要督促。就算是一时不能海战,也一定要保住福建。”四爷道。

    “奴才遵旨,奴才觉得这样极好。民间素来有高人,以前禁海,就算是有人会造船,也是无用武之地。

    如今皇上开禁海的消息传开,皇榜定然不日就有人揭了。至于去朝鲜,奴才愿意去!”明珠表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