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常氏是次日一早没了的。

    临死之前拉着二格格的手,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只是勉强往齐嫔那看。

    齐嫔叹气:“你安心的去,你就这一个骨血,交给我放心吧。以后大格格有的,她都有。”

    听了这句话,常贵人长长的叹口气之后,就咽气了。

    二格格哭的撕心裂肺的,很快就昏过去了。

    齐嫔忙叫太医进来,一早就请来的,就怕二格格有个不适。

    果然,就昏过去了。

    四爷今儿上朝呢,下了朝就过来了。

    常贵人已经抬出去了,一个贵人,不可能宫里停灵的,自有她们的去处。

    四爷去看了醒过来之后又哭成泪人的二格格,心疼不已:“二格格不哭,皇阿玛在呢。”

    “皇阿玛。”二格格果然不哭了,不过不是听话,而是吓得。

    二格格打小就很是害怕四爷的。

    “跟着你李额娘,和你额娘一样。听话,皇阿玛会来看你,你也可以来乾清宫看皇阿玛,乖。”四爷摸摸她的头。

    不管常贵人如何吧,孩子总是最可怜的了。

    “多谢皇阿玛,女儿知道了。”二格格怯怯的。

    这孩子打从出生就病怏怏的,四爷哪里舍得苛责她?

    何况,是个女孩子,性子懦弱就懦弱吧,有他呢。

    看过孩子出来,就见大格格和二阿哥在门口呢。两个人请安之后,四爷就道:“你们要照顾mèi mèi,她没了额娘,正是难过的时候,你们不能欺负她。尤其二阿哥你,记住了?”四爷严肃道。

    “是,儿子记住了。”上次被教训,二阿哥如今见了皇阿玛也是有些怕怕的。

    “女儿会照顾簃èi mèi玫摹;拾⒙攴判摹!贝蟾窀竦馈?br />

    四爷点头,这才走了。

    宫里没了一个贵人,真是连个浪花也拍不起来。

    尤其又是常氏,她没有家世,没有背景。

    虽然有个孩子,可那是个格格。以后好的话,找个京城的贵族嫁了。不好就是个抚蒙的料了。

    谁也不关心这件事。

    按着规矩该怎么走,就怎么走就算了。

    倒是马上后日就是颁金节,今年改了规矩,大家关注的更多是颁金节了。

    皇后那一日就发了火。

    她今年竟不能动用坤宁宫了,皇上这意思也太明显了些。

    实在是有些叫她力不从心,莫不是皇上真有意废后?

    不过想了想,又觉得不可能。

    皇上是警告她吧?警告她不该动阿哥们。

    毕竟那一日,是她要求五阿哥来,也顺带叫其他阿哥来。

    说不定,就是那一日的言行叫皇上不满了,毕竟后来还真是出事了。

    再说与她无关,毕竟没有她的要求,那一日三阿哥五阿哥就不会见面。

    皇上如今,真是维护这几个孩子啊。

    “主子,您不必担心。就算是今年不用坤宁宫,除了留在太后处的人,其余的还是会来景仁宫的。如今就站队,未免早了些。”杨嬷嬷笑道:“您瞧太后娘家,不是更没人?”

    是封了个承恩公,可那是什么人

    家里没有个做官的,有爵位有什么用?

    比起太后娘家,皇后显然好多了啊。

    “也罢,我如今也不宜在于皇上对上了。总要先搬进坤宁宫在说。”皇后笑了笑。

    “是啊,这就是了。就算是眼下不能去也不碍事,以后出了孝期,总是要住进去的。皇上不曾避开乾清宫,您就不必避开坤宁宫。就算是坤宁宫没有修缮好,也不能三年也修不好,所以皇后娘娘不必担心。”

    “嗯,把颁金节要进宫的名单给我看看吧。”皇后笑着道。

    急什么,要是如今废后的话,当初立她做什么

    废后可不是将一个妃子打入冷宫那么简单的事。

    皇后废立是大事,就算是前朝,也不会同意的。

    倒是,出了孝期,她要是还不能住进坤宁宫,会有言官看不下去的。

    到时候,就不得不搬进去了。

    乾清宫里,四爷在犹豫一件事。

    枣枣娘家如今没有爵位,他是想给的。

    枣枣毕竟已经是嫔位了,也生了孩子。

    可是想到那叶明远,四爷就有些犹豫。

    “你说朕要是将爵位给了叶明远,他是不是要更不靠谱?”四爷犹豫的问苏培盛。

    苏培盛啊了一声:“这奴才不懂啊。”

    “你当然不懂了。”四爷斜睨了他一眼:“罢了,朕也不能不管枣枣。叶明远眼下是不必想着调回京城了。朕也还是给他个爵位吧。”

    “哎,皇上英明。”苏培盛笑道。

    “不必太高,就二等男爵吧。封叶枫做世子。这个颁金节,就可以进宫拜见了。”四爷笑了笑。

    苏培盛赔笑,心想着皇上这是怕今年锦玉阁没人啊。

    啧,这份儿贴心真是绝了!

    “齐嫔家里也是男爵,其余的,就出了孝期再说吧。传旨去吧。”四爷摆手。

    苏培盛哎了一声,心想齐嫔娘娘的娘家人不在京城,就是封了爵位,也是来不了的。

    好在面子上也好看罢了。

    旨意传开,叶枣就笑了:“皇上这是赶着我,一步都不许我落在后头的意思啊。”本来,她还想着今年没人来,也算省心了。

    这下子,嫂子就能来了,也好,也是自己人。

    “这是皇上疼爱您呢,这可是好事啊!”阿圆笑道。

    “是好事,也不是好事。其实眼下不该给爵位的。我阿玛那”叶枣摇摇头。

    叶明远已经飘了,身边又没有个明白人提点着,如今骤然间成了男爵,真是怕不知道要飘成什么样子呢。

    “给我更衣,我去谢恩。”必须跟皇上提一嘴,不然就免了叶明远的官职吧。别再养出个鱼肉百姓的贪官来,那时候就难看了。

    “哎,奴才伺候主子更衣。”

    不多时,叶枣就去了乾清宫,见了四爷笑着谢恩。

    四爷拉起她:“起来,不过朕瞧着你不高兴?莫不是还嫌弃爵位低了?不低了。”

    “我是嫌弃,不过不是嫌弃低了,是嫌弃高了。皇上也知道我阿玛不成器。这爵位下去,他要是做错了事就难看了。”叶枣道。

    四爷就笑了,这枣枣,也不护着她阿玛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