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要是穿的比皇后太后高了,那可不好,那是不敬。

    还不至于犯这个错去。

    “朕是怕你摔着,你穿那么高做什么”四爷无语。

    叶枣哼了一声,低头喝汤,不理会四爷。

    谁能理解刚够着一米六的女人心里想站得高点的愿望?

    四爷将近一米九的个子呢!

    站在一起永远需要仰望,累死了呢。

    “真是,你呀你,不知道一天起来想的是什么。”四爷见她这样,就不问了。

    心里想着,他可喜欢极了小巧的枣枣,不高怕什么?

    真是的,这个也在意。

    不过,穿高一点的鞋子,走起来也很是好看。

    摇摇摆摆的,有种说不出来的韵味。

    她喜欢,就穿着吧。

    回头叫人给她多做几双好看的去。不过底盘一定要做好了,别摔了她才好。

    “快过腊八了呢。”叶枣终于吃饱了,见四爷没有要走的意思,就拉着四爷坐下说话。

    “嗯,过年也快了。到了三月里,咱们滚滚就一岁了。”四爷笑道。

    叶枣就看着四爷,然后不高兴了。

    人家都是生了孩子之后,当妈的成了娃娃奴,说的都是娃娃。

    四爷怎么反着来?

    “唔,孩子一岁了,我就人老珠黄了。”叶枣哼道。

    四爷怪异的看了她一眼,全身上下的那种看。

    心想,她想人老珠黄也是十来年之后的事。

    “四阿哥满一岁,也是宫里摆了一桌,到时候咱们滚滚满了一岁,也在你这里摆上一桌。到底是孝期,不好太过热闹了。不过等出了孝期,朕给他补上就是了。”四爷道。

    放弃了的叶枣嗯了一声,自己的孩子,真是嫉妒不起来啊。

    “怎么还无精打采的?午后就没睡是不是?一会早些睡着,孩子那,叫奴才们看着。”

    叶枣又懒洋洋的嗯了一声,心想四爷今儿一点都不体贴,四爷今儿就是个絮絮叨叨的爹!

    直到四爷走,叶枣都一直懒洋洋的。看的四爷以为她也病了呢,回头看了好几下。

    叶枣送走了四爷,还真就真的没力气了,洗漱了换了衣裳,又去看过孩子,见他睡得踏实,自己也去睡了。

    心想等睡一会起来看孩子吧。

    可这一觉竟到了天明,一睁眼就愣住了:“阿圆?”

    “哎,主子醒了?”阿圆笑着道。

    “滚滚如何了?我怎么就睡到这会子了?”说好的半夜起来看看呢?太不尽心了。

    “回主子的话,五阿哥好多了,今儿起来虽然还有些鼻涕,可比起昨儿好多了,精神也足。一早吃了鸡蛋羹,吃了奶,这会子精神的很,跟花生玩儿呢。”阿圆笑道。

    “皇上早就叫人来敲过了,瞧了五阿哥和您。是玉屑姐姐来的。”阿圆又道。

    “唔吃的哪个奶娘的奶?奶娘们都还好么?”叶枣揉眼,听着孩子好了,也就不着急了。

    “回主子的话,昨夜吃的是陈姑姑的,今儿早上又是余姑姑。余姑姑奶水足,养了一夜之后,人也好多了。邓姑姑伤的最严重些,今儿有些烧。奴才做主将她送去后头修养了。”

    阿圆道。

    主子说过,不管是哪里的奴才病了,先挪出去,但是不会放弃。除非是天花那种病,不然一般的病就挪去后头治病。

    “嗯,好生照顾她,叫太医来看,别叫她有什么事。好了之后,只要是太医说能伺候了,就继续伺候。”叶枣道。

    阿圆哎了一声,心想邓姑姑被送到了后头的时候,那可是一脸的绝望啊。

    好在花嬷嬷劝了几句,她才缓过来。知道只是治病不是被送走之后,才安心了。

    叶枣起床打扮用膳不提。

    时间往回倒退到夜里,这一晚,四爷就梦见叶枣病了。

    烧的鼻子通红的。可怜兮兮的流着泪说鼻子不通了。

    四爷又是好笑,又是心疼的。

    这一睁眼,就该起来了。

    一起来,就叫玉屑去看,知道他们母子两个都好好的了,四爷才安心的忙起来。

    午膳时候,就又去看五阿哥了。

    寿康宫里,消息晚了一步,知道五阿哥病了之后,太后这回可没有说抱来五阿哥的事。

    只是叫付信去锦玉阁,两件事,第一就是看看孩子如何了。

    这第二么,她本就不喜欢明嫔这样的养孩子方式,不认同!

    之前就担心孩子会生病,这果然病了,是明嫔不尽心,所以要斥责。

    也是不知道皇上去了,所以这付信去了的时候,就华丽丽的撞上了皇上。

    付信叫苦不迭,可是主子的话不能不说啊。

    将来意一说,四爷就黑了脸。

    他可记得呢,昨儿枣枣说的,病了的孩子还是别见生人,还是别吓着的好。

    还有皇额娘又要找枣枣的麻烦,也叫四爷烦的厉害。

    倒也不是四爷就护着叶枣到了这个地步,不许人说一句的。

    而是,四爷真的很反感太后娘娘总是争对叶枣。

    这种明知道是他喜爱的女人,还非要对着干的事,四爷觉得莫名其妙。

    这要是后宫其他女人,四爷也就理解了。

    可太后是他的额娘啊,这是图什么呢?

    莫不是枣枣还能取代了额娘不成?

    “你回去吧,就说朕的话,一会朕亲自跟皇额娘说说五阿哥的身子。”四爷皱眉。

    “奴才遵旨。”付信忙道。

    “付公公。”叶枣叫了一声,扶着琥珀的手上前:“太后娘娘说的极是,定是我不尽心,才叫孩子病了的。我认罚,您回去尽管禀报,太后娘娘但凡有命,我都遵从。”

    叶枣想着,太后也不会做什么了。

    又不是没脸,皇上都这么说了。她这一句,也不过给太后一个面子罢了。

    免得到时候真的说她侍宠生娇了,那就不好玩了。

    四爷见叶枣这般,心里就舒服了很多。

    不过,四爷还是要先看过五阿哥,并且和她们母子二人吃了午膳才肯去寿康宫里的。

    至于叶枣么,倒是没有太生气。

    毕竟这回太后没说要把五阿哥抱去看看的话。

    至于太后不喜欢她,不遗余力见缝插针的要说她坏话这个问题,她表示习惯了。

    个人愚见,各种关系都是要磕磕碰碰之后,才能找到相处之道。太后也好,叶枣也罢,其实都有好和坏。女主也不见得就全是好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