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腊月里的时候,五阿哥生病了。

    有生以来第一次小感冒。

    小家伙打着喷嚏,可怜兮兮的红着鼻头看着叶枣。

    叶枣可心疼了,将孩子抱住:“怎么就病了呢?你每天都出去,这几日还没前些时候冷呢。”

    “奴才该死,都是奴才们没伺候好五阿哥。”几个奶娘跪着。

    叶枣拿出帕子,给五阿哥擦了擦鼻子,更心疼了,这鼻子红的。

    “五阿哥病了,你们也难辞其咎。一人十个板子,这是我罚的。皇上要是再罚,也忍着。”叶枣想,不是她不仁慈。

    可要是不罚,以后她们真的可能不尽心了。

    有她这十板子,皇上就不会打的更多。最多再给二十个板子。

    不然打坏了,五阿哥这里也没人伺候了。

    五阿哥其实还好,没发烧也没咳嗽。就是有鼻涕牛牛。

    就是着凉了的节奏。

    精神头还是足的,只是自己也时不时要去擦鼻子,看着有点难受。

    叶枣叫人请了太医过来,四爷就听到了消息,很快赶来了。

    太医正在看,四爷就大步进来,黑着脸:“怎么就病了?严重么?”

    众人忙就跪着请安,叶枣抱着五阿哥站起来,还没开口,四爷就将孩子接了左右看起来。

    叶枣哼了一声,心想果然更喜欢孩子。

    “回万岁爷的话,五阿哥只是感染了风寒,不算严重,只是有些流涕。”太医见皇上的脸色不好,忙解释道。

    四爷听了这个话,一点都没有放松,脸还是黑的。

    孩子这么一点点病都轻忽不得。哪里是太医说没事了就能放心的?

    总要看着孩子好了。

    “这几日哪几个伺候五阿哥的?都拖出去打二十板子!奶娘一人二十板子!你们主子对你们好,你们就敢不上心!朕看你们真是欠收拾!”四爷哼道。

    五阿哥吸着鼻子,看着皇阿玛。

    小小的脑袋里还不懂他怎么了,不过,小孩子都很敏感的。

    大人生气了,他就有感觉,所以格外的乖巧。

    可这乖巧叫四爷看来,就是难受

    孩子都这么难受了,太医还说不碍事!

    四爷凉飕飕的看了一眼那个太医。

    太医只觉得,自己的脖子好像断了一下,又接着了一般。

    “爷别吓着五阿哥了。”叶枣看四爷:“怪我吧,我叫五阿哥出去的。”

    四爷看叶枣,先是皱眉,然后瞪眼:“你好好的。”

    “我是好好的,五阿哥也没事。小孩子么,有点着凉而已,爷这么兴师动众的,他害怕了,不是更不好好了?”叶枣笑了笑:“孩子只是有点流鼻涕而已,不碍事的。”

    四爷听她这么说,就不好说别的了。

    她是孩子的亲额娘,她没有不在意的。

    四爷看了看怀里的孩子,似乎真的有点怕了。

    “五阿哥不怕。”四爷有些尴尬。

    想了想,将孩子送回给她额娘了。

    叶枣接了孩子,拍拍孩子的后背:“饿不饿?”

    五阿哥九个月了,不会说话,但是简单的话语还是明白意思的。

    未必就是听懂了,只是他会知道哪些话语是什么意思。

    好比说喝水,他就能喝到水。

    说果子,就有果泥吃之类的。

    人类也正是这样学会语言的。

    这会子,额娘说饿了么?那就是又吃的。

    五阿哥立马就高兴了,啊啊的叫了几声,就使劲抱住了叶枣的脖子。

    叶枣笑着亲了他一下:“阿圆,给五阿哥弄点吃的吧。”

    “哎,奴才这就去。”阿圆忙应了。

    出去就见院子里,奶娘们和几个伺候的丫头太监都在挨打。

    不敢多看,忙往小厨房去了。

    “有什么孩子能喝的药?”四爷问太医。

    “千万不能。这么一点大的孩子,喝药会伤胃的。那伤害更大了。”叶枣忙阻止。

    四爷皱眉,可也不好说不管孩子的肠胃,只是看着那太医。

    太医为难死了,只好道:“那不如给奶娘喝了?虽然化作效果减半了,不过正好。”正好不伤害孩子的肠胃不是?

    “你按照轻一点的分量给就是了。五阿哥不严重,大约明日就好多了。不必太紧张。”说着,叶枣看四爷。

    四爷不自在的嗯了一声。

    照他看来,孩子病了这是大事。

    何况,当年的齐嫔李氏不也是,二阿哥病了,她叫了几个太医,不眠不休的守着呢。

    到了枣枣这里,枣枣却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要说她不疼爱孩子,四爷不信。

    可这态度不得不说,四爷有些不舒服了。

    叶枣看出来了,想着一会解释。

    阿圆很快就拿来食盒了,九个月的孩子,已经能吃更多了。

    盒子里,是鸡蛋羹,牛奶小米糕,很小的块,也是很软的。

    五阿哥已经长牙了,这点子东西也不会噎着。

    还有青菜,切得碎碎的炒的,放一丁点油和盐,看着嫩嫩的。还有一盅鲜鱼汤。

    当然吃不了这么多,不过每样都要吃一点的。

    叶枣将孩子放好,五阿哥就使劲甩手,看着盒子啊啊的叫。

    不过人都没动一下,只是等着。

    就跟鸟巢里头,等着投喂的小鸟一样。

    四爷就坐在一边看着,叶枣先是舀了一勺子鲜鱼汤吹凉了给孩子喝。

    果然五阿哥很喜欢,大口大口的喝着勺子里的汤。

    还舔嘴唇呢。

    叶枣又将鸡蛋羹弄碎了给他吃,鸡蛋羹里,除了一丁点盐巴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过就鸡蛋本身的味道,以及孩子没有接触过很多味道来说,就是美味的。

    牛乳小米糕五阿哥似乎不太喜欢,吃了一点点就不要吃了。

    小青菜也不是很爱,不过叶枣还是强喂了几口。

    最爱的还是鱼汤和鸡蛋羹,四爷就看着他喝了不少的汤,还吃了大半个鸡蛋。

    “吃好了,歇会去。”叶枣笑着给五阿哥擦了嘴和脸,将他放在外间榻上,然后将一堆的布老虎啊,布公鸡啊,反正是他的玩具都堆在他面前。

    五阿哥就抓着一串木珠子玩儿起来了。

    四爷就看了这么久,心想五阿哥这么吃的进去,想来是真的没有事吧?

    四爷又觉得惭愧了,还是人家的亲额娘更知道些。

    他虽然疼爱,可到底不每时每刻的守着,倒是狭隘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