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锦玉阁的明嫔娘娘,因为送了皇上生辰礼,皇上龙心大悦,赏赐了不少好东西下去。

    据说还有首饰在内务府做呢,还没做好!

    这消息,风一般的在紫禁城里传开了。

    不禁人人好奇明嫔送了什么!

    各处势力都在打听。毕竟,如果能知道,那么以后她们也可以送啊!那时候,不就一样叫皇上喜欢了?

    就算不说宠爱,就说这回的赏赐吧,光是金银就赏赐了不少。

    这是生怕明嫔没钱花啊!

    明嫔办事还需要怎么打点?自然是有人上赶着要帮衬了。

    可这世上的事和人,就是这么叫人无奈。

    越是这样什么都不缺的,越是什么都得来容易

    就送个礼物,就叫皇上高兴成了这样,这去哪说理去?

    叶枣被接去了乾清宫,踩着绝对不低的花盆底,摇摇摆摆的走过去。

    真真是纤腰如柳,肤若雪,眼波流转,声音黏

    四爷觉得,她就是故意的

    叶枣走过去,也不行礼,只是对四爷笑:“皇上”

    叫的那叫一个婉转缠绵,四爷下意识的就张开手了。

    直到将叶枣抱在怀里,四爷才反应过来。

    这场面似乎哪里不对。

    他恍然想,小时候皇阿玛那一堆书里,有一本封神演义。

    他偷偷的看过,当年的殷纣王与宠后妲己,似乎就是这样的。

    四爷脸一黑,然后将叶枣推开些,看着她的脸。

    没上妆吧?

    四爷反正没看出来。

    只是觉得她上不上妆都是极美。

    四爷不禁摇头:“朕不曾见妲己,如今竟也像是见着了。”

    “噗这评价就高了些,我自认不如妲己。”叶枣失笑,抱住四爷的脖子:“妲己也有一点不如我的。”

    四爷挑眉看她,意思是哪里不如你?

    “她不会生孩子,所以不如我。”叶枣仰头,骄傲道。

    四爷就失笑了:“嗯,这倒是,朕也无从反驳。”四爷本以为,她会说妲己恶毒不如她云云

    不料竟是这个话,这也真是对的。

    “哪,拿我比作妲己,那你是什么?纣王呀?”叶枣在四爷怀里扭了一下。

    四爷就被她勾住了,低头看了她一眼,她一双红唇像是盼着他亲一亲的样子。

    四爷喉头一紧,将她抱紧:“不许闹。”

    “四爷真是口是心非,回回都喜欢我闹,又说不许闹。真是口是心非!”叶枣摇头,一副我看透你了的样子。

    四爷只看着她一双唇瓣张张合合四爷身子都是一紧:“乖。”

    他想,今儿晚上不许这小狐狸回去了,颁金节至今,他素了很久了。

    今儿说什么也不能放过她的。

    叶枣看着四爷这样,忙要从他身上下来,可是却晚了一步。

    四爷竟也不管殿中还有人,就低头吻住她的红唇。

    站的比较近的是玉和与玉静,两个人忙低头往出走。

    门口的苏培盛和阿圆也忙低头出去了。

    大家想的都一样,皇上越发奔放了。

    出了外头很远,玉和忽然笑了一下:“你说玉宁图什么呢?”

    “哼,自己蠢。怪谁呢?”玉静冷笑,她还真不怎么同情玉宁。

    虽然都是一批来伺候四爷的吧。

    “你说当年,我们哪里想得到,府里的叶侍妾,能走到这一步呢?”玉和笑着摇摇头。

    “这一步啊?不算什么,这后宫里,还有贵嫔,还有妃位,还有贵妃位呢。”玉静也笑:“你信不信这位迟早是个贵妃。”

    “贵妃不能吧?贵嫔也”玉和说着,就说不下去了。

    出了孝期,这位就是贵嫔了,肯定没跑。

    不过她心里觉得,妃位就差不多了,贵妃还是过了。

    “你呀!”玉静笑着摇头:“你盯着,我去御膳房看看,今儿明嫔娘娘要留下的,看看有没有什么好菜。”

    玉和点头,没说话。

    玉静就转身走了,心想,这玉和啊谨慎有余,格局不足啊。

    她就看不出,一个小小侍妾还没孩子就能叫四爷惦记着。

    这进宫了,孩子生了,还是男孩子。本人又年轻。

    如今这宠爱,说是专宠也不为过了吧?

    如今好歹还是孝期,别人有心思也只能忍着,等出了孝期呢?

    这位的手段,绝不是做侍妾的时候那处处忍耐。

    再说了,处处忍耐还活的那么潇洒,那不是本事么?

    这样的人,她怎么会走不远?

    贵妃,是肯定的!

    要是再厉害些,只怕是能把五阿哥扶上太子之位!

    且看着吧!

    反正她是皇上的人,不参与后宫的事,只是,不妨碍她看戏啊!

    屋里,叶枣被四爷亲的呼吸都不顺了,却就是推不开。

    四爷稍微松开些嘴,就将手伸进她衣裳里头去了。

    很是缠绵了一会,虽然也没实际做什么,四爷还是很满足:“你送给朕的生辰礼,朕很喜欢。”

    “讨厌讨厌,都不会呼吸了。”叶枣使劲推四爷,大口喘气。

    四爷就笑着低头,在她露出的锁骨上又亲了一下:“枣枣真美。”

    “迟早被你吃掉啊。”叶枣哼了一声。

    “朕哪里舍得?朕会慢慢品尝的。”四爷笑道。

    “臭liú máng,帮我弄好,丢不丢人啊。”叶枣气呼呼的坐起来。

    四爷就笑着给她将脖子上的盘扣扣回去,然后将她扶着站起来,将她的衣裳都整理好。

    丝绸的衣裳,就是这一点不好,压着就是印子,看着就没做好事。

    叶枣自己拉着拽了一会才能看。

    白了四爷一眼,独自坐在一边:“都没有茶喝。”

    四爷嘴角勾起,这狐狸不好意思了,真难得:“嗯,这就叫人上茶。苏培盛。”

    门外不远处,苏培盛忙过来:“奴才在。”

    “上茶上点心,都躲着做什么?”四爷很无耻的道。

    苏培盛忙应了是,至于心里怎么吐槽的,四爷表示不关心。

    贴身太监这个职业,就是这样的好么?

    主子要shā rén放火,你就负责望风。

    同样,主子要那个啥,你也望风。主子那个啥之后怪你为什么不在跟前伺候,你只能默默的忍着了。

    叶枣不禁心里好笑,心想太监不好做啊,这委屈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