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一夜,叶枣没留宿。明日就是颁金节了,早早回去是好。

    半夜里,就被阿圆叫醒起来换衣裳。今年她是嫔位了,是要去太庙的。

    坐着撵,与其他嫔妃一起,浩浩荡荡的往太庙去。

    在礼仪太监的指挥之下,跪在蒲团上。

    四爷也跪着,背对着宗室和后宫们,捧着祷文念。

    这一念就是半个时辰过去了。

    叶枣昏昏欲睡,倒是不冷。纵然今儿天气冷的要命,可她膝盖下面这垫子是热的。

    一早叶枣就知道,这垫子中间是生石灰,见了空气就发热的。

    留个两三个时辰的热是不在话下。

    她又穿的多,所以不怕冷。

    直到听见了太监的叫起声,叶枣才忙爬起来。

    让后就是浩浩荡荡的往太皇太后的殿中去请安。

    一行人按照位份分别往慈宁宫去,叶枣也算是很前面了。

    最前面是四爷带着儿子们,不过他们是要去乾清宫的。

    等撵终于到了慈宁宫,就见慈宁宫外头候着的,就是不能去太庙的嫔妃们。

    这里头,最打眼的就是禧贵人了。

    她这时候才感受到先晋位和后晋位的区别,不得不心里酸楚了。

    彼此匆忙见礼之后,就各自进去。又是一愣见礼。

    然后按照位份高低坐定。

    先是太皇太后,太后,皇后,然后是几个嫔,贵人。最后才是宗室里的福晋格格们。

    等都坐定,上了茶,太皇太后笑道:“皇上孝顺,哀家可是多年没有这么热闹了。有你们陪着哀家,哀家很高兴。”她汉语说的不好,但是意思是明白了的。

    “太皇太后尊贵,理应如此。”太后笑着说了一句。

    不管心里如何,她面上,倒是表现的和当年做德妃的时候有那么几分相似。

    “正是呢,皇额娘说的极是。”皇后赔笑。

    当然也有人顺着夸皇上孝顺的,毕竟先帝爷在世的时候,这颁金节也好,过年也好,太皇太后那可没多少人去。

    叶枣随大流,说了几句吉祥话。这时候没必要出头。

    坐在人群最后的觉罗氏和叶樱也很低调。

    就是在这低调中,却有个不低调的。

    去年的时候,乌雅氏,也就是太后娘家是没有女眷进来的,具体原因不知道。

    今年,进来的是乌雅宜善的福晋孙氏和儿媳妇刘氏。

    也就是太后娘家的弟媳妇和侄媳妇。

    也是三等承恩公府的国公福晋和世子福晋。

    这会子,孙氏就笑着道:“到底是咱们皇上懂事!也是太后娘娘调教的好!”

    一众声音里,就数她最大声。

    可她这一声出来,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这说的叫什么话?

    皇上懂事这是一个臣妇该说的?这是找死吧?

    还太后娘娘调教的好,谁人不知皇上小时候是跟着孝懿仁皇后长大的?

    这不合时宜的人是谁啊?

    看清楚之后,众人都想笑。

    上头,太后的脸已经挂不住了。

    叶枣也用帕子掩住了嘴,狐狸眼流转几圈,也是很想笑一笑的。

    这太后娘娘自己也不精明就算了,还有这么个拉后腿的,啧啧。

    “你们说是不是?是吧?”

    就没想到,还有更不靠谱的,这是乌雅代昌的福晋刘氏

    人群中,差点有憋不住的。

    心想这是不是傻?

    她婆婆那一句,是不合时宜,她这一句完全就是没脑子么!

    原来太后娘家是这样的人,真是

    说什么好呢?

    太后面子上更是挂不住了:“好了,你们头一年进宫,不要胡言乱语。”

    她心里呕得很,这孙氏,当年家里还是个穷满人的时候娶进门的。那时候,她也不过是个宫女儿

    等她终于成了贵人,这孙氏孩子都生了两个了,能怎么样?

    这孙氏别的没有,家里是做买卖的,银子倒是有几个。

    当年阿玛和额娘身子都不好,也是这孙氏家里的银子,给他们延医问药,伺候了几年,最后体体面面送走了的。

    这也就罢了。

    谁知道侄儿的媳妇,也是个不靠谱的!家里又不是过去了,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二愣子呢?

    孙氏着实不是个会看眼色的人。这会子虽然收住了,可又道:“是,太后娘娘教训的很是。臣妇别的也不懂,这孝顺二字啊是最懂得了。别看臣妇大字不识一个,可这孝顺都是懂的。您是最孝顺太皇太后娘娘的!所以啊,这以后,皇后啊,您可得学着点!”

    叶枣刚入口的菊花茶差点喷出来。

    她下首,宋嫔没喝茶,再往下,禧贵人也差点喷了。

    这孙氏真是也不比她儿媳妇强多少的样子嘛。

    这简直有毒啊。

    “好了!”太后终于忍不住了。

    皇后还笑盈盈的道:“您说的极是,臣妾也该孝顺的。”

    皇后心里呕得很,这么一个傻子也来教训她了?

    真是

    太皇太后全程不看她们,只是笑着看叶枣:“五阿哥这会子醒着么?今儿人多,可别抱出来了,别冲撞孩子。小孩子不能见人多的。”

    这本来就是没话找话,不过倒是意外的叫叶枣很是高兴。

    “是,臣妾听太皇太后的。”正好,省的谁要看孩子。

    孩子就是孩子,别谁都想看。

    太后淡淡的看了一眼叶枣:“孩子哪有那么脆弱。”

    就恨不得说一句孩子就是要多见人才好了。

    “回太后娘娘的话,五阿哥先前不是吓着了么才好些不见人好吧?臣妾愚见,臣妾就生了这么一个,太后娘娘您有经验些。”叶枣不软不硬的顶回去道。

    叶枣心道,我就不信你说的出刚受惊不久的孩子就是该抱出来见人的话!

    太后被噎了一下,无话可说。

    还是孙氏:“哎对的对的!小孩子小时候还是不要见生人的好!不然容易丢魂儿,这孩子丢魂儿啊我跟你说”

    “好了!安静会吧!”太后打断孙氏的喋喋不休,脸都恨不得丢回寿康宫那妆奁匣子里去。

    “多谢福晋告知,臣妾知道啦。”叶枣笑盈盈的答了一句。

    想什么的都有,不过想的最多的,那就是原来太后娘娘这娘家兄弟媳妇不是光帮着太后。而是指不定帮着谁,无差别攻击啊这是!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