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后这里,听了付信的话之后,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这时候,她怎么罚明嫔罚了皇帝不是更不高兴了?

    她只管等着,等皇帝来,看他怎么说!

    四爷过来的时候,太后用了膳正歇着呢。

    “给皇额娘请安。”四爷道。

    “起来坐吧。五阿哥好些了?”太后直接问。

    “回皇额娘的话,五阿哥不过是有些轻微的风寒,本就不严重,今儿就好了。”四爷尽量心平气和。

    “那就好,哀家也是着急。五阿哥还不满一岁呢病了多严重!也是明嫔,胡乱喂,叫孩子病了。你也是,纵容着她,叫她没有不敢做的!别的也就算了,那是孩子,不是小猫小狗的,能那么乱来么?”太后越说就越是气愤,冷哼不已。

    四爷也真是有点想生气了,可是他想枣枣都能忍着了,他生气有什么意思?

    所以便压住火气,耐着性子给太后讲了讲五阿哥的事。

    听说五阿哥有胃口,这回不过是因为着凉了,也罚了奴才们之后,太后虽然嘴上不认。

    可心里还是有些信了的。

    这就又扯起一件事了,宫里的孩子病了,是要先饿几顿的。

    虽然太后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孩子们都是这么过来的。

    这明嫔,不仅不这样做,还给孩子吃那么多

    太后心里瞧瞧的想,赶明儿还是找个有经验的嬷嬷过去教导几天吧。

    她也不给锦玉阁安插人了,就真是过去教导几日好了。

    再怎么说,也是为了孩子。

    四爷见太后没有要发火的意思了,也是松口气。

    他想,这还是跟枣枣学的呢,果然吵架是不解决问题的。

    于是,四爷又和太后说了些别的之后,满意的回了乾清宫。

    第三天,五阿哥早就好的利利索索的,和花生玩的不亦乐乎。

    外间的大榻上,五阿哥爬的飞快,花生汪汪叫着追。

    看起来么还真是挺不像话的

    太后叫人从内务府找来的有经验的嬷嬷,徐嬷嬷一进来,就看见这样的场面。

    微不可见的皱眉之后,忙请安:“奴才给明嫔娘娘请安,给五阿哥请安。”

    “唔,是有经验的嬷嬷啊,请起。”一大早,叶枣就接到了寿康宫的懿旨。

    要送个有经验的嬷嬷来指点几天。

    寿康宫来的小太监刻意说清楚了,是指点几天,而不是常驻。

    所以,叶枣就点头应了。

    “多谢娘娘。”徐嬷嬷也是第一次见这位大名鼎鼎的明嫔娘娘,果然好颜色呢。

    难怪得宠了。

    “嬷嬷既然这么大老远的来了,也见过了我,就下去歇着吧。花嬷嬷,你招待招待吧。”叶枣笑道。

    花嬷嬷上前一步:“这位姐姐,请吧。”

    花嬷嬷满打满算不足三十,可这徐嬷嬷可都快五十了,叫一声姐姐也真是不太对,可两个人又都是嬷嬷,只能这么叫了。

    徐嬷嬷是什么人,宫里打滚一辈子了。

    这很是明白,就是明嫔娘娘不肯接受的意思了。

    她虽然是个嬷嬷,可是又不是太后那里的人,太后和明嫔娘娘那点事

    宫里传说的多了,她虽然这几年都在内务府里教导新来的宫女什么的。可是该知道的哪一件都漏不了。

    既然明嫔娘娘不接受,那就不招眼了。反正过些时候就走了,最多一个月。犯不上得罪皇上的宠妃不是?

    所以,当花嬷嬷委婉的表示您就在这里养着,别的事不必管。

    要想回话的时候,您问我就好的时候,她就痛快的应下来了。

    这一来,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叶枣当日就赏赐了她一对金镯子,十足的黄金,金灿灿沉甸甸的。

    花样子一般,可都是金子啊。换句话说,是钱啊。

    晚间,花嬷嬷进来道:“这徐嬷嬷倒是老实,也就不往五阿哥那边去了,只在自己屋里坐着。”

    “这是个聪明人。你也不妨与她接触接触。她年纪有了,这半辈子宫里混着,是个人精子。”叶枣笑道。

    先前被四爷杖毙的那个叫什么来着?

    那样蠢的人毕竟不多,徐嬷嬷这样,才是宫里混了几十年的正确打开方式。

    没看清楚阵营就往外冲的,那是傻子。

    谨慎的人轻易不会出头的。

    偏这宫里头,适合谨慎的人。

    不多一会,就见乾清宫里,有人来请明嫔娘娘过去呢。

    叶枣将锦玉阁里的孩子留给了阿圆阿玲带着奶娘们看着,就带着珊瑚和琥珀去了乾清宫里了。

    四爷也是知道太后安排了一个人的,也想问问是个什么人?

    要是不好,就趁早送走,被伤着五阿哥了。

    “那人还不错,是个很有些经验的嬷嬷,教我就算了。教导教导阿圆几个还是可以的。这回来的是内务府里的嬷嬷,明面上,我是看不出她不好来。”

    叶枣这话的意思是,明着不知道这位姑姑是与哪方面有关系的。

    四爷点头,他早就叫苏培盛去查了。

    孩子那么他肯定不放心来历不明的人在跟前的。

    太后那么,听闻明嫔乖乖接受了徐嬷嬷之后,也总算是高兴了。

    竟然还有种明嫔终于懂事了的感觉。

    大约一个人逆着的次数太多了之后,偶尔懂事一回,就格外叫人感动?

    反正,太后娘娘破天荒的赏赐了五阿哥些上好的布料。

    这可真是稀奇,毕竟不是过年过节的,五阿哥上回接受太后娘娘的赏赐,那可还是颁金节呢。

    叶枣也不含糊,换了一身衣裳,就去寿康宫外头,跪在那冰冷地面上,磕了三个头。

    替儿子谢恩么。

    太后倒是只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倒是叫后宫里瞧着瞧不懂了,这太后娘娘是示好吧?这明嫔娘娘竟还是不进去

    啧啧,也是倔啊。

    乾清宫里,四爷听了就想笑,又心疼叶枣跪着。

    “怎么也不知道拿个垫子!”

    苏培盛咂舌,得,如今皇上都心疼到了这步田地了?

    至于叶枣本人么,也不委屈。

    怎么说也是四爷的额娘呢,那可不是后的,是亲生的。

    磕头就磕头吧,不算什么。

    今儿就八千了,姨妈太猛,我没干过。白天又忙,明天白天补上一更,么么哒,求体谅,求爱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