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家,觉罗氏和叶樱知道叶枫要去朝鲜,很是不舍。

    觉罗氏也很是担心:“那么远呢。”

    可是也说不出一句能不能不去的话来。

    “远是远,可是与八爷一道去,我们是钦差,沿途有人保护的。何况,又不是打仗。”具体做什么,就不能说了。

    “嗯,我只是念着,这寒冬里了,你这一走一回的,不得好几个月么?”觉罗氏叹气,给他端来热水:“担心你呢。”

    “大哥,不去不行么?”叶樱在京城里,已经习惯多了。

    虽然经常想起已故的苏姨娘,可是也知道,哥哥嫂子是真心对她好。还有大姐儿也是很可爱的。

    当然,也会想起宫里的大姐姐,和见了一面就很亲近的二姐姐。但是实实际际的说,她还是更喜欢眼前的大哥大嫂和珍姐儿

    毕竟每天见着呢。

    “身为臣子,皇上有命,是一定要去的,四丫头好好的跟着你嫂子。你嫂子是个好人,会照顾好你的,不会亏待你的。”完全没明白小mèi mèi心思的叶枫表达

    “四丫头是担心你,你可好,想哪去了?”觉罗氏无奈道。

    叶樱忙点头。再是亲近熟悉,也生怕嫂子嫌弃。

    如今,她没了姨娘,真是有长嫂如母的感觉呢。

    觉罗氏的年纪么,也真的担得起这长嫂如母了。

    “原来如此,不必担心。大哥很快就回来了。天气冷了,你和你嫂子,侄女一起都多做几身棉衣裳穿。别亏待自己。”叶枫笑道。

    他对妻女和mèi mèi素来是大气的很,从没有舍不得这一说。

    觉罗氏笑着应了,本就有这个心思,珍姐儿和四丫头都是长得快,不做不成。

    “好在是过了颁金节才走,我也给爷预备几身衣裳带着。”觉罗氏道。

    如今家里不缺银子,他们也都不是铺张浪费的人,所以这衣裳上,也不算是做的多的。

    “成,你看着办,不过给我做,就要多给你做几身,不要节省。”叶枫道。

    “我知道了,摆膳吧,爷饿了吧?今儿有油焖鸭子,爷不是爱吃那个么?正好四丫头也爱吃,你们兄妹两个就能吃了一只。我是不爱的。”觉罗氏笑道。

    叶樱听着有油焖鸭子吃,就欢喜的不行了。

    过去跟着阿玛的时候,是轻易吃不到的。

    姨娘不敢单独要这样的好东西,不是有什么节日的时候碰巧遇到的话,她就吃不到。

    但是来了京城,嫂嫂头一回用膳就发现她爱吃这个了。

    其实,叶樱如今还不懂,很多年后,她回忆起来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人,才是真的关怀她。

    有的人啊,只需多看几眼,就知道你的爱好和厌恶。

    有的人,即使是同一个屋檐下呆几年,也不会留心这个的。

    宫里头,叶枣叫针线房给五阿哥做了好几件小衣裳。

    今儿穿的是淡紫色的,像是一个紫薯团子一般的和花生滚在一起。

    “这是紫薯花生糕呀。”叶枣一下就扑过去了,不管是狗狗还是娃娃,都萌的不要不要的。

    她现在就处于一个娃怎么着都很萌的时期。

    “哪有这么说孩子的。”姜嬷嬷不满意道。

    “哈哈,嬷嬷要不要考虑留下?以后也好看着我?”叶枣笑着看姜嬷嬷。

    姜嬷嬷马上就要出宫去了,叶枣其实没有正经拦着。

    人家是四爷的奶嬷嬷,如今照顾了她们母子这么久,也该出去享福了。

    一直留着,没好处,会有仇。

    “奴才老了,不中用了。”姜嬷嬷笑道:“怕照顾不好五阿哥了。锦玉阁里都是手脚利索的,哪一个都比奴才强出去不少。”

    想了想,她又道:“还有,奴才的一个小建议。花姑姑实则不错,也是个老成的,不如娘娘将她提拔起来,提拔成嬷嬷,也不必非得压住阿圆几个,就这么着伺候着。挺好的。奴才也观察了这么些时候了。”姜嬷嬷诚恳。

    “既然是嬷嬷觉得好,那我就按照嬷嬷的意思来。”叶枣坐起来:“我是想留您的。不过您出去享福是正经。我也就不留了。有您照顾这些时候,我也是有幸。五阿哥也感激不尽。我特地备下薄礼,嬷嬷不要推辞,就接了,就当是我贺您成了诰命。”

    “这这奴才哪里是诰命呢?”姜嬷嬷忙摆手。

    “眼下不是,出宫就是了。这个情,不必我给你求,你应该的。别看是照顾了五阿哥这些时候,实则您还是皇上的奶娘。本该如此的。是我和五阿哥耽误了嬷嬷这些时候呢。”叶枣笑道。

    “娘娘这话说的,哪里就耽误了。奴才也很愿意伺候五阿哥。”姜嬷嬷不管怎么样,心里是舒服的。这话听得就舒服。

    这明嫔啊,真是个会办事的。

    “好啦,今儿也不是您当值,歇着吧。礼物叫人送去您屋里,出宫的时候带走,千万不要推辞了。”叶枣笑道。

    “既然是娘娘的心意,那奴才就接了,多谢娘娘了。”姜嬷嬷福身。

    叶枣笑着摆手。

    姜嬷嬷带着笑出了正殿,回了自己的屋子。

    不多时,就见珊瑚和两个小宫女抬着一口xiāng zǐ来了。

    “给嬷嬷请安,这是主子叫送来的,给嬷嬷的。”珊瑚笑道:“奴才不偷看,奴才走啦!”

    “你这小丫头。”姜嬷嬷笑着看她。

    珊瑚吐舌头,带着两个小宫女一溜烟就不见了。

    姜嬷嬷将xiāng zǐ打开,最上头,就是一套红宝石紫金头冠,正是老封君戴的,很是贵重不已。

    一套红宝石头面都是按着她的年纪做的,可见不是随意拿来,而是定做的。上头有内务府的内造样式,可见是明嫔娘娘找内务府做的。

    下面,是布匹,不看数量,单看颜色,就都是老成却不沉闷的,正是适合她。

    这些好不好还另说,单单是那头冠和头面,就已经是极好了。

    以后她真的得了诰命,带出来真是有面子,戴着进宫也是体面的了。

    这明嫔,真是会揣度人的心思啊。

    这礼物,她还真是不能违心说一声不喜欢。

    说着的,喜欢极了!

    女人啊,到了哪个年级,也喜欢漂亮首饰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