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好事,臣妾就是感动。”叶枣擦泪,做出个终于是不哭了的表情。

    太后真是感觉被人塞了一嘴的屎,还非得说一声好吃。

    当着这么多人,还有先帝爷的皇子们。

    她还能拆穿明嫔?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这就真是明明恶心死了对方,偏夸得跟一朵花似得,你还得说是。

    “这孩子也就是爱哭了些,哀家不过是关怀了几句。”太后的笑那是怎么看怎么勉强。

    “太后娘娘悉心教导,叫臣妾茅塞顿开,实在是感激不尽呢。岂是只关怀了几句,臣妾臣妾竟不知如何感激娘娘了。”叶枣又要哭

    四爷看着太后那一言难尽的脸,只想笑。好吧他不孝,额娘虽然处处出难题,可他还是孝敬的。

    自家的额娘嘛。

    不过枣枣这手段

    四爷现在就想上去使劲揉揉,怎么这么坏呢?

    眼见着皇额娘顶不住了,四爷忙道:“好了,你和五阿哥都好好的,就是报答了皇额娘了。快别哭了,坐下吧。苏培盛,叫人给明嫔端上些热汤来,哭过一回,好好喝点热汤吧。”

    四爷扫了叶枣一眼,叶枣就懂了,四爷说的是,奖励你的。

    叶枣忙谢恩坐下,长出一口气,又对着太后甜甜的笑了一下。

    太后只当没看见,太后非常确定,再看一眼非把手里的茶碗砸在那狐媚子脸上不可!

    叶枣成功的恭刺维激到了太后,身心舒畅啊。

    至于为什么会哭,唔,那是帕子的功劳了。

    下头,九爷心里奔腾过一群神兽。

    他算是见识了,这明嫔娘娘真会演戏!太后娘娘和明嫔娘娘关系不好,太后娘娘不许明嫔娘娘去寿康宫请安的事,宫里谁人不知?

    明嫔娘娘竟能这么演戏,竟是说哭就哭!

    九爷想,女人好可怕啊。

    齐嫔从刚才的震惊到现在的无语,她清楚的认识到一件事,那就是她没有明嫔豁的出去。

    不管是对皇上还是对太后,以及对后宫女子,她都不敢豁出去

    这也是她会输的缘故了吧?

    皇后更是震惊,她再一次确定当年的叶氏,就是装的,她明明天不怕地不怕!

    这女人也这是命好啊,谁知道一个侍妾,一夜之间,竟也能翻身呢?

    可真是命好啊。

    其余女人,都被叶枣镇住了。

    试问,一个得宠至极的嫔位,说顶嘴就顶嘴,说哭就哭。

    前一分钟还把太后顶的上不来气呢,后一分钟就当着一群人的面胡说说太后关心她。

    字字句句都是假的,偏谁也不能说!

    能说太后根本不关心她?那就是太后不慈!

    能说她说的是假话?夸奖太后还能是假话?

    还有她的家世,是不算什么,她阿玛就是个县令。可她哥哥厉害啊。

    两榜进士的头,传胪呢。

    所以,以后在有什么人进宫不好说,但是眼下这后宫里的嫔妃,还真没有更好的了。

    耿氏家里倒是不差,奈何本人不得宠也是枉然。

    这以后啊,出身这个事,谁还敢提?

    太后只怕也不敢提起了。

    太后说她大胆那是真的不错,她是真的大胆。

    就这么明目张胆,装哭装傻,将太后的面子撕碎了。

    齐嫔更是被挤兑的没话可说。

    就看皇上这表现,太后娘娘故意忽略了五阿哥的行为没用的。

    因为叶枣这一场闹,今儿这个宴会竟出奇的顺利,太后在没有多说什么,全程和几个孙子说话。

    大有故意不提五阿哥的意思。

    叶枣呢,不在意。

    只要是太后看过来,她就是一副感激又感动的样子看回去。

    呕的太后终究是提前走了

    四爷好笑不已,好几次差点笑出声。

    九爷密切关注之下就发现皇兄蔫儿坏啊。

    太后难为皇兄的事,隐隐约约也是有听闻的,何况这太后娘娘和皇兄之间关系一般,也是瞒不住的。

    所以说这明嫔娘娘不是胆子太大?而是皇兄授意的?

    啧啧,脑补的挺不住的九爷想,这可真是,皇兄也够坏的了。

    自己不好顶撞,就派出个会哭的,哭着欺负太后娘娘。

    嘿,你别说,还真管用。

    九爷想,以后要娶一个比较会哭的进府,好对付额娘。

    心想啊,这太后娘娘不好搞,好像自家额娘也够呛。

    这一想,酒也不香了,菜也不香了,愁的不得了。

    十爷好奇不已,大咧咧的问:“皇兄过生辰,你愁什么?”

    九爷一愣,全场一愣。

    九爷恨不得生生撕了这个蠢兄弟,有你这么说话的?

    皇兄过生辰我愁愁,哎对:“哎,愁没给皇兄送个贺礼,我这心里有愧啊。”

    九爷学明嫔。现成的例子么。

    “哦?那是,那是,我也没送,我也愁。”十爷点头。

    九爷恶狠狠的看了他一眼,心想你愁个棒槌,你个夯货!

    四爷蜜汁心情好,所以不计较:“不必送礼,好好办差就是了。你们几个也是,等开始办差了,都不要懒惰。”

    皇子们忙起身谢过四爷,又集体敬了四爷一杯。

    四爷笑着喝了。

    叶枣喝着果子水,挺没滋没味的,心想有的酒可好喝了。可这身体怎么就一杯倒呢?

    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好想试试生了孩子之后,体质改变了没有。

    可这会子是要不到酒的,等回去了试试吧,万一改变了体质呢?那以后就能喝酒了。

    多好啊。

    叶枣暗戳戳的计划着,四爷却看了她好几眼了。

    等终于散了宴会,四爷就留下了叶枣,叫其他人都回去了。

    除了酸几句,其他人也没话说。

    可这酸几句今天也没有人说了。皇后不屑,齐嫔么今儿也被打击的厉害,再也不想开口了。

    宋嫔没底气,再往下,有心也不敢了。

    于是,叶枣就顺利的留下来了。

    四爷换了衣裳出来,见她乖乖在榻上趴着,一双手托着下巴,一双脚光着晃来晃去的。看着真是无比的纯良可爱。

    可四爷一想起她今儿哭着夸太后,就想笑:“你怎么那么坏?嗯?”

    “哪里坏了?我哪里坏了?”叶枣眨眼,天真可爱的问:“太后娘娘难道不是关心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