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出了朝阳门,叶枫策马回看。

    “子宁兄不曾离过京么?”八爷如今已经不叫他叶兄了,直接叫他的字,显得很是亲近。

    “以前也就是去直隶走走,有几个好友住在直隶的。也不曾去那么远。哦,不过去年,倒是去过贵州。”叶枫笑道:“八爷是去过蒙古的吧?下江南也有几次了吧?”

    “是啊,皇阿玛在世的时候,我也去过几次。以后跟着皇兄,想必机会更多。”八爷笑道:“咱们赶路吧,这一路慢慢聊。我看子宁兄学问好,这一路可不要吝啬,我是要请教的。”

    “臣岂敢,八爷有问,臣定知无不言!”叶枫忙道。

    八爷笑着策马:“这赛马的事,就不找子宁兄了!我要和侍卫们先跑一会去了!子宁兄,后头慢慢来!”说着就策马跑出去了。

    这时候,就真是满人的子弟了,哪里还有一丝汉臣的样子?

    看着八爷一骑绝尘,叶枫想,跟着满人皇帝做事。这骑射功夫还是要学的,回头就好好学吧。

    颁金节过了之后,四爷还是有几天假期的。

    于是,四爷换了一身衣裳,就来看叶枣了。

    距离颁金节一天见过,这都三天没见了。

    四爷觉得,想小儿子了。

    嗯,四爷是这么觉得的。

    但是四爷特地换了一身叶枣夸过的常服,头发梳的整齐,背着手,器宇轩昂的去了锦玉阁。

    嗯也不知道才七个多月的五阿哥会不会欣赏他皇阿玛的打扮

    锦玉阁里,叶枣正琢磨给四爷送什么礼物呢。去年就给是随大流送了个帕子。

    今年,怎么也琢磨琢磨一下吧。

    比起每年除夕皇上送她的,她送的都很是不怎么样。

    除了那年的衣裳之外。

    “要不还做衣裳?”阿圆道。

    “不做,我绣活不好,做的费劲儿。要是叫你们做也没意思。这也没几天了,好好想想。”叶枣摆手。

    “奴才想,也不必贵重,重要的是您的一片心。小物件儿也是好的啊。”珊瑚道。

    “嗯,思路对了,具体容我再想想。”叶枣脑子里闪过一丝灵感,不过也不是很确定。

    “奴才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叶枣听着外头的请安,就起身:“皇上呀,您可来了。”

    四爷就挑眉:“朕国事繁忙”

    “我!不!信!”叶枣打断四爷的话,仰着头,一副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样子。

    四爷就笑了,是真笑了。

    他看着枣枣这故意装出来的骄傲小模样,真心觉得喜欢。

    四爷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可思议!怎么就喜欢这么一个人?

    也不是说她不好吧,反正肯定不是一般人喜欢的那种好。

    长相本来就不像是当下正室嫡妻的那种品质。这性子过去压着还可以,如今真是暴露无遗。活脱脱就是个妖精来着。

    可四爷不能不承认,这性格啊,一大半都是叫他纵容出来的。

    这小狐狸就是个典型的蹬鼻子上脸看人下菜碟的人。

    她揣摩着自己喜欢,就真的往那个方向长去了。

    四爷不禁笑着将她揉进怀里:“也是朕纵容的你,可你真就跟着长歪了?你还不足二十,如今长正还来得及。”

    “昂?我歪了?”叶枣想抬头,四爷不许,使劲按住。

    “我真的歪了?”叶枣再挣扎,还是被按住。

    “我要是歪了,那绝对是你审美就是歪了的!”叶枣白眼,你不就喜欢会作的女人么?真作给你看你还嫌弃了?

    快别装了,我已经看透你了四爷!

    “嗯,朕也歪了,不过你就不改了?”四爷好笑不已,坚决不看她的脸,将她死死压在胸前。

    “啊啊啊,松手拉!改什么改。改了你喜欢啊?臭liú máng,臭liú máng,你把我带歪了,又嫌弃我歪了,你怎么那么难伺候啊?啊?”叶枣挣扎不开,急的叫起来了。

    四爷这才松手:“嗯,好了,去看孩子。”

    “不!看!”叶枣继续仰头:“你说清楚,你为什么嫌弃我?”

    “没嫌弃,朕就是一时感慨。”四爷笑着捏她的下巴:“最近长肉了,下巴有肉了,就这样很好。”

    “别岔开话题。”叶枣努力做出个我最凶的样子来。

    奈何再凶的狐狸精,第一眼看过去,也只有勾人

    无非就是好接近和不好接近罢了。

    现在的叶枣么,就是不太好接近,可四爷是谁?

    这几年相伴,早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顺毛摸几下也就好了。

    “嗯,不岔开话题。朕没嫌弃你,就是那么一说。听话啊。”四爷摸毛中。

    “这事都怪你好么?我头回去前院,你就叫我小狐狸精!叫了几年的狐狸精,你要我成仙?想多了吧”你当我是妖精,我都习惯了好么?

    做妖精,挺好玩儿啊。

    “好了好了,朕错了。”四爷投降:“朕是特地来看你的。”

    苏培盛在门口低头,心想皇上也是没节操,说好的看五阿哥呢?

    “爷,您生辰近了,想要什么啊?先说好,我不想绣花,手都戳坏了。”叶枣也是说转移话题就转移话题。

    “随你吧,你给朕什么都好。”四爷本想说绣个香囊就挺好的,可她这一说,四爷就不忍心了。

    算了,绣工也不好,没得自己受罪。

    “你有这份心,朕就很高高兴了,不必勉强自己。”四爷笑道。

    “哟,这是笃定我什么都不会的意思啊?”叶枣嘿嘿一笑:“这么一说啊,我非得送个不费劲儿还叫爷喜欢的!”

    “好好好,什么都好。”四爷笑道,心说这小狐狸心强,可本事不行。

    他倒是好奇,她能做什么?

    “不过不能伤着自己了。”四爷吩咐。

    “好说,不会伤着,还叫爷记忆犹新。”叶枣已经有想法了,这会子也不着急。

    四爷也不问,知道现在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了。

    “好吧,朕就拭目以待,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说着,将人搂在怀里亲了亲:“这回叫不叫朕看儿子?”

    “说的好像我把你儿子囚禁了起来似得!哼!”叶枣扭头叫人将五阿哥抱来了。

    补齐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