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等吃完了早膳,叶枣才想到,今儿是初一!

    得去请安的。

    “完了,今儿要请安,我居然忘了!”叶枣无语的看四爷。

    “朕叫人给皇后和太后都传话了。说你身子不适,就不去了。”四爷道。

    叶枣点了个头,心想好吧,反正得罪的差不多了。寿康宫进不去,也就是皇后那,不去就不去吧。

    太医来了,给叶枣请脉之后,就心里有数了。

    这生了孩子头回来,越是时间久就越是猛。明嫔娘娘这也是正常的。

    “回万岁爷的话,明嫔娘娘这也是正常。只是这这一回难免不舒服些。万不可着凉,不可食用寒凉之物。这几日要好生补补也就不碍事了。”

    太医想着,又补上一句:“不要搬动重物,尽量少huó dòng些好。”

    “听见了?这几日不要抱孩子了。”四爷道。

    “嗯。”叶枣乖巧的点头。

    太医咋舌,这皇上对明嫔娘娘可真是关爱有加啊。

    这点小事,都要吩咐一句。

    明嫔娘娘也是淡定,就回了一个字?

    脑补的停不住的太医一边开了一个温补的方子,一边脑补到直接出了乾清宫。

    四爷吩咐人用撵将叶枣送回去。

    又叫苏培盛在库房里拿了些温补的药材送去了锦玉阁。

    众人都去景仁宫请安之后,贵人以上的就跟着皇后往寿康宫去了。

    太皇太后已经传话了,今儿免了请安。

    至于不能去寿康宫的几个人,就各自回去了。

    寿康宫里,太后不见明嫔到是不稀奇,不许她来的么。

    不过,有人可不能忍,齐嫔歇了一夜之后,战斗力就恢复了不少。就算是心里其实明白争不过明嫔,也不肯不争。

    “这明嫔也是,昨儿个还生龙活虎的呢,今儿就病了。”齐嫔随意提了一句。

    “明嫔病了?她不是留在乾清宫了?病了还敢伺候皇帝?”太后立马就不高兴了。

    “想来不严重,皇额娘不必担心。她也不敢的。”皇后笑道。

    这看似是说了句为明嫔好的话,实际上么

    要不是病了,那就是故意不来请安了?

    哪个罪过严重?

    “哼,哀家就知道她不是个好的!”太后冷笑,可想起今儿皇上不上朝,就不想找明嫔的麻烦了。

    因为明嫔,几次三番和皇帝对上,太后表示,心累啊。

    她不提了,皇后也就不提了,该说的都说了。其他的也不急在一时么。

    齐嫔想说也不能再提起,否则就刻意了。

    其余人么,都装傻。这事也就暂时的揭过去了。

    叶枣回去就躺在了榻上,五阿哥被抱来的时候,叶枣就只是逗,没抱他了。

    “主子,张答应过来了,说是给您请安,您看?”小亭子进来问。

    主子今儿不舒服呢,不见就算了。

    “就叫进来吧。”叶枣拉着儿子的小手。

    小亭子哎了一声,出去将张答应请进来:“答应您请,我们主子候着呢。”

    不管怎么说,这态度一点都不叫人难堪。

    张答应笑着进去了。

    “奴才给明嫔娘娘请安,给五阿哥请安。”张答应进来福身。

    “坐吧,你难得来。”叶枣笑道。

    “多谢娘娘。”张答应坐下:“娘娘您这气色不太好,是不舒服?”

    “你眼神真好,我没事,就是女人那点事。”叶枣笑道。

    “哦,那就好。”张答应点头:“五阿哥真是可爱,奴才就见过一回。”

    “是么?”叶枣笑了笑,继续拉着五阿哥的手。

    “是呢,这眼睛随了娘娘您。其他处,随了皇上的。真好看。可不是奴才恭维,奴才真的觉得好看。”张答应眼馋死了。

    可惜她只是个答应,想要抱抱也不成。

    “瞧把你喜欢的。”

    “奴才不敢。”张答应笑了笑:“奴才也是没事,来请安。也是想和娘娘说说话的。”

    “莫不是又有什么姑姑嬷嬷的难为你?”叶枣挑眉,心想要真是有,那张氏可真是扶不上墙了。

    “哪能呢,奴才就是闷得慌。”张答应摆手:“这几日总梦见常贵人。”

    叶枣顿了一下:“把五阿哥抱下去吧,叫花生和他玩儿。今儿就不必抱来了。看着喂好。”想了想又道:“阿玲你去看着吧。”

    阿玲最踏实,叶枣安心。

    阿玲哎了一声,也不用奶娘了,亲自将五阿哥穿戴好,抱出去了。

    “常贵人那事,我也是感慨。她命不好。好不容易熬出来了,却”叶枣见孩子走了才道。

    张答应就有些紧张的站起来:“奴才奴才不懂事,放在不该当着五阿哥的面说的。”

    这要论起来,在五阿哥面前说一个死人,是冲撞了五阿哥。

    “没那么多规矩,我不挑你这个,可你要记住这些。如今不是府里了。”想要治罪,咳嗽错了一声也是罪。

    “是,多谢娘娘。”张答应这才坐下。

    “哎,常贵人好歹还有个二格格呢,这就去了。”张答应坐下,又道。

    “生病这事,也是不由人。”叶枣摇头。

    “叫我说,还不是福晋!”张答应哼了一声:“还以为人都不知道呢!”

    “禁言。你是来给她报仇来了?你要报仇,也得去东六宫。”叶枣皱眉。

    “奴才不敢,只是想起来当年常姐姐与我”张答应叹口气,说不下去了。

    “你的意思,我知道,可你也想清楚。这是宫里,你位份低微。你以后要立足的。”叶枣皱眉:“我知道你的性子,是个有话就说的。可你说出来有用?有的人做了丧良心的事,天看着呢。如今不是报应?”

    张答应一愣:“是”

    她也是个聪明人,哪里会看不出如今皇上对皇后的冷淡和打压呢?

    对于皇后这种心心念念想要权势的人来说,这当然是报应了。

    这一想,她就觉得解气。

    “好在当年,奴才没有福气怀孕。”张答应小声道。

    叶枣笑了笑,当年的张答应啊,要是真的怀孕了,只有两条路。要么是保不住孩子。

    真的生下来,就是留子去母的下场了。

    当初,就算是有四爷的宠爱,她自己都不敢轻易尝试,何况是无宠的张氏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