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枣找到了对付太后的办法。

    等她终于结束了月事,神清气爽,外头雪也停了之后,就见寿康宫的太监付信来了。

    一看见他,叶枣就知道,没好事。

    “奴才给明嫔娘娘请安,娘娘吉祥。”付信见了明嫔,说真的也是虚。

    “起来吧,太后娘娘有事啊?”叶枣问道。

    “回明嫔娘娘的话,太后娘娘在御花园里的钦安殿呢,请您过去。”付信笑道:“太后娘娘有日子不曾见您了。”

    “太后娘娘召见,那臣妾这就过去。”叶枣笑了笑,也不说更衣了,反正身上衣裳也齐整,只换了花盆底,披着斗篷就要去了。

    御花园钦安殿里,太后皇后以及齐嫔等人坐着。

    炭盆子烧的旺,也就不冷。

    桌上摆着各色点心,都还冒着热气呢。

    瓜子杏仁儿的,摆着不少干果。

    叶枣过去福身:“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吉祥。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吉祥。”

    “哀家叫你,你也这么久才来。可见不把哀家放在眼里。”太后冷笑,也不叫起。

    叶枣就摇摇欲坠起来。

    她不过刚福身,哪里就这么虚弱了,不过做戏要做全套的啊。

    她心里有数,这肯定有人要出来说好话的。

    果然,皇后就笑道:“明嫔不是病了几日么,有些迟了也是有的。皇额娘就饶了她吧。”

    “哼!哀家都没问她,病了也赶往乾清宫凑?不知道皇上的龙体金贵?”太后哼了一声。

    “是啊,皇上宠你,你也该知道分寸。”齐嫔哼道:“倒真是宠的你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齐嫔,你太过分了。”叶枣站起身,眼眶又红了。

    太后正想叫她闭嘴,就见她看过来:“娘娘您瞧,您请了臣妾来,却叫齐嫔欺负,莫不是您就是叫人欺负臣妾来了?”

    太后脸一黑,还不及接话,就见叶枣又道:“臣妾听闻太后娘娘召见,高兴的什么似得。衣裳都不及换一身就来了呢。太后娘娘您真是真是明明是关怀臣妾身子,却是这样面冷心热。臣妾臣妾真是感动呢,呜呜呜”

    说着就哭了。

    太后脸更黑了:“哀家是关心皇帝!”

    “您您就是这样这样面冷心热的人,臣妾一个小小嫔位,承蒙太后娘娘这么关心,真是三生有幸。”叶枣一副感激的不行的样子看着太后,那眼神

    说不出的感激和感动

    饶是太后见识过一次,也还是瞠目结舌。

    “你好歹是皇帝的嫔位,这样哭哭啼啼的,到底是个妾!”太后冷笑。

    “呜呜呜,太后娘娘您太好了。这般提醒臣妾,生怕臣妾做错事。可臣妾就是妾啊,不需要跟皇后娘娘一般端庄得体。太后娘娘,妃妾的规矩,臣妾都懂的。臣妾会一直尊敬皇后娘娘的。永远尊敬。”

    唔,别以为我是妾,你就高贵,您不也是妾上位?

    太后一噎:“哀家看你是越来越过分了。”

    “太后娘娘臣妾哪里说错了么?”叶枣一抖,可怜兮兮的看过去。

    她脸上有泪痕,整个人弱柳扶风一般。

    可她说的做的也没错啊。

    太后还不及再说话,就听见皇上驾到。

    原来是四爷今儿来看五阿哥,一进来锦玉阁,就听闻太后娘娘将明嫔叫走了。

    四爷二话没说,抬脚就往御花园走。

    所以,这也就是比叶枣晚了一步而已。

    四爷一进来,众人忙起身请安。

    太后脸色很难看:“皇帝怎么来了?”

    说罢,就看了一眼叶枣,怎么看怎么恶狠狠。

    那意思是你竟然还搬了救兵?

    叶枣很无辜的看回去,她是真的很无辜,她没有啊

    “给皇额娘请安。儿子去了锦玉阁,听闻皇额娘在钦安殿里,儿子就赶来了。”四爷说罢,坐下一边。

    “都坐吧。明嫔你生了五阿哥还不足一年,站在风口上做什么?也不怕病了?”四爷看叶枣小可怜似得,就帮了一句。

    “回皇上的话,臣妾其实刚进来呢。太后娘娘教诲了几句,所以还没来得及坐下。臣妾的位置是在那边的,还好,不冷的。”叶枣指了指齐嫔和宋嫔那边。

    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这左手边的位置竟也就坐满了。

    皇后笑了笑:“快给明嫔搬椅子。”

    “多谢皇后娘娘。不过不是给臣妾了。”叶枣慢慢的走过去:“齐嫔姐姐在府里就是侧福晋,如今理应坐在我上头的。宋嫔,你就让一下吧。”

    宋嫔不敢不起来,很是丢脸的起来往后让。

    她一起,禧贵人耿贵人都要起来。

    最后还是耿贵人坐到了右手边的下首去了。

    太后看着就来气:“明嫔也要懂得尊总老人。宋嫔年长于你,先前在府里,也是比你尊贵的。如今就算是坐在你上头又如何?”

    “太后娘娘”叶枣可怜兮兮的叫:“臣妾是尊敬宋嫔的啊。可是要是那么做了,不是陷宋嫔于不义?毕竟,臣妾有封号呢,她都没有。要是真的那么做,不是叫外头说宋嫔娘娘不懂事,无视皇上的旨意?到时候,宋嫔可怎么做人?”

    “好了,牙尖嘴利的,坐下吧。”四爷嘴角勾起,装模作样的斥责了一句。

    叶枣就又委委屈屈的对四爷屈膝:“是,臣妾不敢了。”

    那样子,活脱脱是个受气的小媳妇,哪里还是嚣张跋扈的宠妃?

    四爷想,就该给她封号叫做:妖!哪里就是个明是非的人了?

    活生生糟蹋了一个好字!

    “皇帝,不是哀家喜欢管后宫的事。明嫔有时候也实在不像话。你也该好好管!”太后实在是憋屈啊。

    这要是以前,四爷肯定黑脸了。

    可是他见识过叶枣的变脸功夫之后,忽然意识到,和自己的额娘闹是没意思的。

    不如不闹。

    “儿子谨记额娘的教诲。明嫔,你今儿又叫皇额娘生气了?”四爷继续装模作样。

    叶枣心里明镜似得,可还是惊恐的站起来:“臣妾没有啊太后娘娘,臣妾做错了什么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