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枣难免有一点兔死狐悲的感觉。

    虽然这么想,很是没良心吧。

    不多时,四爷和齐嫔进来了。

    常常在也一样是起不来。

    四爷过来,坐在奴才们搬来的椅子上:“二格格有朕。你放心。”

    “奴才多谢皇上,奴才只担心二格格,在没有别的担心。奴才的家里,受皇上照拂,比以前好多了。奴才也位份不错。还有孩子。是奴才自己不争气没福气。还请皇上原谅奴才”常常在流泪道。

    不好说她有多喜欢四爷,可自打进府,四爷就是她全部的依靠。

    尽管,这个依靠从未叫她靠着过。

    “好了,事已至此,朕怪你做什么?你好好养着就是了。”四爷看着常常在,只觉得她可怜。

    “奴才求皇上,不要把二格格送去别处了。齐嫔娘娘对她极好。齐嫔娘娘对孩子们的好,皇上您知道的。奴才这一去,二格格最亲近的就是齐嫔娘娘和二哥大姐姐了。”常常在道。

    齐嫔抹泪,此时此刻,她是真的挺难过的:“你放心吧,我当二格格是我自己生的。”

    “好,既然你有此遗愿,朕应了就是了。二格格已经记事了,朕也就不必将她送去别处。不过,齐嫔你要尽心。”四爷道。

    “是,臣妾一定尽心尽力。臣妾看着那孩子,只会心疼。不会欺负的。”齐嫔跪下。

    “起来吧,朕信你。”四爷也站起身,又回头看了一眼常常在:“常常在晋位常贵人。”

    苏培盛哎了一声,心想贵人又如何,还不是不成了哎

    “奴才多谢皇上圣恩。”常贵人笑了一下。

    四爷不忍再看,对叶枣道:“走吧。”

    叶枣点头,临出门前,回头看了一眼

    哎,常贵人,只能说真的是命不好了。

    明明,她日子并不难过的,比起张答应来,好了一万倍,可偏

    又一想,这不也是皇后造孽么?当年想叫常氏小产的,可最后孩子生了,大人却不成了。

    孩子也是病歪歪的身子,大人更是没几年就去了。

    显然,四爷也是这么想的,回了乾清宫就冷哼一声:“朕对她,还是仁慈了!”

    叶枣不接话,这话没法接,她只是叹口气:“好在齐嫔对二格格是真的好。”

    他们去的时候,孩子们都不在。被齐嫔送去太后处请安了。

    毕竟不想叫他们看见这一幕吧?

    “但愿齐嫔能叫朕放心吧。二格格体弱多病。”四爷皱眉。

    “爷放心好了,这要是个小阿哥,我就不敢说了。不过是个格格,齐嫔会尽心的。她别的不敢说,对孩子还是不错的。自己的孩子也教育的很好,对二格格也不错。平常出来,二格格对她那种亲近是真心的。要是往日里她对二格格不好,二格格只会躲着罢了。哪里敢亲近她?”

    叶枣笑道。

    “枣枣你真是”四爷摇头:“你知不知道,如今宫里,除了皇后,就你们二人位份最高?”四爷叹气。

    “就算是除服之后,你要晋位,她也一样要晋位。朕疼爱你,也不能不管生了两个人孩子的老人。毕竟曾经她在府里是侧福晋。”四爷也算是实话实说了。

    “所以呢?我要见缝插针的给她泼污水上眼药?”叶枣也笑了。

    “爷看我是这么叫爷喜欢的不成?”叶枣挨着四爷坐下。

    “哈哈,狐狸精是靠迷惑朕。”四爷笑道。

    “我呀,那是靠魅力。皇上慧眼识珠不是?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嘛。齐嫔与我有仇,差点打死我这事,我是始终记得。不过不得不承认一点,她对孩子是极好的。所以我觉得她会照顾好二格格的。不过我和她之间的仇恨还是在的。等有机会了,我还是要收拾她的。”

    叶枣一本正经。

    “你呀你,你就不怕朕嫌你铢锱必较?”

    “怕,所以提前告诉您啊。那她打我就算了?那会我多可怜啊,想起来都是噩梦。都不敢睡,我差一口气就死了,你就不心疼,啊?”叶枣瞪眼。

    四爷回想了一下那时候她一身血还挺着一口气,非要先叫他杖毙了那两个人奴才

    四爷就觉得,她是受罪了,也真是凶险

    可离差一步就死了还远着呢。实在是太倔了。

    都那样了,也不管好歹,也不怕他甩手就走,非要想打死那两个奴才。

    四爷如今想来,大约明白,那会子她要是不打死那两个奴才,才是要散了精气神。

    才是要气死过去。

    那时候,她更想杀了李氏吧?

    这狐狸啊。这么多年,这所谓仇恨可是念念不忘的。

    齐嫔还真是别落在她手里,否则她肯定下狠手。

    回头提醒提醒齐嫔,叫她不要犯错吧。

    四爷觉得自己还是公平的,对她们都还算是公道的。

    可四爷一点都没有意识道,他其实可以叫叶枣不报复的。可他没有。

    他想到的,是叫齐嫔躲着些。

    毕竟如果出事了,他不舍得责备枣枣。

    寻常人眼里,被要求隐忍的那个人好像才是被人放在心里了的。

    可事实上,除非四爷是图叶枣有别的什么,好比家世啊,或者是有个有兵权的娘家之类的。

    可叶枣没有。那么,四爷还能为什么呢?

    默认枣枣可以横冲直撞,而被她冲撞的,却只能隐忍

    四爷很喜欢叶枣,可事实上,他表现出来的,或者是自己认知里的喜欢还是不够多。

    他潜意识里,要更喜欢,更看重。甚至有时候,带着讨好。尽管,地位上下一目了然。可他就是想叫她开心,愉悦。

    对于枣枣,他甚至没有多少帝王的神秘感。

    他直言告诉她,她会晋位,直言告诉她她可以过得很好。也直言告诉她,她可以生好几个孩子。

    这对于其他嫔妃来说,四爷是绝不可能说的。

    四爷像是一个毛头小子,将所有他觉得好的东西,一一捧出来给叶枣。

    你看,你喜欢么?都给你。

    这样的心,叶枣不能全部感受到,也总是能感受到一部分的。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