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爷离开之后,叶枫就有些手足无措。

    “娘娘一向可好么?”叶枫不敢看叶枣,低头问道。

    “如今哥哥也不认妹子了。”叶枣闲闲的。

    叶枫忙抬头:“臣不是这意思,臣”叶枫紧张,可规矩在那里,也不能随意就改变了。

    “好了,哥哥不必紧张。我正好有话和你说呢。”叶枣笑了笑。

    “哥哥如今是世子了,阿玛也是男爵了。哥哥要写信给阿玛,叫他恪守本分。皇上不日就会派下师爷帮衬阿玛。有人看着,阿玛也省心的多。”叶枣道。

    叶枫点头,他就是呆,也知道这是皇上给阿玛一个人,叫他别太过分的意思。

    至少看着他不要出错。

    “是,臣知道了。这些事有劳娘娘担心了。”叶枫笨拙的道:“娘娘诞育五阿哥之后身子如何?臣臣听闻女子生育后要是养不好怕落下病根,臣臣是外男本不该问”

    本不该问,可看看远在贵州的阿玛,他不问,谁问?

    只有他,才是和mèi mèi一母同胞,嫡亲嫡亲的兄妹。

    他虽然很多话不敢说,很多事不敢问,可是他心里最是不放心的就是mèi mèi了。

    “这才是兄妹两个呢!我很好,皇上之前叫姜嬷嬷替我调理,我身子无碍五阿哥也好。不过今儿就不特地抱来叫哥哥看了。等哥哥从朝鲜回来再看不迟。”叶枣笑道。

    “是,娘娘一切都好,臣就安心了、臣一定好好办差,给娘娘争光。”叶枫道。

    “不是给我争光,是给哥哥自己争光。哥哥是正经的两榜进士的出身,还是第一名的传胪。这是实实际际的本事。哥哥不要觉得自己是因为我。我得宠不是因为家里,哥哥好不是因为我。倒是阿玛,那才是沾光了。”叶枣严肃道。

    “是阿玛他也”叶枫想解释,可话到了嘴边,也不知怎么说。

    “好了,哥哥不必说了。倒是叶家叶家如今不同过去了。好在哥哥马上要去朝鲜。只吩咐嫂子,适当的闭门就是了。这京城里,贵族太多,皇亲国戚也不少。咱们家,还是尽量低调些。”

    主要是,哥哥是个老实人,要是叫人坑了可就不好看了。

    “是,臣都听娘娘的。”叶枫点头。

    “嫂子这方面也是个精明的,哥哥不防倚重些嫂子。”叶枣笑道。

    “是。”叶枫点头,这一点,他很是信服。

    又说了几句闲话,叶枫就坐不住了:“臣不该呆太久,实在是该走了。臣先给皇上”

    “好了,哥哥去吧。皇上午睡去了,我说就是了。哥哥出宫吧,再有什么话,明儿我和嫂子说。”叶枣笑道。

    叶枫才点头应了是,出门去了。

    叶枣起身,从后头出去:“皇上歇了?”

    “奴才不知道啊,想来是等着主子您呢。”珊瑚笑道。

    叶枣就嗯了一声,扶着她的手往后殿去了。

    后殿里,四爷躺着看书呢。

    见她进来了,问道:“你哥哥走了?”

    “走了,说呆久了怕不好听。”叶枣走过去坐下:“您说,我哥哥这是榆木疙瘩脑袋不?”

    “呵呵,叶家就这么一个老实人。你们叶家的那点心眼,都长在你一个人身上了。你和你哥哥又是一母同胞,你把你哥哥那点灵气抢了个光。”四爷笑这揶揄。

    “胡说!是哥哥先出生的,是他抢了我的!”叶枣不服。

    “嗯,是抢了你的。抢了你的老实。”四爷笑道。

    “哼!你再说我,不陪你午睡了。”叶枣站起身,仰起头,真是一言不合就要走的样子。

    四爷忙笑着拉她的手:“朕就喜欢不老实的狐狸,快去更衣,朕等你。”

    叶枣这才高傲的仰着头去将头发解开,将外衣脱了。

    换上轻便的软鞋,走过来。

    四爷已经将位置给她让出来了。

    上了塌,就被四爷搂住:“快睡会吧,昨夜朕没睡好。一夜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

    “嗯。”

    两个人抱着,很快就睡着了。

    齐嫔初听闻家里有了爵位,是欢喜不已。

    可听着叶家与她家一样,也是二等男爵之后,脸一下就拉下来了。

    “凭什么?她一个侍妾出身的,家里凭什么与我家一样!”齐嫔气呼呼的道。

    谁也不敢说话,大家心里都有数。

    过去在府里,身份差距是不能变化的。

    如今在宫里,说真话,齐嫔娘娘和明嫔娘娘比,还真是没多少优势了。

    她有儿子,人家也有。

    家世上,叶家虽然不是什么高门第,可叶家父子都是官身显然,这叶枫还是受皇上喜欢的那一种。

    这以后啊,叶家还不一定就一个男爵止步了呢。

    在万一,这明嫔娘娘还要晋位?又生了孩子呢?

    最最要紧的一点是,明嫔娘娘年轻,有宠啊!这一点,就是主子比不得的。

    主子只有过去的身份,以及两个孩子。最好的,也就是二阿哥如今实际上是长子吧。

    可照着先帝爷的情形看,长子未必有优势啊。

    何况,皇上如今才二十多岁呢,二十年后,正是壮年啊。

    所以,就连齐嫔自己的奴才们都有些下气了。

    还怎么敢说什么呢?

    没有人接话,齐嫔只能一肚子气的摆手叫人出去了。

    大格格来的时候,齐嫔就一个人气呼呼的坐着。

    “额娘这是怎么了?外组家有了爵位,额娘该高兴的呀?”大格格笑道。

    “嗯,额娘高兴的。”齐嫔勉强笑了。

    “额娘您就不必与明嫔娘娘比了,您是潜邸出来的老人了,她哪里都不如您的。”大格格岂会不知额娘怎么了,这会子就来劝。

    “傻孩子,要是额娘处处比她强,你阿玛还”

    “罢了,不说了。你外祖家有了爵位,是好事。该庆祝。你今儿做了什么?怎么这会子过来了?”齐嫔拉着大格格的手。

    “也没做什么,看着mèi mèi呢,她不是病着么,我怕她一个人呆着难过。就一直陪着她来着。”大格格笑道。

    “好孩子,她好些了么?一会额娘去看看她去。”齐嫔道。

    “嗯,好些了,额娘去了,她会高兴的,她喜欢额娘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